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六十三章离开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独孤冰室也知道她冰雪聪明,行事从未出过差错,所以也没有了意议。

    话说另一边,那一队的护卫队小队长回去之后就马上跟西胜宁告状。

    他故意把脸上的绷带包得很多,还把手也给吊上了,这才去找西胜宁。

    西胜宁这时候正在大殿上仰坐着,一个美人为他捏腿,一个美人喂他吃着葡萄,他衣襟敞开,一副浪荡的样子。

    门外侍卫走了进来,单膝跪地:“公子,出事了。”

    他一下子坐了起来,面色间尽是阴霾和狠利:“出什么事了。”

    “是护卫队长,”那侍卫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回答。

    他一拂袖,把桌上的水果全扫到了地上:“这群废物,一天到晚就会得惹事,让他进来。”

    侍卫队长小心翼翼,一进来就跪在地上:“公子,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西胜宁看着他那副惨淡的样子问道:“这又是怎么了。”

    那侍卫添油加醋的说:“今天我本来取了一个小妾,结果谁知道半路突然一个女人冲出来,那女人心狠手辣,武功高强,一下子就把我打成这样,我跟她说我是三公子您身边的人,她却说她打的就是三公子身边的人,而且还说了一些辱骂您的话,那可谓是非常难听,奴才一时间气不过就跟她理论,他却把我的脸又给划了。”

    西胜宁生气极了,一掌拍在桌上,桌子霎时间就成了两半:“什么人竟然敢如此大胆,敢和我作对,哼,今日我必定要让她死无全尸,找,赶紧封锁全城,去把那个女人给我找出来。”

    那侍卫心里一喜,面上并未表现出来,心里想的却是,臭婆娘,看我这次不弄死你。

    他得了命令之后,就立刻去封锁全城。

    火倾羽三个人此时正大光明的走在街上,直接就朝城门走去。

    她们刚到城门,结果冤家路窄,就碰见了那个待卫队长。

    那个侍卫队长一群人很快就把他们包围了起来。

    他也知道自己奈何不了她,赶紧吩咐身旁的人:“快去请三公子过来。”

    火倾羽十分有耐心的就在那里等着,没一会儿,后面就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过来。

    那三公子自然认出来了面前这两人:“呵,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还没有死,这样也好,我今天就让你们尝尝生不如死的味道。”

    她拍了拍牙牙的肩膀,两人同时毫不掩饰的释放出了身体里的气息。

    她厉声喝道:“我倒是要看看,谁敢。”

    西胜宁这只狐狸怎么会没人察觉到,他们身上所释放出来的,可不就是东镜皇族的气息,要知道,身份能作假,然而那份血脉却是永远也做不了假的。

    他脸上有些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你竟然是王族中人。”

    她却是冷笑两声:“呵呵,今日你若有胆子绑了我们,那么,你就得承受得起东镜国的怒火,三天之内,我若是没能回去的话,就会有人立刻上丙,届时,你所面临的是东镜国不死不休的报复。”

    她嚣张致极的仰视着西胜宁:“还有之前你对我们所做哪些事情,我可都记在心里呢。”

    他心里咯噔一声,暗觉不好,他机关算尽好不容易才换来今日的地位,要是让父皇知道他既然挑起了两国的纷争,最后的结果还是得把他推出去。

    火倾羽突然之间峰回路转:“不过你若是能够严惩之前对我出手的那个护卫队长,那么今日我们的债就一笔勾销。”

    他抬起头,那双阴霾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好,来人,立刻把这个人给我拖下去扔进蛇窟。”

    那护卫队长听到他这番话,面色惨白,跪在地上不断求饶:“公子,我为你卖命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我求你饶我一命吧。”

    旁边却有人很快来把他拖了下去,西胜宁转过头来看着火倾羽:“不知阁下这次是否满意。”

    火倾羽点了点头:“这下我可以出去了吗?”

    他心里恨她恨得要死,却又不能拿她怎样,反而还要笑意盈盈:“当然了,你请。”

    他看着这几人走远之后,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那个速度,恐怕翻脸比翻书还快,指的就是他了。

    火倾羽其实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瞒过去,她出来的时候手心里面全是汗,不过她面上一片平静,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异常。

    不得不说,这次的确是一场豪赌,以命为注。

    独孤冰室出来之后,也感觉逃过了一劫:“倾羽,没想到你胆子那么大,居然还敢去威胁他。”

    火倾羽现在却丝毫笑不出来:“这次的事情只是侥幸而已,我就笃定了他不敢动我。”

    “你为何如此笃定,要知道谁人不知这个西胜三公子为人睚眦必报,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他心里仍有不解。

    火倾羽唇角却牵起一丝冷笑:“因为他顾忌,她害怕失去他现在得到的一切,毕竟他当初可是费尽心思才走到现在这个位置,要是被宫里那位知道的话,那他这三公子可真是做到头了。”

    独孤冰室听了她这番解释之后都忍不住想称赞她心思剔透:“那接下来呢?你打算直接去半角城吗?”

    火倾羽点了点头:“那你呢?有什么打算。”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先回家:“我这段时间出来太久了,家里面又有些人不安分,我得回去敲打敲打,以后若有机会,我会来找你的。”

    她并未挽留:“好,既然如此,那你先回去就行,不过,独孤,我可以麻烦你一些事情吗?”

    独孤冰室拍了拍她的肩膀:“有事情说就行了,我们都是已经同生死共患难的好友了,说不上麻烦。”

    她转过去看着京玺:“你过来。”

    京玺乖乖的走了过去,他尚且还不明白要发生什么?

    火倾羽把京玺推到他面前:“独孤,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一下他,现在我不知道半角城是什么情况,说不定此去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归期,这一路也危险重重,我思来想去,只有把他交给你,我才最放心,还请你照顾她一下。”

    独孤冰室点了点头,承诺道:“你放心把他交给我吧,待到你回来的时候,我一定把他完完整整交给你。”

    京玺这时候却怯懦懦的站了出来:“主子,你让我跟着你吧,我保证会乖乖听话,不会给你惹事的,我保证不会拖你的后腿的。”

    火倾羽无奈的叹息一声,看着他:“我这次,不让你根本不是因为害怕你拖后腿,或者是惹事,而是那边的情况现在还不明确,我这次去恐怕又是危险重重,我只是不想你受伤而已,你听话,跟着他一起回去,等我做完这件事之后,我就会回来接你。”

    她后面两句话语气略微严厉,京玺低下了头,看着自己脚尖,满脸的不情愿。

    她面色严肃看着独孤冰室:“麻烦你了独孤,还请你务必照顾好他。”

    独孤冰室点了点头:“放心吧,你记得万事小心,我听说那边那些人可都不是些好相与的。”

    火倾羽点了点头,把角马牵了出来,回过头去看了他们一眼:“保重。”

    在赶了两天的路之后,这路程也将近走了大半,她终于决定停下来暂时休息一下。

    就在她晚上睡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她躲到了床边,拿出了火云剑。

    在那人进来的时候,剑一下子驾到他脖子上。

    那人却急忙喊道:“主子,是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