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五十四章打败孟少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京玺跪在他的面前,心里非常害怕只能任由他打骂,更是吓得不敢言语。

    火倾羽本来没有想去多管闲事。

    火倾羽本来没想多管闲事,她要为进入天雷之力做好准备,近日以来也不想再惹麻烦。

    她也不是圣母,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去救的。

    那孟少爷见他害怕的发抖,越发的放肆,拳脚继续落在他身上,一边打还一边骂着:“这个贱种,看着就碍眼,上次竟然回去还敢跟我爹告状,哼,看我不弄死你。”

    京玺心里非常委屈,他想为自己辩解,可是他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说出来他也不会信,反倒会惹来他更加暴力的毒打。

    牙牙在一旁看的都有点忍不下去了:“娘亲,这群人也太过分了吧,还有那个姓孟的少爷,看着就讨厌。”

    火倾羽听了之后淡定的喝了一口茶:“可是那毕竟是人家的奴隶。”

    牙牙听了她的这句话之后,心中的火一下子就熄了下去,低下头不再说话。

    孟少爷旁边还跟着两个小跟班,看样子也是两个二世祖。

    这个孟少爷旁边的两个小跟班看着很是纤瘦,而这个孟少爷的长相呢,则是肥头大,挺着一个南瓜肚,油光满面的,十个手指上面,个都带了戒指,好像怕别人看不出来他是暴发户似的。

    京玺的忍气吞声让他更加恼怒,最后,那一脚用十成的力气踹向了他的胸口。

    他一时间没忍住,一口鲜血“哇”一声喷了出来,嘴角更是血流不止,那样子看上去真可谓凄惨至极。

    孟少爷一把抓起了他的衣邻:“你不是喜欢当狗吗,来,趴在地上学两声狗叫给小爷我听听,学的好,我今日就不打你,要是学的不好,呵呵……”

    他后面的话虽然没有再说,可是他心里却一清二楚,他害怕的浑身发抖,心里觉得无比屈辱,可是他没有办法,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奴隶,只是一个卑微的不能再卑微的一个,蝼蚁。

    他心里十分委屈,明明当初告密的并不是他,可是他现在却怎么辩解也没用,他虽然是奴隶可是也有着自己的骨气。

    他死死地咬着牙不肯开口,那孟少爷一巴掌扇到他的脸上,霎时间那张脸就红肿了起来,有着一个很明显的巴掌印。

    可是那孟少爷似乎还不解气,用力的,一脚踹到了他的胸口,这一脚直接把他踢飞了。

    他刚好撞到了火倾羽的脚边,四周那些人看见这个场景,哄堂大笑。

    火倾羽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一眼朝众人看过去,那些人一下子止住了笑。

    不知为何,众人总觉得她眼神泛着的杀气,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好像只要他们再笑一下,就会让他们万劫不复一样。

    京玺知道自己撞到人,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这位小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小心撞到了你,对不起,对不起。”

    他一直在地上磕头,磕的额头边都见了血,那样子看上去惨兮兮的。

    火倾羽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终究是没忍得住,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独孤冰室坐在一旁,什么话也没说,静静的吃早饭。

    牙牙见她终于出手,心里有点开心,他仿佛都已经看到这个孟少爷被打得爬都爬不起来的样子。

    火倾羽走到了那个孟少爷面前,那孟少爷看见她的长相之后,眼前一亮。

    于是伸手就想去摸她的脸,然而,那只咸猪手还没碰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把他的手捏住,然后狠狠的往下一压一翻,然后在他的脸上扇了十多巴掌,她的脸一下子就肿成了一个猪头,还是连亲爹都分别不出来那种。

    那孟少爷只感觉自己的手臂快要断了一样,大声呼道:“疼疼疼,赶紧放开我,不然待会儿我要你好看,你知道我爹是谁吗,我告诉你,说出来吓死你,你要是不放了我,我今天让你走不出这个客栈。”

    他威胁的话并没有影响到她,反而让他的手捏得更紧了:“我管你爹是谁,今天我倒要看看谁走不出这个客栈。”

    他被他捏的疼得哭爹喊娘,然而却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后来他似乎是反应过来了,坐后面的一群奴仆大声吼道:“一群废物白痴,还不赶紧来救我,我待会回去就让我爹打死你们这群吃里扒外的家伙。”

    火倾羽也是醉了,她还不知道吃里扒外可以这样用,这人怕是小学没毕业吧。

    旁边那两个小跟班早就已经躲到一边去了,哪里敢掺和这种事情。

    后面跟着那四个奴仆,本来武功就不高。

    四人小心翼翼的围上来,想要凭借人多压制住她。

    火倾羽这时候又拿出来了那条鞭子,朝这些人一下子甩过去,顿时,四人的脸上都有了一条血横。

    四个人疼的哭爹喊娘,看着她的眼中,也不禁多了一丝忌惮和怨恨。

    她看电视人仍然不死心,还想要围拢上来。

    直接把灵力化作一个个利刃,然后飞了出去。

    四个人一抹脖子,手上都有着血,四个奴仆只感觉脖子一疼,全都一同倒了下去,再也没有了声息。

    那少爷看到这个场面之后,心里非常生气,两只眼睛怨恨的看着她。

    火倾羽其实也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她就想着尽快速战速决,:“我可以放了你,不过你得把刚才那个少年的卖身契给我,当然,该给你多少银子,我一分也不会少。”

    他听了之后翻了一个白眼:“呸,不要脸,你觉得你杀了我四个手下之后,我还会卖给你吗,哼,做梦。”

    她嘴角边缓缓的挂起了一丝冷笑,看得一旁的牙牙都打了一个冷颤,他心里只能默默的祈祷这位孟少爷自求多福。

    她一脚踹向了他的膝盖,那少爷直接跪了下去,火倾羽一脚踢向了她圆滚滚的肚子。

    一下子他被踢了老远,被踢到后面的那根柱子上,牙也被磕掉了一颗,满嘴是血,那样子看起来也是挺恶心的。

    火倾羽一脚踩在他身上,脸上仍然带着一丝冷笑:“我最后再问你一次,到底,卖不卖。”

    那孟少爷现在哭都哭不出来了,被打得只剩了半条命。

    他又哪里肯为了一个奴仆的卖身契而丢了自己的性命,他心里纵然很是不甘,可也只好答应了:“我卖,我这就卖给你。”

    火倾羽心里却觉得这人非常的贱,刚才给他一个机会不要,非要把他打一顿才肯拿出来,这不是犯贱自虐是什么?

    她伸出了手,那孟少爷在怀里掏了掏,把那张卖身契拿了出来。

    她接过来看也不看,直接扔给了牙牙。

    此时那个少年京玺早就已经被惊得目瞪口呆。

    火倾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收起你的下巴,跟我上来。”

    她刚才那些举动,无疑是把大堂里那些,吃瓜群众给惊呆了。

    一个路人乙嗑着瓜子说:“这人想必知不知道刚才那个猛少爷的底细吧,这下子可惨喽,待会儿肯定没有好下场。”

    一个大汉坐到他的旁边,不解的问道:“你为何如此说。”

    路人乙白了他一眼:“你是从哪个山里冒出来的,你还不知道吧,这个孟少爷家里挺厉害,这次随行来的,就有四位长老,听说这四个长老武功高强,一个比一个厉害,而这个孟少爷,又是那个孟家家族的独子,你觉得这个梁子结的大不大。”

    那大汉摸了摸胡子,感叹道:“原来如此,看来刚才那位姑娘还不知道,若是待会那四个长老来了,那她不是必死无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