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五十三章少年京玺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可是那帮土匪却非常没有眼力见,直接就朝两人攻了过来。

    火倾羽和独孤冰室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这三十几人全部放倒。

    那土匪头子想必也知道自己遇上了硬茬儿,跪在地上求饶:“姑奶奶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今日有眼不识泰山,你不如就放了我们吧。”

    她却是呵呵,冷笑两声:“放了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今日我被你们吓着了,这精神损失费,恐怕还是得拿点儿吧。”

    那三十几人,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掏了出来,递给了她。

    火倾羽非常之淡定的收下了,面色平淡,她收过钱之后,一脚踹在了土匪头子了身上:“好了,今天我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滚吧。”

    这三十几人被吓的那叫一个屁滚尿流,最后落荒而逃,好像后面有什么猛兽在追他们似的。

    而此时土匪头子心里想的却是,这个人真的是太残暴了,话说这真的是一个女人吗,简直就是恶魔。

    独孤冰室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满脸黑线,他确实是没有想到火倾羽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简直就刷新了他的三观。

    火倾羽转过头来就看见他盯着自己,她却仿佛没看见似的。

    牙牙早已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面色异常平淡,呵呵,这种小事就让这个男人目瞪口呆,要知道,以前她娘亲做的事情可比这个凶残百倍。

    她因为刚才打到身上沾了些的血,她虽然不是洁癖,可是此时还是有点不舒服,她记得刚才在那边看到一条河,于是就想着过去清洗沐浴一番。

    她跟他们说了一声就朝小河边走过了。

    火倾羽脱了外衣,进入水里,这小河里的水,即使是夏天也很是清凉,很是舒服。

    她洗着洗着,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她拉过衣袍就飞快的穿上,其间也不过是过了三秒而已。

    她这时候却发现前面的草丛里发现了刚才那伙劫匪,她不禁冷笑两声,呵呵,看来刚才的教训还不够啊,居然敢偷看她洗澡,真是活腻了,今天她就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火倾羽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是一顿狂揍。

    那一伙贼匪被打得措手不及,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连连的求饶。

    贼匪头子还以为她反悔了,所以来把他们全部灭口。

    他赶紧求饶:“求你了,放过我们这些兄弟吧,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出来打劫了,保证以后一定弃恶从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火倾羽看他们好像不知情,可是一时间又有些不确定:“难道不是你们偷看我洗澡吗?”

    贼匪头子直呼冤枉:“我们怎么敢呢,我们这才刚刚到这里,您一下子就冲出来把我们打了一顿。”

    火倾羽顿时就感觉有些尴尬了,她紧接着头也不回走了,可是她还是想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偷看她洗澡,明明当时就只有那伙贼匪,除非那人功力非常之高,或者是个隐匿气息的高手。

    她纠结了半天,也没能纠结出个结果,最后索性也不再去想了。

    那伙贼匪此时被打得鼻青脸肿。

    劫匪头子抱着一个兄弟大哭,心里委屈极了,这年头,当个劫匪也不容易,吃不饱,穿不暖不说,还得被人家冤枉,这一顿打得他们莫名其妙。

    那个女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他下次见到她一定要绕到十米远避着她走,呸,是再也遇不到她才对。

    火倾羽回来之后并没有把这件事和牙牙或独孤冰室说。

    紧接着,三人又继续赶路,两天之后,终于到达了天雷之地外面的一个城,云城。

    三人并没有马上进天雷之地,而是选择休整一下,商量好对策再进去,毕竟现在里面危险重重。

    火倾羽随便找一个客栈,迫不及待的就洗了一个澡,这两天连日赶路,身上满是风尘,她早已经忍受不了了。

    她沐浴之后,顿时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刚刚才出来,外面就响起一阵敲门声,咚咚。

    火倾羽淡淡然的说道:“进来吧。”

    牙牙和独孤冰室从外面走了进来,火倾羽拿出了两个茶杯给他们倒上。

    牙牙看着她问道:“娘亲,我们已经到了天雷之地了,接下来该怎么做,是不是马上就要进去里面。”

    火倾羽却说:“先不着急,先打听一下你爹的下落,或者打听一下,看一看现在天雷之地里面现在到底是怎么一个形势,为进去做好准备。”

    独孤冰室难得的开了口,给了一个建议:“如果说打听消息的话,那么就只有比较热闹的客栈消息最为灵通。”

    她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对,于是三人退了房之后就搬去了这座城里最热闹的客栈。

    城里最热闹的客栈名为安源客栈,祝你三教九流,鱼目混杂,什么人都有,简直就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客栈里一楼是大厅吃饭的地方,二楼都是包厢,往上走都是客房。

    火倾羽三人晚上下来吃饭的时候,就听到了不少的消息。

    三人从隔壁的一个胖子嘴里得知,原来这个城池之所以这么热闹,还是因为天地异变,所以引来了不少人来寻宝。

    三人就在吃饭的这一会儿就打听到了不少消息。

    火倾羽上楼回房的时侯,一个小少年却撞到了她的身上。

    小少年看到她的脸之后,眼底不乏一丝惊艳,却低下了头,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冲撞了您。”

    她大方的一笑:“没关系,我不怪你。”

    她说着拍拍他的肩膀。

    然而却看到这个少年的时候无意之中发现,这个少年体内似乎有一种极为强大的灵力。

    她嘴角抹开了一抹笑,呵呵,有点儿意思,这么一个微不足道,毫不起眼的少年体内竟然有这么强大的灵力。

    她虽然发现了这一点,可却不动声色。

    直到回到房间之后,她才问牙牙:“牙牙,我刚才发现那少年的体内,似乎有一股极为强大的灵力,这是怎么回事?”

    牙牙却告诉她:“娘亲,其实那个少年和我一样体内被施了了封印,不过我被封印的是灵力,而那个少年与我不同,他被封印的,是他本身的天赋。”

    他喝了一口水,又继续说:“不过他的天赋被这么强大的灵力所封印,这也说明了,这少年的灵力非常的可怕,一旦他成长起来,很快就会是一方的王者。”

    火倾羽听他这么一讲心中顿时就明白了:“不过这少年体内的天赋之力骤然强大,可是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体内有封印。”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这才去休息。

    火倾羽不知为何,这一夜睡的老是很不安宁,她梦中梦到了君景辰遇到了危险,然而她却动弹不了,只能看着他受伤,她紧接着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却发现时间尚早,可是又睡不着,于是就在床上打坐修炼。

    她第二日起了个大早,不过刚出门就看见了牙牙和独孤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三人就准备下楼吃饭。

    她刚刚下去就看见了昨天那个少年和他的主人,她从二人的言语之间才得知,原来这个,少年名叫京玺,而他的主人姓孟。

    那个姓孟的少爷看着像是个二世祖,身边跟着好几个奴仆。

    京玺此时正跪在地上,那个孟少爷一脚踹在他的身上,一边踹他还一边骂:“你这个废物,看你那副贱相,一副天生的奴才样。”

    他一边打一边骂得更凶了,火倾羽那好看的眉头看到这幅现象也不禁轻轻皱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