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三十一章炼制解药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这块地方阴风阵阵,娘亲,一定在这里死过很多人!”

    “那是当然,你以为承天他们是等人完全死透了才扔过来吗?有一部分的人都是到了这里才慢慢断气的。”

    一人一兽很快就找到了艾麒,他面上浮现一股青色,看上去和死人无异,也幸亏是火倾羽下的药好,这才让艾麒能够成功的躲过承天的眼睛,他们也好继续下面的计划。

    给艾麒服下解药后,他缓缓醒来,见到火倾羽,吓了一大跳,方才才死在火倾羽手上,醒来又见到的是火倾羽,要是换做是心里承受能力差了一点的人,八成又要活生生吓死了,那才是真的“死去活来”。

    “你想做什么?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艾麒警惕的往后移动,一边注意着火倾羽的动静。

    “你怎么回事,看上去怎么像是我要强迫你做什么样的,哎,我可没有这样的爱好,我可是个正经的人。”见到他这模样,火倾羽不禁打趣道。

    艾麒这样子看上去就像是良家妇男被调戏了,这角色是不是反过来了,再说一个男子汉大丈夫难不成都是被火倾羽的暴力给吓到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任谁被刚刚杀死自己的人紧盯着,大概都是这反应,“我是不会向承天的爪牙屈服的。”

    “谁让你屈服了,你叫艾麒是吗?什么都没弄清就急着表忠心,轩辕城主手底下难不成都是你这样的呆子。”瞧着这艾麒模样,就是万分老实的模样,不过修为算得上是不错了,这样的人难怪会被轩辕止派过来。

    “你认识城主,你不是药人吗?”

    火倾羽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你见过药人和人说这么多吗?轩辕城主怎么就将你派了出来?难道他没有和你交代过已经有人过来救轩辕小姐了吗?”

    “你是西丹城过来的人?”

    “看来脑子还不算太笨,起码还能弄清楚事情。如果我不是西丹城过来的人,你以为你还能活过来不成?”

    “多谢姑娘!”

    艾麒脑子也转得快,很快就将事情都想明白了,也是,如果不是西丹城的人,那他是死定了,更何况他现在还记起来了,城主之前的确实有提起过先前就有位姑娘已经前往去救小姐了。

    后续,火倾羽将自己的打算和艾麒交代了,两人相互通了气,艾麒也在毒龙城找了一处地方藏了起来,火倾羽则是继续回了毒龙城主府,要是承天忽然又来了试探的心思,找不到她人,不知道又要找多少人来试探她。

    “陈让,药人怎么样了?”

    “之前的那几个人已经成功了,还有几个意志不坚定的,受不了,已经没了气息了!”

    “没用的就给我扔了,省的惹人心烦!火倾羽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还是和往常一样的,她已经是没有思想的药人,城主不需要多操心。”

    承天点了点头,“要是都是她那样的资质,我的计划很快就能成功,给我再物色几个人回来。”

    而后的几天里面,承天显然是已经对火倾羽很是放心,炼药都不避讳她了,火倾羽也借着这个机会,将一众毒药的炼制都看得七七八八,学了不少东西。

    承天作为天阶高手,在炼制毒药的功力上自然是胜过其他人万分的,跟在他身边和在单逸身边学的是两码事,一者是药,一者是毒,两个都是各自类型中的佼佼者,这就便宜了火倾羽,可以毒药双修。

    不过跟在承天的身边,这几天最惨的是自己的耳朵,炼制药人的过程中一直都是惨叫声不断,饶是见惯了末世惨状的火倾羽都觉得自己的耳朵在这几天里是受尽了摧残。

    炼制药人可以说是先炼制毒人,将人炼制成百毒不侵的药人,就是先要将人放置在毒药中摧残,逐渐将人的心智迷失,成为行尸走肉。

    承天在炼制药人时也毫不避讳火倾羽,反正都是药人了,也不怕被人看去了什么。

    不过这几日,火倾羽也得到了自己最大的收获,原来这药人也不是没有救的,承天炼制的药人竟然是有解药的。

    这天,承天和往常一样,呆在了毒虫钟那边,火倾羽照样跟在了他的身边,没过多久,就有人过来禀告,出了大事。

    “城主,大事不好了那群药人都出事了,他们就像是发了疯一样,各个都已经不受控制了,已经有几个药人要冲出囚室了,再这样下去除了杀了他们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怎么回事?”承天脸色变得阴沉起来,这么多久,都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情,怎么现在陡然都出了事情,要是药人都死了,他拿什么东西去实行自己的计划。

    想到这,承天都顾不上毒虫钟里面的东西,赶忙就往囚室走去,火倾羽也装作浑浑噩噩的模样跟在了他的身后。

    到了囚室,火倾羽这才知道那随从口里说的大事不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满囚室的药人就像是暴动了一样各个都赤红着双眼,疯狂的攻击囚室的大门,将门弄的哗哗作响,仿佛下一秒就要从里面冲出来一样。

    “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好好看着吗?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不快滚!”

    承天发了好大一通火,将守着囚室的几个人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一句,各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就连陈让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纵观所有人可能就只有火倾羽时最轻松的,反正她是药人,这些事情都不关她的事,还是好好当一个药人最舒服。

    “属下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是一眨眼的工夫,他们就通通变成这样了方才还是好的,说不定是有人暗地里对他们动了什么手脚!”

    “你说的什么废话,要是没人动手脚会变成现在这样吗?还不赶快去给我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承天将众人都赶了出去,囚室里面就剩下了满屋子的发狂的药人和陈让、火倾羽几人,正当火倾羽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时,承天忽然说话,“陈让,去看看他们手臂上是不是有一道红印。”

    陈让不明所以,火倾羽也是万分奇怪,红印能代表什么,难不成证明他们现在在这里受了虐待不成,可是都成为了药人了,身上少不了伤痕。

    陈让制住几个发狂地药人,将他们的手臂上的衣服折起,上头果然和承天说的一样,上面有一道明显的红印,甚至还隐隐泛出了青色,他又弄开了其他几个药人的衣服,上面也是如此,“城主,他们手臂上有红印,而且还泛出了一股青色。”

    承天脸色愈发不好看起来,沉声说道,“那是他们家族给他们下的禁制,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这禁制会给家族的强者警示,他们会发现事情不对劲。”

    一听这个,陈让的脸色和承天的是如出一辙,“城主,那这些药人不会被人发现了去!城主,现在该如何是好?”

    “先给他们解毒,恢复正常才行,至少先稳住他们家族中的长辈再说。”

    承天也是万分不悦,要不是因为忌惮那些个家族中的强者,他怎么会顾及这么多,他承天自从成为天阶强者后,就没有被什么人威胁过,可恨!

    火倾羽几乎都要顺起耳朵来听两人的说话了,成为了药人之后居然还有解药,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如果这样,这群人都还有救,对付承天她就更加有把握了,一定要将炼制解药的方法学下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