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一十八章代家主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聪明的话直接说出你们的委托人,我不想闹到杀手阁,你们组织经营这么久也很不容易吧。”

    “你!”黑衣人露出的眼睛诧异的看着火倾羽,她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

    看来自己猜对了,谁这么下本,请这么多顶尖的杀手来刺杀她,火倾羽想着。

    看着火倾羽冰冷的眼神,那黑衣人低下头说道:“那是个女人,很年轻的样子,至于名字我们是不会问的。”

    “哦?好,你可以滚回去了。以后那些人该动那些人不该动,希望你们能想清楚。”火倾羽站起身冷冷的说道。

    待黑衣人走掉,君景辰才开口:“是谁?”

    冰冷的声音透着一股杀意,火倾羽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人不用想就知道是谁:“火兰芝。”

    “走。”君景辰冷冷的说道,一只手环上火倾羽的腰,一个飞身,速度飞快的朝着火府行去看。

    火倾羽没有出声,对于火兰芝,她也不想放过。这个女人和她的哥哥一样死咬她不放,做出各种阴险的事情,既然她哥哥已经不在了,那这个做妹妹的也下去陪她好了。

    君景辰的速度很快,没过多久两人就进了火府,火府的防卫在君景辰眼中就很小儿科没什么区别。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火兰芝的院落。

    火兰芝此刻还在等着杀手阁给她传来好消息呐,她已经迫不及待听到火倾羽那个女人已经死去的消息了。

    房门被一掌拍来,磅礴的灵力让火兰芝一惊,目光看向门口,一个绝美的男子立在那里,一张脸没有什么表情,一双眼冷冷的看着她,不带丝毫表情,让火兰芝心底一颤。

    “君。”火兰芝脸上还没有完全挂上笑意,口中的话也只说了一个字就再也说不出口。

    鲜血从她的口中冒出,一双眼瞪的大大的,充满震惊,痛苦,害怕的情绪,看着君景辰。

    君景辰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火兰芝,在确定她已经没有活的可能了,就将目光移开了。

    火兰芝最后看到的就是君景辰那双像是看垃圾般的眼神,然后她就再也看不见了。

    火倾羽看着地上已经没了气息的火兰芝,又看了看君景辰,还真是这个人一贯的作风,干净利落,话的懒得说。

    君景辰那一掌产生的灵力波动可不小,当察觉这是从火兰芝的院子传出时,一道身影极速的向这边赶来。

    火倾羽刚感叹完君景辰利落的行为,一道身影就冲了进来,看到了这一幕。

    “火倾羽,你这个孽障,居然连自己的亲妹妹都杀,我今天就要清理门户。”雄厚的声音怒吼道,然后那道身影就朝火倾羽攻了过来,那一掌蕴含的灵力,一看就是全力一击,不留任何的情面。

    这一掌火倾羽是接不下来的,可她也不用接,君景辰挡在火倾羽身前,随手一掌,就将火青拍飞倒地。

    火青这才注意到现场还有其他人的存在,那强悍的灵力让他立刻反应过来此人是谁了。

    直接跪在地上恭敬的说:“见过君主。”

    “没见过一见面就打自己女儿的爹。”君景辰冷冷的说道,根本没有让火青起来的意思。

    “可她居然杀了她的亲妹妹!”火青说道。

    “谁告诉你人是火倾羽杀的,火兰芝居然敢谋杀朕,还好火倾羽及时发现,是朕一掌把她拍死的,怎么火家主觉得不应该杀吗!”君景辰冷冷的问道,一双带走压迫性的眼神紧紧看过地上的火青。

    火青根本无法反驳,谋杀君主这种大罪,说重可是要满门抄斩的。

    “君主教训的对,我这不成器的女儿,呸,不对,这火兰芝居然敢动这样的念头,杀了还好,少了一个祸害。还好没有伤的君王,君王这火兰芝的行为和我们火家可没有什么关系,都是她不正常了。”火青一看不对劲,立马附和道,将此事和火家撇个干净。

    “嗯。”君景辰点点头,表示明白。

    火青小心翼翼说了不少好话,君景辰都是一副冷淡的模样,直接拉着火倾羽离开了火府,都没有正眼看过火青。

    火青咬着牙回到了火兰芝的院子,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女儿的尸体,心中一痛,面上却不显丝毫。

    “把尸体找个地方随便埋了。”火御风的丧事还能办,可火兰芝却不能,他只能表现的很冷漠,不然君主以此为借口说他们火家想造反,那可真是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看着侍卫找来一张破席,把火兰芝的尸首裹了起来,就抬了下去。

    火兰芝的眼神有那么一刻对上了火青的眼睛,他能看到里面的惊恐和绝望,放大的瞳孔显的有些可怕。

    自己的儿子女儿就这么接二连三的死去,火青觉得一股闷愤从胸中蹿起,一下就眼前一黑。

    “家主!”身后的人慌忙的喊着,接住了火青倒下的身子。

    整个火府又乱成了一锅粥。

    不过已经走了的火倾羽却不知道,她现在只在乎怎么能让自己手腕上的手离开自己的手腕。

    “我回我自己的院子就好,你应该还有事吧。”火倾羽眼睛躲闪着看着四周,小声的说道,不过她知道君景辰听到的。

    前面的身影突然停下脚步,火倾羽感觉手腕处一禁。

    “你在跟谁说话?”君景辰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好像只是单纯的问问题而已。

    “跟你呀。”火倾羽转着头。看着街道旁的小摊,对上面的小玩意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

    “跟我说话就不用看着我吗?”君景辰冷冷的问到,火倾羽能感觉到声音的靠近,有些慌张的转过头。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君景辰的唇就在火倾羽脸颊的一公分处。火倾羽能感到温热的气息呼在自己的脸颊上,有些痒痒的感觉,把火倾羽的脸一下子染成了桃红色。不过很快火倾羽就反应过来,一只手拉开了君景辰和自己的距离。

    火倾羽微微舒了一口气,抬起头,顶顶的看着君景辰,强装镇定的说道:“我回我自己的院子,你回皇宫吧,你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把。”

    君景辰松开火倾羽的手腕,淡淡的说道:“你就没什么对我我的,就想赶我走吗?”

    磁性的声线,火倾羽听出了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又否认了自己。这个男人怎么可能有这种情绪。

    “谢谢你,你帮了我个大忙。”火倾羽想了想,十分真挚的说道。

    “我回宫了。”君景辰冷冷的说道,没有回应火倾羽的话,转头就走。

    “怎么感觉他生气了,可他气什么呀!”火倾羽看着那到背影喃喃到,然后摇摇头决定不去想了,她实在很不能理解君景辰的脑回路。

    回到自己的小院,火倾羽觉得自己的心情很不错,两个烦人虫终于处理掉了。

    不过,准备开始修炼的火倾羽脑海里却是君景辰那张冷峻的脸庞,当时他离自己好像特别近,那张完美的唇离自己的唇几乎只有几毫米了。

    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唇,火倾羽觉得自己平静的心湖被搅的乱了起来,而始作俑者他现在在干嘛呐,火倾羽有些忍不住的想着。

    摇摇头把脑海里的杂念全部消除,火倾羽盘坐好,坐了很久才进入了修炼状态。

    第二天,正在炼药的火倾羽就收到了火家长老送来的信件。

    信上的内容也很简单,委婉的表达了一下火青因为身体不适而无法打理火家的事物。长老们决定让火倾羽来当火家的代家主,暂时掌管火家的一切事物。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