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一十六章火御风之死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这女子还真不简单,那么紧急的情况下,还能想出这么好的计策。而且主要是她能沉的住气,不断消磨火御风的灵力,要知道火御风刚刚的实力可是比火倾羽高上许多的,她居然能在他手下撑那么久。

    那些一直观战的长老,看到火御风倒地,推开挡路的火兰芝,一下冲到了练武场上,探了探火御风的鼻息发现他只是晕了过去,舒了一口气。

    跟着跑过来火兰芝,狠狠盯着火倾羽厉声问道:“你对我哥哥做了什么。你这个贱女人!”

    “这火府的狗出来乱吠的情况你们还不解决呀,这样真的很有所不损火府的形象。”火倾羽抱胸站在一旁冷冷的说道。

    “火兰芝,你给我闭嘴!”火兰芝想要反驳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厉声制止了,收到长老严厉的眼神,火兰芝只好压下满腹怒气,狠狠盯着火倾羽。

    “他已经走火入魔了,现在是晕过去了,不知道醒来会是什么样子,先把他关到地牢。”最有威严的大长老发话,立刻有人过来架起火御风,将人带到地牢中关押起来。

    火倾羽一直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转过头的长老,一脸笑意的凑了上来。

    “倾羽呀,这家宴还没用,我们继续吧。”一位长老说道。

    火倾羽本来是没心情吃什么饭了的,可是看着长老歉意的微笑,还是愿意给他个面子,点了点头。

    有人招呼大家继续回去吃饭,火兰芝看着众星拱月般的火倾羽转身就走了。

    家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顿联络感情的饭,经此一站,所有人也算是认识火倾羽,纷纷来找她敬酒,火倾羽无奈喝了不少的酒。

    可她可是千杯不醉的体质,佯装已经喝不了了,和大长老说了告辞,晃晃悠悠的出了宴会的场所。

    她没有立刻离去,有些事她不解决,心里总是不舒服。这火御风三天两头找她麻烦,一直想要她死,简直不择手段。这次差点葬在他的手中,火倾羽决定不再留下这个祸害了。

    火倾羽开始暗自寻找起关押火御风的地方,而此刻的地牢里。

    火御风晕晕乎乎的睁开眼,有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伸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还是缓解不了那疼痛。迟缓的神经开始运作起来,火御风感觉自己身体有些麻痹的感觉,连搜太阳穴的手指都有些软弱无力。

    努力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熟悉的地方,那黑漆漆的屋顶让火御风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之前在做什么来着。

    对,他在和火倾羽那个贱女人比试,他服用了药物,却被火倾羽牵制住了,他只感觉那个时候他很愤怒,脑中只想着要杀掉火倾羽这个女人,然后他就没有印象。

    头微微转动,那些稻草还有他身下那坚硬的触感都在提醒着火御风他现在身处何处。

    地牢!自己怎么回到地牢!火倾羽那个贱女人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被关押到地牢中,火御风愤怒的想着。

    想要坐起身,浑身无力的根本无法动弹,臂膀根本一点力都使不上。这是火御风脑海中划过一个画面,对了自己当时和火倾羽那个女人在对打。明明自己都压制住她了,她居然偷袭,细小的针刺入身体,那种麻痹感一下就传遍了整个身体。

    然后自己好像就晕过去了,那个女人究竟做了什么手脚,那针上涂了什么毒居然有这么强的功效,火御风攥着手,狠狠地想着。

    这时他的牢门前传来一阵动静,火御风转过头,眼里带着惊喜的看了过去,只是一瞬惊喜就变成了愤怒和杀意。

    “火倾羽,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来!”火御风的怒吼声一下就响起了,不过却没有惊动任何人,火倾羽一进来这就就将这间牢房用灵力包裹住,这家伙再叫也没人能听到。

    “呵,我有什么不敢来的。”火倾羽俯视着火御风,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冷冷的看着这么狼狈的火御风,讽刺的说道。

    “你来到底想干什么!”火御风有些紧张的说道,他注意到了那紧密的灵力罩,还有火倾羽眼中冷冷的杀意,带着彻骨的寒冷。火御风不自觉打了个冷颤,挣扎的想要坐起身来,这样被人从上往下看,火御风觉得很不舒服。

    “怎么样被人这样高高在上看着感觉如何?你想着算计我的时候,有没有用想过你今天的模样,狼狈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你。”火倾羽凉凉的说道,对这种人她是不会产生怜悯的,他就是自作自受,如果他早知道收敛,自己也不会对他动真正的杀意。

    这个人已经无数次想要害死自己了,他还有实力有资本。这样的人,就要趁他病,要他命!火倾羽想着。

    “火倾羽,我告诉你,你不能乱来,这可是火家的地牢,你擅自闯进来已经是大罪了,你究竟还想干嘛!”火御风厉声说道,底气却十分不足,眼珠子不停地转动着,观察着牢房的地形。

    “我想干什么,你这么聪明会不明白吗?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想怎么跑呀?”火倾羽勾起一抹微笑看着火御风,轻轻的说道。

    那笑容在火御风看来就是死神的微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惊起了,额头都出现了冷汗,顺着脸庞缓缓滑落到衣领处。

    “你,火倾羽,你不敢这么做的,这可是火家重地!”火御风慌张的说道,有一种安慰自己的意味。

    火倾羽看着这样的火御风没有说话,眼里划过一丝可悲,不过这人也没什么可动恻隐之心的,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够火倾羽杀他好几回了。

    火倾羽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那里面黑乎乎的液体让火御风的不安达到了极点!

    “救命呀,救命呀!救命呀!”撕心裂肺的叫喊除了火倾羽根本没人听的见。

    刺耳的声音让火倾羽忍不住皱皱眉,手在火御风身前一挥,她的嘴巴就被封住了。

    拿着手机的小瓷瓶在火御风面前晃了晃。

    “知道这是什么吗,一种毒剂,喝下去人就会失去理智,不断的伤害自己,直到死去。看我多好你都不会体会死亡的过程,因为那个时候你已经没有感觉了。”火倾羽轻声说道。

    看着火御风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一只手捏住火御风的下颚,打开了他的嘴巴,一只手打开瓷瓶,将那液体全部倒入火御风的口里,手一拍,所有的药都被他咽了下去。

    “好好享受吧,你还有最后十五分钟的清醒时间,这药在你死后根本检查不出来,所有人都会以为你是走火入魔失控自杀的。”火倾羽站起身,看着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火御风冷冷的说道。

    说完不带一丝留恋,转身就出了牢房,当然她不会忘了带上牢房的门,门上的钥匙她没有破坏,开锁对她来说还是很容易的,给了火御风最后一个眼神,再见了,火御风。火倾羽轻声说道。

    离开地牢,火倾羽根没有丝毫留恋,离开了火府。

    火倾羽刚走出火府,就听到一声惊呼,门口的侍卫也被惊动了,不过他们的职责不在那边,他们没有动。

    火倾羽脚下飘忽的步伐微微一顿,旁人根本看不出来,火倾羽就这么回了内院。

    火府内,本来好好的家宴最后潦草的收场了,制止了想要看热闹的支脉众人,火家长老才聚在一起,看着侍卫抬上来的盖了白布的身体,还有些难以置信。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