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一十四章家宴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火倾羽,你在嘀嘀咕咕什么,不要做贼心虚想把事情退到别人身上。”火兰芝察觉到不对劲,暗暗瞪了一眼那个奴仆,厉声说道。

    “做贼心虚,不知道是谁心虚?”火倾羽凉凉的说道,一点都没有被火兰芝唬到。

    低头看着那奴仆,看他一脸挣扎的样子,火倾羽摇摇头,抬头说道:“长老,可以去检查一下那些碗筷,就知道这毒的问题了。”

    “火倾羽明明你自己下的毒,这碗筷上有毒不是很正常。”火御风开口沉稳的说道。

    “哦?那各位随我去厨房一趟,就知晓了,对了带上那个兽医,让他来分辨一下毒药。”火倾羽笑了笑,对众人说道。

    “火倾羽,你凭什么让众人陪你去看!”火御风不满的说道。

    “我这也是为了还你灵兽一个公道,你怎么不明白我的苦心。长老们,我可不想被人冤枉,这件事的真想我是一定要找出来的。”火倾羽十分认真的说着。

    “好,我们跟你走一遭,若不是你所说的那样,你就要对这次的事负责。”长老中有威信的一位发了声,其他人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火倾羽微微一笑,让那仆人带路来到了厨房。

    从火倾羽房间拿出来的碗筷还摆在那里,兽医检查了一下上面确实有毒物的残留。

    火倾羽打量着厨房,发现了刚刚那个仆人端菜过来时用的托盘。

    “我记得你端菜时用了托盘,收盘子的时候却没有用,对吧。”火倾羽拿起那个托盘,对着那奴仆说道。

    那仆人想了想点点头。

    “那些托盘上的东西可不可能被我下毒吧。”火倾羽捻起托盘上的一点菜丝,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那奴仆一下就跪了下去,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肯定是这饭菜有问题,这么多长老都在这里,让他根本无法思考。

    “饶命呀,小的只是送饭的,至于这饭有什么问题,小人真的不知呀。”仆人惊恐的说道。

    “你送的饭有问题,不是你下的还能是谁下的。”火倾羽逼问道。

    “那是,那是,那是小姐,对,小姐,小姐她来厨房看过饭菜,让我送过去的。”奴仆慌乱的说。

    “你这个贱人胡说什么!”火兰芝指着地上的奴仆怒道,眼神却有些闪烁。

    “我,我没有胡说,我没有,对了,我有小姐给我的,啊!”突如其来的灵力掌打在奴仆的身上,将人打飞了很远,奴仆在地上抽搐了两下,没了动作。

    “火御风!”火倾羽转过身看着还没收回手掌的火御风冷冷的道。

    “家里的奴仆没有管教好,竟敢私自在客人的饭菜里下毒,现在人我已经解决了,就当给我灵宠报仇了。此事就此了解,我也不想过多纠缠。”火御风对着众长老说道。

    “你就想如此了解?我这个被下毒的人可不乐意,我看这奴仆是有人幕后指使的吧,有一就有二,我在这火府中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火倾羽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刚刚火御风的行为她没有来的及制止,这人太卑鄙了,简直把无耻就写在脸上。

    “那我派点人贴身保护火姑娘怎么样?”火御风露出一个阴狠的微笑,说道。

    “我还真是消受不起,长老们,你们觉得怎么样?”火倾羽话音一转,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众长老。

    “这件事确实需要给火倾羽一个交代,这奴仆处理了,御风你这管教不严的,也该有所表示吧。”最有威严的那位长老思索了一番站出来说道。

    火倾羽已经听出来了这长老话里的意思,这火御风现在在火家的地位,他要维护自己的妹妹,这件事不想闹大,长老不能不给他面子,又不想让自己心里不舒服,所以让火御风赔偿自己。看来这些长老对火御风的行事作风也很不满,能坑就坑呀。

    “是,御风管教不严,这株灵药就当做赔罪吧。”火御风嘴角微扯,眼底是沸腾的怒火,却压抑了下来,还狠狠地瞪了一眼一旁的火兰芝,制止她说话。

    火倾羽接过灵药,感应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看来这次火御风真是大出血了,坑人的感觉还真好。

    “嗯,看你态度不错,那我暂时就不计较了。”火倾羽笑眯眯的说道,她觉得自己老师这种噎人的方式很不错,值得学习。

    就这样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这样一闹,天色也暗了下来,有长老提议,直接去家宴会场,一行人一同来到了家宴会场。

    现在也差不多,下人已经将会场的各种东西摆放好了。

    火家其实很庞大,每次家宴当然不可能邀请所有人,只有主家的重要人物和各支家的家主才能参与。

    座位更是一大讲究,主桌更是十分重要的位置,除了长老剩下的位置只有年轻一辈的翘楚才能坐。

    为了安抚支家,支家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和主家中的第一人都有一个位置。

    这个位置相当于昭示着下一届家主的人选,所以每次为了这个位置都争的头破血流。

    这这一辈的火家人中,火兰芝觉得自己的哥哥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所以当看到火倾羽那个女人居然被带到了主桌,火兰芝眼睛都快冒火了。

    众人刚坐定,就有一道声音带着不满响起:“长老,为什么那个女人坐在主桌,她凭什么!”

    “火倾羽的地位,实力有目共睹,这还需要解释吗?”一位长老用不满的眼神看着火兰芝,火兰芝最近的所作所为真是太丢火家人的脸。现在还毫不知收敛,如此重要的场合居然敢如此嚣张跋扈,之前的惩罚看来是轻了。

    “她一介女流,什么实力地位,能比的上我哥哥吗,我哥哥才最有可能继承家主之位。”火兰芝一脸自豪的说道,还鄙夷的看着火倾羽。

    “你一个庶女谁给你的胆子说这话,我一个正统的嫡女地位怎么也比你哥哥那个庶子来的高贵,请不要随便把我们两个放在一起比较。”火倾羽略带嫌弃的说道,冷冷的声音却说的人们猛的清醒。

    对呀,这火御风不过是庶子,那身份真不止低了一点半点,火倾羽才是火家最有权继承的人。而且她最近的表现也让人惊艳,现在还在内院中站稳了跟脚。

    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火倾羽的不简单,在心里默默想着站队的事项,很多人都已经偏到火倾羽这边了。

    火御风自然也察觉到了众人的心思,狠狠地瞪了一眼火倾羽,这个女人何时这么会把握人心了。

    “火倾羽,有本事一切用实力说话,我火御风想你发起挑战,看你敢不敢接。”火御风站起身,看着火倾羽挑衅的说道,眼底是滔天的怒火,好像要把火倾羽烧尽。

    家族聚会时,可以进行比拼,当然若是对首位不满可以提出挑战,这种挑战很残酷,是生死之战。若是挑战成功自然是首位换人,这是对家族弟子的一种激励。只有实力压制住众人才能成为首位,不然这个位置你坐的也不会稳当。

    “好,我应下了。”火倾羽露出一抹微笑,点点头说道。

    两人的比赛自然是有看头,晚宴的饭菜还没端上桌,所有人都跟了出去,主院外就有个练武场可以充当擂台。

    二人走到练武场内,各自站在两旁,所有的长老都出来了,他们充当裁判,围观的人也做好了看热闹的准备。

    火兰芝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冷笑,这个死女人居然敢和哥哥比试,等死吧,这种挑战可没有人保护她,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火倾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