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百零七章水玉丹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你把鞭子给我收起来,这是我的请来的炼药师,我要请她帮我炼制丹药。”卫玠将鞭子一甩,还给了岳清珊冷冷的说道。

    “学妹,没事吧?”卫玠转过身,有些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火倾羽摇摇头,看了看卫玠又看了看岳清珊,眼底划过一丝了然。

    嫉妒的女人真可怕,岳清珊,内院第二人,地阶五级,比自己高了四级呀,果然不好对付。

    “学长,我先告辞了。”火倾羽看着略微尴尬的气氛,开口道。

    “嗯,过几日我回去拜访,取丹药。”卫玠点点头,也不挽留,因为一旁的岳清珊才更让他头疼。

    火倾羽转头就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卫哥哥,那个女人也是内院的人吗?”岳清珊一看火倾羽走了,一下子搂住卫玠的胳膊,看着火倾羽的背影问道。

    “嗯,我在药谷碰到她的。”卫玠点点头,不愿多说什么,抽出自己的手臂,就想回自己的院子。

    “卫哥哥!”岳清珊喊着,看了一眼火倾羽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警惕,这个女人恐怕没有卫哥哥说的那么简单。然后快速跟到卫玠身后,不愿离去。

    回到自己院子的火倾羽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被惦记上了,她收拾了一下,就取出卫玠给的丹方看了起来,把需要的灵药都拿了出来,准备开始炼丹。

    刚拿出药炉,一道熟悉的灵力波动让火倾羽无奈一笑。

    “老师,您是在我身上放了什么感应器吗,我刚到你就来了。”火倾羽笑道,对走开的身影行了一礼。

    “嘿嘿,可不止我,内院的人都知道你回来了,徒弟呀,你怎么跟卫玠在一起呀,你不知道你现在是彻底出名了。”单逸带着奸笑说道。

    “不会,也看到岳清珊了吧?”火倾羽捂着额头无奈的猜测道。

    “对呀,内院的三大风云人物,两女一男,两女刚一见面就打了起来,很引人猜想呀。”单逸摸摸胡子笑眯眯的说道。

    “内院的人不都应该好好修炼,为什么对八卦这么感兴趣。”火倾羽无语的说道,看了看单逸,特别是眼前这位,明明是个老师,八卦消息却如此灵通。

    “徒弟呀,你要知道修炼的压力很大,八卦是最好的解压品。”单逸拍拍火倾羽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火倾羽嘴角扯了扯,对这点实在无法理解。

    “老师,我只是在药谷无意中救了卫玠,他知道我是炼药师想让我帮他炼药而已。你来的正好,帮我看看丹方,我有些地方还没有把握。对了,这个给你,老师。”说着拉着单逸向屋内走去,突然想起了一样东西,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塞给单逸。

    进了屋内,单逸取下瓶塞,眼里划过一丝惊喜。

    “聚灵丹,不愧是我徒弟,黄阶五级炼药师了。”单逸笑道,一贯的夸奖风格。

    “嗯,自然不能给老师丢脸。”火倾羽回的也很自然。

    拿起桌上的丹方,递给单逸,让他看看。

    单逸满意的笑了笑,接过丹方,细细看了起来。

    “嗯?”单逸看着几张丹方突然发出一声轻哼。

    “老师,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火倾羽问道。

    “这几张都是解毒的丹方,你应该看出来了吧。”单逸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道。

    “嗯,自然是看出来了。”火倾羽点点头说道。

    “你知道吗这些解药都是用来压制一种毒的,这卫玠看来是遇到麟火兽。”单逸感叹道。

    “麟火兽?”火倾羽疑惑的反问道。

    “这是种高阶灵兽,毒性最是强,身上带着流火,打斗的时候要十分小心,若是不小心被他咬到,或是爪子抓伤就会中毒。”单逸看火倾羽疑惑,解释道。

    听到单逸这么说,火倾羽想到卫玠背后的兽爪痕,原来那是有毒的,当时竟然都没有发现。

    “老师,你这么感叹干嘛,这些解药不能治疗那麟火兽的毒吗?”火倾羽疑惑的问道。

    “治标不治本呀,只能压制毒性,却完全不能清除。”单逸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怎么才能清除?”火倾羽问道,卫玠这人挺好的,而且既然她救了就要救好,都是内院的弟子,能帮则帮。

    “水玉丹,这种丹药炼制并不困难,但是它需要的主要材料水玉草,却只有皇宫有。”单逸摸着自己的胡子,眼神里划过一丝笑意,这徒弟太迟钝了,还要自己这个老师来拉红线。

    “水玉草,好了,我知道了,老师你有水玉丹的丹方吗?”火倾羽想了想说道。

    “这个为师有,喏,给你。”单逸从怀里拿出丹方塞给火倾羽。

    老师随身带的东西真多呀,火倾羽感叹道。

    “好了,为师先回去了,你要去皇宫快点去吧,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关了宫门你就进不去了。”单逸站起身,就要走,挥挥手还提醒着火倾羽。

    火倾羽收拾了一下,就向皇宫出发了,这次她没有强闯,而是让侍卫通报,然后在偏殿等着君景辰。

    怎么开口呐,火倾羽在想这个问题,本来她就欠了君景辰两次救命之恩,这次还要问他要灵药。不对,自己这是为了救人,直接说好了,内院第一呀,可是国家的栋梁之才,这是帮他这个君王救他的子民,他还能小气不成。

    没等多久,火倾羽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一身明黄色的黄袍,很正式的穿着,不似平日里随意的便装,帝王的衣服,总是透着一股威严,特别是穿着者本人更是浑身带着那种唯我独尊的气势。

    火倾羽对明黄色的帝王服还停留在电视剧里那种怪老头身上那种丑不拉几的衣服,她一直觉得这种颜色不好看。可穿到君景辰身上却丝毫没有那种俗气的感觉,原来黄色是这么的高贵,那张俊美的脸面无表情显的那么威严,他确实适合当帝王,那种气势无人比拟。

    火倾羽在感叹着,每次看到君景辰都有新的震撼,没有发现君景辰微喘的呼吸声,和刚刚走过来时略显匆忙的脚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