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一百六十八章内院有个怪老头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火倾羽朝姬韵挥挥手,随着长老进入了内院。

    内院的人很少,这是火倾羽的第一感觉。

    反正走了这么久几乎没见到几个人。

    “很奇怪对不对,待久你就习惯了,长老们都喜欢闭门修炼,能进内院的弟子,不是被师傅抓着训练也是有任务,不在学院。”那长老看出了火倾羽的疑惑,给她解释着。

    “哦哦,谢谢长老。”点点头,火倾羽也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进入内院先要做的就是见过院长和几位资深的长老。

    都是胡子发白的老爷爷,火倾羽有些无聊的听着他们的各种叮嘱,还有激励,随意点了点头。

    终于被放了出来,拿了自己的门牌,火倾羽便准备先去自己的住处看看。

    顺着那个长老指的方向,火倾羽拿着门牌一脸茫然,这里是哪呀。

    咦,那里有人,好不容易看到人的火倾羽想都没想便凑了上去。

    “老爷子,问个路呗。”

    “小娃娃,没看到老夫在炼药,去去去,别打扰我。”蹲在地上的老人摆摆手,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盯着一个药炉。

    火倾羽瘪瘪嘴,站起身来,看着老人衣衫褴褛,心中竟生出一种怜悯。

    看了看药炉,里面火已经灭了,正在用小灰的余热煨着,已经可以从空气中闻出淡淡药香。

    “嗯?这药的比例不对。”嗅了嗅药香,火倾羽小声的嘟囔着。

    蹲在地上的老人突然站起身,拉着火倾羽的肩膀,一副激动的样子。

    “你说什么!”火倾羽觉得自己的耳膜受到了伤害,不过可能是老人疯癫的样子吓到了她,火倾羽没有反抗。

    “我说,这药的比例不对,药香不够醇正。”火倾羽吸吸鼻子说道。

    “你这小娃娃不简单呀,认识灵草吗?”老人一副诧异的样子,一双有些混沌的眸子就这么看着她,满是探究的意味。

    “差不多都认识吧,比如你这味药中就有岐黄……”火倾羽犹豫的说道。

    “太好了!小娃娃愿不愿意随老夫学炼药呀。”老人只记得打断了火倾羽的话,有些激动的说道。

    看着两眼放光的老人,火倾羽觉得他不是在看自己而是看一块肥肉,下意识摇摇头。

    “为什么拒绝呀,当炼药师多好呀,走哪都受人尊敬,还有很多钱财。”老人似是十分不解火倾羽的拒绝,有些引诱的说道。

    火倾羽狐疑的看着老人的一身装扮,虽说这是内院,可也不防有些骗子。

    顺着火倾羽奇怪的目光,老人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扮,老脸一红,炼药又太投入了。

    “来来来,你先进来坐,等我一下。”拉着火倾羽就往房子里走,生怕火倾羽跑了。

    “我不去。”火倾羽自然不愿意去。

    “那你等我一下,这是内院,小娃娃你怕什么,我可是这里的长老。”老人家拍着胸口,一脸自豪的说道。

    “你居然不信我,你别动,等我一下,就一下下。”看着火倾羽那不信任的眼神,老人认真的嘱咐道,然后奔回屋内。

    火倾羽看人走了,也转身离开,这人好怪,还是找住处重要。

    “同学,同学,三十六号学生房在哪?”

    火倾羽打开属于自己的院子,上上下下看了一番,还算满意,内院弟子待遇就是好,一人一套院子,简直是豪华级的待遇。

    明天好像要去领衣服,摸摸腰间的令牌,火倾羽身子一僵。

    脑子迅速回忆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那块令牌她记得一直都在的,不过那时候……

    那个怪老头!看来他是吃定了自己会回去!

    火倾羽怒气冲冲推开房门,冲了出去。

    “喂!把我的令牌还我!”火倾羽冲着禁闭的院门喊道。

    “火倾羽,好名字,小娃娃,不要火气这么大嘛,老夫我捡到这个令牌一直在这里等着失主,可是很辛苦的。”熟悉的声音隔着院门响起。

    院门打开,火倾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白衣飘飘,一脸仙气的老人和刚刚那个是同一个人吗?!

    “小娃娃,我就说让你等等我,你不听,看你还要跑一趟,多累呀。”老人叹息一声说道。

    这个贱贱的调调绝对就是刚刚那个怪老头,再好的皮囊也遮不住他屌丝的气质。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火倾羽伸出手说道。

    “那你认老夫当老师,自然就把这个令牌给你。”

    火倾羽转头就想走。

    “小娃娃知道吗,令牌每个人只有一个,没有令牌学院就不承认你的身份,你说你明天会不会被赶出去呀。”老人笑眯眯的说道。

    火倾羽停下跨出的脚步,有些僵硬的扭过身,充满怒火的眼睛盯着老人。

    “小娃娃,别看我这样,你打不过我的。”老人摸摸自己的胡子,特别欠揍的说了一句。

    “那不知您老要教我什么,我怕我资质愚钝,学不会的。”火倾羽咬牙切齿的说道。

    “哎呀,哎呀,不难,就是炼药,你这个娃娃我看着还不错,有我教你,什么都不是问题,等着跟着你老师我吃香的喝辣的吧。”老头拍拍自己的胸膛,一副你老师我天下第一的样子。

    “不知老师尊姓大名?”火倾羽问道。

    “老夫姓单,单字一个逸,飘逸的逸。”

    “单老师,可以把令牌还给我了吗?”火倾羽笑眯眯的说道。

    “拜师茶还没喝,这怎么行,虽然我认徒弟不需要太多俗礼,但这是老祖宗就有的规矩还是要遵从的。”单逸老身在在的说道。

    “好好好。”火倾羽点点头,连连应道,有这种无奈。

    两人来到室内,火倾羽行了拜师礼,献了茶才被放了回来。

    然后她不知道的是她就这么出名了。

    “老张呀,我跟你说,我收了个徒弟,资质特别好,我敢肯定将来成就肯定在我之上,而且我这个徒弟可好玩了……”这样的情形发生了十几次,单逸这个老师还真是不遗余力的给自己徒弟做宣传呀。

    “我徒弟呀,她叫火倾羽,应该是今天刚进学院的,正是个好苗子。”单逸就是这么说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