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一百四十六章要质问他吗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不得不说,火府这些建设精美的建筑,也在不知不觉之中,给了火倾羽一些便利。

    身后的喊声还未停歇,火倾羽狡猾的一笑,身子一个曲折就从屋檐之下划过,顺利的吊在了边角之上。

    火府的人并不蠢笨,直接扔火御风那边q去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她从头开始也不打算把盒子扔到火御风的房间去。

    那样的话,嫁祸的意思就有些太过于明显了。

    身后的守卫浑然不觉罪魁祸首已经倒吊在屋檐上,一个劲冲着喊着的往前冲。

    火倾羽看着那群侍卫越走越远,勾勾唇自屋檐上跳下来,拍拍手里的灰,她取出怀里的盒子,把灵材塞进自己带来的玉盒子里,左右张望一下,确认了附近没人。

    火倾羽随手一甩,檀木的盒子落在地上砸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大功告成!

    火倾羽露出一丝得意的笑,转头辨认了方向,自东边出府绕过一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漆黑一片,火倾羽的心情却全然不受此影响,她有些得意的从盒子里取出那块玉盒子放在手里把玩。

    外面的闹剧并没有停歇,火倾羽侧耳细听还是能听到些许的叫喊。

    啧,这个火府的守卫看上去很凶,实际上也不怎么样嘛。

    亏得她前一天晚上还和君景辰讨论了那么久的方案。

    火倾羽不屑的撇撇嘴,转眼去看盒子里的灵材,黑暗中火倾羽其实并看不见灵材的模样,可是她的所有感官却都在叫嚣着吞了盒子里的东西。

    火倾羽有些费劲的才将自己的注意力从盒子里收回来,她一下子的盖上盒子,真的是。

    君景辰说的时候她还有点不以为然,真正的见到了才觉得不容易。

    她觉得自己已经是意志力很坚定了,看到了这个却满心只想着要吞下去!

    这样强烈的欲望让火倾羽有点害怕,她想了想伸手把盒子放进了房间里的暗格。

    君景辰没有告诉她怎么用,她还需要等待。

    火御风觉得自己最近实在有点倒霉。

    从最开始想要干掉火倾羽,没干掉就算了,自己还挂了彩。

    这还不算什么,结果打一架自己的玉佩都掉在了树林,特地的回去找,却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一大早被帝君喊了出去,结果到了地方没等到人就算了,连个传话的都没有。

    他又并不敢就这么贸然的走了。

    谁知道是不是帝王迟到了呢?

    这样的等着等着,都等到了天黑,还没见到帝王,眼看着快要宵禁了,火御风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去,不管这个约是真的还是假的,宵禁了还在外面走,那就是真的作死了。

    结果回到火府吧,前脚进了房门,后脚就有人来请,说是爹有话要说。

    火御风撑着疲惫的身子过去了,就见着自己的爹和几位火家的长老一脸从实招来的表情看过来。

    这下一来,火御风即便再迟钝也发现了问题的不对劲。

    “我问你,御风,你今天有没有去藏宝阁?”

    开口的是火御风的二叔,也就是家主的弟弟,说话还是很温和的,问话的内容却让火御风有点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藏宝阁?

    火御风眯眼回想,那个地方,没记错的话,是火家的禁地。

    那里面装的东西,火御风不是不清楚,相反,说火家的话,没有人比他刚清楚那里装着些什么。

    这还要归功于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很受宠,带着他这个儿子和妹妹都非常的受宠。

    那里面装的是个叫灵材的东西。

    火御风不仅知道里面是什么,他甚至还摸过。

    当然告诉他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好父亲,火家的家主。

    火御风不会忘记,在自己还小的时候,父亲将他领进了藏宝阁,教了他一个古怪的口诀,过了一个黑漆漆的地方。

    通过了那个地方,后面的房间,藏着火家所有的宝贝。

    但是当时父亲并没有去看地上的那些东西,只是径自领着他去最里面的地方,在那个最靠近顶点的位置,他看到一个很古怪的东西。

    然而更古怪的是他的父亲,火家的家主。

    火御风永远都记得,自己的父亲当时说的话。

    他说“风儿,你看着这里,这里藏着我火家最大的秘密,他关系着火家的世代基业和后代的发展。”

    这是火御风第一次看到父亲这么脸色凝重的跟他说话,所以他将父亲的话都牢牢地记在了心里,直到今天。

    火御风直到那里面藏着一个会让全人类的疯狂起来的东西,外界叫它,灵材。

    时隔了十几年,火御风并不好形容自己当时看到灵材的时候心里涌出来的强烈的占有欲。

    但是他知道,那个东西,是火家的镇家之宝!

    但是,长老为什么要问他这件事?

    火御风暗暗的思忖着长老们的用意,如果是追究小时候看灵材的过失应该也不至于。

    都过了这么多年,要追究早就追究了,何必等到现在?

    不过,火御风有点已有未经的舔舔嘴唇,说起来,那个东西会给火家最有出息的后代吃的灵材,他身为火家公认的天才,长了这么大,还真的是从未尝过。

    当然,火御风抿抿唇,今天这一副三堂会审的模样,绝对不是要给他吃灵材,相反,好像是在质问他?

    为什么要质问他呢?

    还是因为这个?

    火御风眼睛微眯,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

    回来的时候,路过后院,火御风就发现了今天的后院似乎很是嘈杂,但是火御风在外面呆了一天,全身上下疲惫不已,也没有过多的去关注,而是直接回了房间。

    看起来,家里是出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火御风还在思忖间,却有人压抑不住。

    “噹——!”

    一声玉质物品敲击桌面的声音响起,火御风闻声望去,眼神顿时一凝。

    被人丢在桌面上的东西,正是他丢了的玉佩。

    他抬眼看着丢出这块玉佩的人,那是他的三叔,用眼神无声的询问着。

    三叔从来脾气火爆,当下也是完全不留情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