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一百三十三章火倾羽的还击2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而且君景辰那个性子,想见一个人还要特意飞信相约?

    这是看不起君景辰,还是寒酸君景辰呢?

    火倾羽扶额轻笑,真的是不怕队友神,就怕队友猪啊。

    她想了想,递信去火上,火舌瞬间爆发而起舔上纸张,瞬间将薄纸烧成了灰烬。

    她百无聊赖的看着烛火,今夜有风,烛火也不时的“比伯”一声的炸出个灯花,炸起的亮光,映照在火倾羽的脸上,显出一种晦涩不明的阴冷。

    这场约,她必然是要去的,至于后面的事,火倾羽垂下来眼睑。

    她作为一个杀手,虽然杀人如麻,但是从来不杀无辜之人,她再给火兰芝和白依依一个机会。

    明天的赴约,只要火兰芝和白依依没有对她做任何的事,这一切她就当做不知道。

    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干。

    如果火兰芝和白依依执迷不悟的话,火倾羽抬眼看向外面天色,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

    那就别怪她手下不留情了!

    第二天。

    今天的天气非常的好,火倾羽起床后就这么感觉。

    她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门外婢子已经敲门要进来服侍她更衣了。

    火倾羽毫不在意形象的盯着鸡窝头开了门,把人放了进来,完全无视了婢子一脸对她这样不顾自己形象的谴责。

    不得不说,这个她救回来的姑娘的手法还是不错的,火倾羽满意的看了一眼铜镜里人影。

    今天梳的是很轻便的团子头,两边的发髻全部堆在两边,中间的头发顺着脑后一路顺下来。

    火倾羽的脸型本来是算作妖艳型的,配上这么一个单纯的发型,看上去颇为的清纯无辜。

    用现代的话来讲,就是那什么,单纯的妖精,现代男人比较偏爱的一种女人。

    火倾羽满意的勾勾唇,镜子里的女人也冲着她一笑,仿若天真无邪。

    火倾羽简直不能更满意自己的新造型,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了中午的时候。

    火倾羽嘴角含着一抹笑,谢绝了几个同窗一起进餐的邀请,等到学院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这才不慌不忙的起身。

    昨夜信上的后山,就是学院正后山。

    每个学校都会有一个传闻中的禁地,总有传闻把那里传的多么让人恐怖,但是实质上,也只不过是一个恋爱圣地。

    而火倾羽来到这异时空,这里的后山,同样也不例外。

    后山那里因为曾经有学生从上面摔落,据说死状颇为凄惨,最绝的是,官府有心调查死因,却总有公差在调查中遭遇各种名义上的灵异事件而出事故。

    官府查了很久,线索没找出来,自己的人手倒是折损了一大批,索性撤案不办,将此定性为鬼神作祟。

    消息传出去,后山也因此而成了半个禁地。

    有些学生被传言中的可怕吓倒,但并不是全部。

    就比如,每个学校,总有那么几个爱作死,也总有有些情窦初开的学生却并不会惧怕,毕竟想找一个幽静的处所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所以后山向来是属于小两口的圣地,火倾羽就曾听过姬韵闲谈时讲得笑话。

    大热天的时候,后山因为地势颇为的凉快,你要到那儿去,却千万要小心。

    不然,很有可能一脚踩下去,就猜出来两只幽会的小鸳鸯。

    火倾羽初听说这件事,完全是抱着一种玩笑的心态。

    这世界上或许是有鬼神,但是鬼神不可怕,可怕的,根本是人心。

    火倾羽停步后山前,仰头看着传闻中的后山。

    让她惊讶的是,有这么个阴森传输的地方,竟然看上去意外的阳光。

    漫山遍野的都是不知名的小野花,火倾羽俯身摘起一朵,仔细看着。

    这种花的形状很像是现代的满天星,大小却比满天星要大的多,火倾羽估计,这种花起码是满天星的两倍。

    火倾羽正看着景色,这里的空气比起现代那大多被污染的空气来说,不知道要清新多少倍。

    “咔嚓。”

    有轻轻的声音传来,火倾羽微微一侧头,是干苍的树叶被人一脚踩碎的声音,来了?

    火倾羽拍拍手站起身,转身向身后看去。

    过了几分钟,小径的尽头探出了两个人,随着距离的移近,那两个人的身影渐渐的全部显现出来,正是火兰芝和白依依。

    火兰芝的手上还提着一个篮子,火倾羽的眼神扫到那个篮子上,身上的杀气仿若火山爆发一般铺天盖地的宣泄出来,火倾羽的脸色深沉了下来。

    火倾羽不禁在心里嘲讽自己昨夜的纠结,她还需要纠结什么呢?

    火倾羽,你真的是变得懦弱了,别人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你还在纠结要不要反击。

    火倾羽心里把自己狠狠嘲讽了一顿,那两人很明显的看到了她,火倾羽微微一笑,收起了脸上阴沉的表情。

    火倾羽看见了火兰芝的脸上一闪而过的恶毒,还有白依依看见她时眼里的慌乱。

    火倾羽眨眨眼睛,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她只是看着火兰芝和白依依,却并没有开口说话知道那两个人走到她的身边。

    白依依放下了手中的篮子,看向她的时候,脸上强装出来的笑容,眼里的慌张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怎么是你们,君景辰呢?”火倾羽装出一副刚刚明白,不耐烦的样子问道。

    白依依闻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火兰芝,相比之下,火兰芝就要镇定的多。

    她上前一步,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笑容,“大姐,我和白大小姐借帝君的名义约你出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道个歉。”

    半天没有人回答,火兰芝偷眼去看火倾羽,后者此刻却抱臂懒散的依靠在树干上,嘴角似乎隐隐的带着一丝不屑的弧度。

    火兰芝狠狠握紧手指,强自压抑下自己的怒气,“我和白大小姐年幼不懂事,以前给大姐添了许多麻烦,如今想跟大姐道个歉,还请大姐不要再与我们计较。”

    一席话说的巧妙又婉转,成功的把自己和白依依给挂上了一个年幼无知的名头,以此来让火倾羽原谅。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