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一百三十章抢药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四千万!”

    白依依被火倾羽的眼神一激,张口就加了价格!

    “四千万!”

    台上的拍卖主持声嘶力竭的吼出这个价格,脸上满是激动的绯红!

    “还有要加的吗?四千万!”

    所有人的眼神都望向最开始加价三千万的包厢,期待着楼上的那位的举动。

    火倾羽懒散的挑眉,悠悠的报出了自己的价格,“五千万。”

    楼下又是一阵喧哗,火倾羽唇角轻佻一弯,看向了对面的白依依。

    “六千万!”白依依果不其然再度出价

    “七千。”依旧是火倾羽平淡的声音。

    “倾羽,”姬韵皱眉有些不赞同的看向火倾羽,他只当火倾羽是在跟白依依赌气。

    这颗兽魂丹虽然珍稀,但是七千万已经是远远超过了这颗丹药的价值了。

    七千万,在天星大陆上,已经是可以请的动一个天阶九品的高手了。

    有高手护航,凑齐炼制丹药的药材只是时间问题。

    即便火倾羽真的有需求,也并不需要花这么多的钱去买这么一颗丹药啊。

    “安心。”火倾羽转脸安慰的冲着姬韵一笑。

    姬韵不动声色的挑挑眉,一颗心放回了原处。

    虽然不知道火倾羽到底是想干什么,但是姬韵自然明白火倾羽根本不是会吃亏的人。

    对面的白依依似乎是也考虑到了这个丹药的价值,沉默了半晌。

    火倾羽一扫楼底,底下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火倾羽抱臂靠在柱子上,面向下道,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刚能让人听到。

    “没人竞价了,主持还愣着干什么呢?”

    楼下的人闻言都往上望去,待看到喊价如此阔绰的人竟然是个年轻的女子,底下的说话声更大了。

    火倾羽的耳力,甚至能听到“大家的小姐”字样,她挑挑眉,眼神只看着底下的主持。

    台上的主持擦擦自己头上的汗珠,小锤在桌上敲下第一下。

    “七千万第一次。”

    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火倾羽对面的房间上,他们想看看先前叫价的那位,还会不会再次让他们大吃一惊。

    “七千万第二次。”

    又是一声轻轻巧巧的敲击声,却仿佛正正的敲击在了人们的心里。

    坐在房间里的白依依下意识的咬住了嘴唇,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底下刚刚拍卖出价的人就是她安排的,而她突然自己出价,无非就是想给火倾羽好看。

    白依依对火倾羽在火家的地位一清二楚,火倾羽现在喊价越高,等会要出的血就越多。

    本来白依依打算这一次不再跟价,让火倾羽去吃一个哑巴亏,现在却只觉得不甘心。

    底下人的窃窃私语都一一传进了她的耳朵,什么火倾羽一看就是尊贵的小姐,不过是一个弃子而已!

    “一亿!”

    白依依终于喊出了一个数字,她一脸得意的看着对面的火倾羽,一脸的挑衅。

    再怎么被夸,也改不了火倾羽不受宠的事实!

    她才是正牌的贵族小姐!

    只是,让白依依愕然的是,火倾羽脸上找不到一丝失望和难过,所有白依依所希望看到的一切都没有。

    与此相反,火倾羽看向她的眼神满满都是嘲讽,火倾羽张张嘴,声音传进了在场所有的人的耳朵里。

    “对不起,钱不够了,那这个,就让给白大小姐了。”

    无视底下因为这个价格而激动起来的情绪,火倾羽对着白大小姐灿烂一笑,嘴唇一张,却是没有任何声音溢出。

    白依依气的浑身发抖,火倾羽那个口形,分明是在骂她蠢货!

    “一亿三次!成交!”

    然而这个时候,主持手上的木槌已经敲击在了桌子上,一锤定音,买卖做成!

    白依依面如死灰的死死瞪着火倾羽,花一亿去买一颗灵宠吃的丹药!

    且不说外面人怎么看她,回到家一阵责骂是肯定少不了。

    一亿不是个小数目,白依依死死的瞪着从房间转出来的火倾羽,眼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火倾羽却全然不在乎她的想法,径自绕过楼梯,下楼之后,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里。

    白依依愤愤的收回眼光,递出存有金币的晶卡,气的简直要吐血。

    钱货两清之后,白依依一把拿过装有丹药的盒子,打开一开,一颗黑乎乎的丹药躺在丹药盒里。

    白依依又气又恨,直接无视了赶来套近乎的主持,气冲冲的下了楼。

    此时就走了的白依依当然不知道,在她走后,下面的人是怎么的讨论她这个败家行为。

    此刻的白依依只想着早点回到白家,请母亲想个办法,不然让自己严厉的父亲知道自己花一亿买了个自己还不能用的丹药,只怕她的日子不会再好过了!

    至于火倾羽,这笔账她白依依记下了,日后慢慢来算!

    火倾羽的离场,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火倾羽径自出了拍卖场,心中暗暗的安抚着因为没有拿到丹药而显得怏怏的灵兽。

    “不高兴了?”火倾羽眨眨眼睛问道。

    得到的却是灵宠一声嗡声嗡气的应答声,一听就很敷衍。

    还在生气呢这是,火倾羽一下子笑出声,灵宠这幅模样不禁让她想起了狼兄。

    只记得还在灵兽山林的时候,狼兄可不就是这样的嘛,摸一下就炸毛,生气了还不爱搭理她。

    简直是世界第一傲娇!

    “好啦好啦,”火倾羽也不想把自己的灵宠逗得过分了,等会真的生气了,不理人了,火倾羽还不知道上哪儿哭去。

    “放心,那个丹药,我一定给你弄回来。”火倾羽分出一丝精神力去安抚灵宠,接受到灵宠渐渐转变的心情唇角一弯。

    火倾羽之所以提前离场,也不过是为了后面的行动做准备而已。

    白依依既然故意要跟她抬价,她也没必要再妇人之仁手下留情了。

    火倾羽打算,把丹药抢回来。

    天可怜见,可不是她故意跟白依依过不去,而是白依依自己非要撞上来的,要不是白依依非要从中使袢子,火倾羽也不至于刺激白依依。

    不过如今么,白依依不是想让她出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