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一百二十二章陈家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特别是在这个靠着灵力修炼的地方,心志的好坏,跟心志是否坚定是完全有联系的。

    “众人听令,活捉那个女的!”

    陈月歌并没有气馁,只是这一次他把所有的火力集中了火倾羽的身上。

    陈月笙的招式力量虽然强大,但是体力终究是有限的,现在的陈月笙的体力,明显是不足以支撑了。

    那么,只要能解决了火倾羽,这场战斗就可以宣告胜利了。

    只是,火倾羽会让他得偿所愿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火倾羽是绝对不会让他如愿的!

    得到了命令的众人,这一次改变了策略所有的人都围攻了火倾羽。

    陈月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哥,放了她,我跟你走!”

    陈月笙的声音里,甚至带上了一丝的哀求。

    火倾羽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比谁都清楚,刚刚飞跃过灵蚁的领地,火倾羽此刻的灵力是枯竭的。

    她是绝对抵抗不了,这么多人的围攻的。

    他和陈月歌的事,再怎么说,也是家事。

    为此把火倾羽牵扯了进来,他本来就是心里不安,就更不能让陈月歌伤害到火倾羽了。

    只是陈月歌这次,却是认定了目标,他要得到火倾羽!

    任何人都不能让他改变主意。

    更何况,陈月歌看着半躺在地上的陈月笙,即便陈月笙不想跟他走,也是无法动弹。

    正因为是一家人,他自然是知道陈月笙的身体,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即便是跑,也是跑不了多远。

    不得不说,陈月歌所有的算盘打得都是非常好的,只是他忘了一件事。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能打掉他手中的剑的人,怎么可能能被他抓住?

    火倾羽看着对面一窝蜂冲上来的人,面上显露出了一丝笑意,细细看上去,还带着嘲讽。

    她纵身一跃跳起,心念一动,一柄长枪出现在手中,长枪以自身为中心横扫一圈。

    陈月歌的心中猛然一惊,他明明看见了火倾羽手中是没有武器,那么这个突然出现的长枪是哪儿来的?

    百思不得其解,陈月歌手下的动作却是没停,手中长剑一点就直直的往着火倾羽的肩膀上刺去。

    眼看着剑刃离着火倾羽越来越近,陈月歌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得意,却完全忽视了火倾羽眼里的戏谑和不屑。

    剑突然的刺过来,火倾羽本来就是早有了准备。

    手腕翻转,身体靠着长枪的支撑,空中倒立了一圈,脚尖在刺过来的剑尖上轻轻一点。

    手放开的时候,火倾羽已经落在了陈月歌的身后,枪身一抖,就携着千钧之势对着陈月歌的肩膀砸下来!

    这一下没有砸空,陈月歌只觉得自己的肩膀一重,就传来了剧烈的痛疼!

    痛的他忍不住的丢了剑,捂住了自己的肩膀。

    “哼。”火倾羽冷冷的哼了一声,心念一动收回了自己的长枪。

    上前一步一拳打在了陈月歌的左脸上,不等陈月歌回过神,又是一拳打在了陈月歌的右脸上。

    杀猪般的声音,顿时响彻了整个树林。

    陈月笙有些呆滞的看着火倾羽暴打陈月歌的场面,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在火倾羽的拳头攻势下,陈月歌只有包头逃窜的份,只是到底面子上过意不去,仍旧嘴硬着。

    听得火倾羽只觉得好笑,狠狠的揍了一顿陈月歌,出了一口气之后,把他仍在了自己的下属的面前。

    这一场战斗,完全就是火倾羽的碾压。

    “陈家?”火倾羽拍拍手,脸上带上一抹不屑,“白家的大小姐我都是打过的。”

    轻描淡写的语气却让陈月歌的心中害怕了起来,四大家族的白家,整个帝都有谁不知道?

    “更何况,你那个劳什子的陈家,我是挺逗没有听过。”

    陈月歌这下才明白自己是踢到了铁板,心下一惊。

    火倾羽却并没有这么好打发,她上前一步狠狠的扭住了陈月歌的耳朵,“服不服?!”

    “姑奶奶,姑奶奶,服了服了你就饶了我吧!”陈月歌也是被打怕了,忙不迭的护着自己的耳朵,顿时就跪了下来。

    这祈求的话语,配上他脸上一左一右对称的熊猫眼来说,还是有些莫名的滑稽。

    火倾羽一笑,松了手,在陈月歌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滚,再让我看到你,见一次打一次!”

    说着说着,火倾羽龇牙的作又要开打的姿势。

    吓得陈月歌忙不迭的起身带着人往后跑,火倾羽看着陈月歌狼狈逃窜的背影,不禁砸砸嘴。

    她就说齐月笙这个名字怎么耳熟,她曾在市井听过陈月笙这个名字。

    据说是陈家不世出的天才,当时听到这话的时候,火倾羽记得自己还觉得挺好笑的。

    天才真是哪儿都有,这么不值钱的吗?

    倒是没想到,陈月笙,就是齐月笙。

    “啧,不够意思啊,还骗我说你叫齐月笙。”

    看见那群人走远了,火倾羽拍拍自己的手掌,走到陈月笙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

    陈月笙苦笑着摇摇头,“我没有骗你,齐是我母亲的姓氏,我只是不愿意再和陈家有什么瓜葛而已。”

    不得不说,火倾羽确实对陈家的事,还存在着很多的疑惑和疑问。

    不过到底,火倾羽还是明白她自己的身份,陈家这个事,她作为一个朋友的身份,已经是知道了很多了。

    如果再不知足的继续追问,且不说别的,陈月笙内心有不满是肯定的。

    不过这种想法,自然是不包括陈月笙直接告诉她。

    陈月笙和陈月歌是一堆同父异母的兄弟。

    陈月笙的天赋是整个陈家公认的好,确立天赋好的人作为继承人,陈家的做法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陈月歌心有不满,却是可以想象的。

    毕竟陈月歌,才是嫡长子。

    陈月歌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很悲哀的,他的天赋不算差,只是对比陈月笙来说,就是完全不够看了。

    陈月笙确实没有继承陈家的意愿,这从他自愿进入灵兽山林就可以看得出来。

    只是到底,陈月歌不相信。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