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一百一十九章自大的人都肾虚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有人从身后轻轻的扶住了她的手臂,臂膀上传来的温度让她的心安定了不少。

    火倾羽转头看着齐月笙一笑,点了点头,却没有道谢。

    大恩不言谢,她欠齐月笙并不是只有这些。

    等取回了天星草,她再想怎么报答齐月笙这件事吧。

    至于现在,火倾羽闭眼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再度睁开眼睛,脸色已经回复了正常。

    她向前走了一步,灵力在体内运转,后背刷拉一声张开了双翼。

    “上来。”

    火倾羽把手递到了齐月笙的面前,虽然说男女授受不亲,但是也有特殊时期特殊对待。

    齐月笙也不见丝毫的扭捏,他知道机关翼张开以后,每耽误一秒,都是在消耗火倾羽的灵力。

    他一手搭上火倾羽的手掌,身子一纵,手顺势搂上了火倾羽的腰。

    火倾羽下意识的一抖,腰部同样算是致命之处,火倾羽下意识就想甩开。

    却再最后关头硬生生的控制住了自己,说好的信任,不该在开头就宣告失败。

    火倾羽操纵着自己的机关翼飞向半空中的位置,深深吸了一口气,身体里的灵力突然爆涌而出,带着机关翼顺风向前滑翔而去!

    顺风而过的风拂过脸上,有些微微的割人。

    火倾羽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抿着唇,不敢放松一丝心神。

    在他们脚下不远的地方,银白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那是带路的狼。

    同为动物,灵蚁对于狼的感应远远不及对人类,然而即便是这样,狼一路奔驰过的地方,灵蚁也开始躁动起来。

    而此刻的机关翼,才刚刚飞到不到一半的地方。

    火倾羽一边操纵着机关翼,一边小心翼翼的放出一丝精神查探着四周的环境。

    该说灵蚁的领地果然不容侵犯吗?飞了这么久,却没有见到除了灵蚁和他们之外的任何活物。

    “我的灵力快完了。”

    体内的灵力渐渐宣告不足,火倾羽抿着唇说出这一句话。

    “还能支撑大概多久?”

    回答她的是齐月笙淡淡的话语,火倾羽同样很快的给出了答案。

    “一分钟。”

    “好。”

    干脆利落的回答之后,齐月笙手指扣在嘴边,一声唿哨声响起。

    一直跟他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的狼,开始放慢速度,随时准备接应。

    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火倾羽的心里轻轻的松了半口气。

    “321。”

    火倾羽的倒数刚刚开始,齐月笙搂在她腰上的手就暗暗的加重了力道。

    火倾羽同样的紧张了起来,空着的右手暗暗的加重了力道握紧了手里的东西。

    身体里的灵力渐渐的减少,像沙漏刚刚滴下最后一粒沙一样,最后一丝灵力消失的时候,机关翼嗖的一下缩了回去。

    “走!”

    齐月笙的声音里明显的带上了一丝紧张,直直坠落下去的两人带起了一阵疾风。

    齐月笙就势搂着火倾羽半空中一个转身,脚下的狼一跃而起正正好的接住了他们的身体。

    安全的落在了狼的身后,因为两个人类的气息,整片领地的灵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汇聚。

    “狼兄再快点。”

    齐月笙似乎胸有成竹,话里一丝起伏都没有。

    狼的速度再度提了起来,所到之处,只看见了一道闪电飞驰而过。

    身后灵蚁依旧在聚集着,紧紧的跟在一狼两人的身后!

    眼看着快要追了上来,火倾羽的心念一转,烈焰枪出现在手里。

    她扭头对着身后的蚁群一枪打出,火焰接触到地上干燥的树叶几乎是一瞬间就燃成了大火。

    这一场大火成功的阻隔了蚁群的步伐,靠着这点时间,狼一声长啸,跃出了灵蚁的领地。

    刚一踏出领地,蚁群就像被什么看不见的屏障阻隔了一样,在旁边打转转,却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

    狼停了下来,火倾羽有气无力的自狼背上滚落下来。

    一路的颠簸,她只感觉自己的肺都要被颠出来一样,屁股坐到了草地上,火倾羽才感觉到了脚踏实地。

    她苦笑着摸摸狼的大脑袋,“狼兄啊狼兄,你这号列车,一点也不稳啊,看起来,不是个老司机啊?”

    齐月笙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列车?司机?这是什么?

    火倾羽分明看见了旁边的齐月笙脸上明显的疑问,却忍着笑当做看不见。

    哎,果然和古人还是有不可逾越的代沟啊啊哈哈哈哈哈……

    这回看着火倾羽的变成了一狼一人,不同的是,后者是疑惑的眼神,而前者,却是毫不掩饰的鄙视的眼神。

    玛尼?!

    火倾羽简直是一口血要喷出来了,她没看错是吧?????

    这匹狼的眼神里是鄙视没错吧??

    “啧,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

    一个冰冷带着阴狠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齐月笙的脸色在那个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沉了下来。

    “陈,月,歌。”

    齐月笙转过身看着身后的人,一字一顿的念出身后那个男人的名字。

    “再见到我是不是很惊喜?”齐月歌脸上带上一丝阴鸷,看着齐月笙的眼睛全是不屑“我的弟弟”

    诶?

    火倾羽有些好奇的眼光在两人之间转来转去,这两人居然是兄弟,她居然没有第一眼看出来。

    但是这个也真的不能怪火倾羽自己的眼光不行,实在是这两只得相貌隔得实在太多了。

    齐月笙的相貌来说,是非常柔和的那种。

    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当下最流行的奶油小生。

    这也是火倾羽醒来第一眼看见齐月笙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威胁齐月笙的原因。

    这种长相的男生,还是很对她的胃口的。

    而那个陈月歌,啧啧,火倾羽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眼神。

    长得娘里娘气,偏偏要拿这一副的阴狠,模样出来,看在火倾羽的眼里,就像小丑一般。

    不过说到底,这是他们两兄弟的事,火倾羽没有资格和立场去说些什么。

    所以她毫不客气的席地而坐靠在狼的身上,闭目开始恢复自己的灵气。

    不过说起来,齐月笙,应该是叫陈月笙才对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