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一百零二章回家(二)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火倾羽这姑娘也是的,这是真不懂规矩还是假不懂规矩,主君还没动筷子也是她能动的吗!?唉……这今天都什么事儿啊!

    “你叫什么名字?”直到君景辰熟悉的声音想起时,火倾羽才抬头看了一眼对面。

    君景辰接过宫女手中的筷子。

    “小女子……东湘。”软糯的声音再次想起,说话时有些害羞的样子真是千娇百媚。

    原来是东家族的老三,来这儿魅惑君主了~也对,毕竟是东家族的人,就算看在他们手中的军权上爬上君景辰的床至少也是个嫔妃。原来可有不少人打着君景辰的算盘!

    火倾羽想到这人竟然轻笑了一下,然后愣了一眼,勾勾嘴角又低头继续喝刚盛的燕窝粥。

    看到火倾羽这一笑,君景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孤的魅力!?这个笨女人看不见吗?

    随后君景辰英气的眉头一皱,转身面对着桌前,轻道“下去!”声音不大,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火倾羽抬眼瞟了一下。哟,这么大美人还生气了?

    没想到刚好对上转过来的凤眸。凤眸中流光溢彩,有少许不悦,却立刻消失,带着些许戏谑。

    这这这……

    火倾羽突然感觉双颊有些发热,心跳加速,于是便立刻转开实现看向眼前的佳肴,嘴里的东西却瞬间无味了。

    “这……”东湘茫然地看着君景辰,丝毫不知所以然。

    东湘茫然地跪在那儿,君景辰的剑眉告诉于念,自己更加不悦了,再不走,可能就是血光之灾……

    “还不快点儿!”于念感觉吱声,想救东湘一条命。就算是东家族的人,只要君景辰对外宣布东湘已是妃嫔,妃嫔可不是能随便出入皇宫的,随后在找个什么理由死了就行。

    “是”东湘有些被君景辰吓到,语气已然有些颤抖。

    东湘退下去后于念赶紧上前斟酒,“主君莫要生气,这只是个意外……”

    “孤知道”君景辰看起来十分愉悦,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然后砖头对一旁的火倾羽道,“味道可还合姑娘心意~”

    火倾羽差点喷出来。

    什么鬼,君景辰这……有病吧,刚刚还生气来着。

    “挺,挺好的,就是能我们自己吃饭就更好了。”火倾羽道。

    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吃饭,也就君景辰这种变态能接受!

    火倾羽一边吐槽,一边竟然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不妥之处。

    君景辰却是高兴了,“我们~嗯~听见了吗,倾羽说要自己服侍孤~”

    “我……”火倾羽愣住。无语,我有说吗?!我只是不好说,我……

    火倾羽有些恼火,在心里解释一千遍,但是面上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好发作。

    算了算了,还是给这个君景辰点面子好了,毕竟帮我这么几回……

    等宫女都告退,火倾羽松了口气。

    哎呀,还是自己吃比较舒服!

    “君景辰!我什么时候说了!”

    “孤就这么理解了……”君景辰一边夹菜一边说。

    白玉纤细的指节在灯光中更是美如画。

    “君景辰,你讲不讲理!”

    火倾羽感受到君景辰的无视竟然有些不爽。

    不过这家伙早就高傲关了他,无视一下自己又算什么!

    “其实,”君景辰突然转过来,对上火倾羽的一双娇嫩欲滴的杏眼,凤眸中流光溢彩似乎要流到火倾羽的眼眸中。如扇面般长儿密集的睫毛,恰到好处地排列在在凤眸轮廓上。

    火倾羽不得不承认,君景辰的美貌,逆天。

    不知道为何,有点不敢看君景辰,于是故意砖头看向另一边的佳肴。

    火倾羽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逃避的小兽。

    丢死人了!不就是个君景辰吗?!稀罕啊!

    顺便还一口将嘴里的菜吃咽了去。

    君景辰却没打算放过这只小兽,折扇一伸到了火倾羽的下巴下面。

    “无人的时候,倾羽可以唤孤,相公~”只见君景辰凤眸一挑,眼中多了些戏谑。只见他薄唇轻起,一合一闭如粉色玉石般好看。火倾羽有些看呆了,但最后一声“相公~”却让她抽了抽嘴角。

    “君景辰!你!”火倾羽打开下巴的折扇,有些恼。

    md,又调戏本姑娘!国君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孤……怎样?”君景辰收起折扇,眼神更加戏谑。

    “你!太过分了……唔……”火倾羽刚说着,却被君景辰夹的一口菜堵住了嘴。

    火倾羽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家里了。她揉揉脑袋,有些头疼。只记得当时根君景辰喝了几杯就有些晕了。

    也许是皇宫里的酒太好,本就不胜酒力,自然也晕的快些。

    火倾羽一边起身一边想着。

    “姑娘醒了”

    这是火倾羽才发现,一个长像灵龙娇俏的丫头身着火族侍女的服侍,在火倾羽床头站着。

    “你是……?”火倾羽有些蒙,自从自己回家以来还没有受过分配丫鬟的待遇。这火家怎么了?莫不是因为自己被封为圣骑士,而让火家族族人另眼相待!?

    是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能力是何其重要!

    火倾羽在心里想了一番,才回过神。

    “奴婢冬瑜”,是老夫人派来服侍姑娘的。

    “哦~”火倾羽点点头,“为何派你来?秦月呢?”

    “老夫人说奴婢是出身好些服侍姑娘,让奴婢来服侍姑娘,其他的冬瑜不知道,奴婢原是江南李家,后来家中落道,才来火族府上不过数月。”冬瑜一边服侍火倾羽穿衣,一边说到。

    “对了,我昨晚是如何回来的?”

    “也不是昨晚,姑娘是今天一大早主君派于公公亲自送回来的”说着说着,冬瑜竟有些激动,“姑娘你可不知道,那场景,族长亲自出府迎接,于公公还交代了,不要叫醒你。”

    “呃……”火倾羽有些无语,君景辰至于吗?搞这么大阵仗。

    这丝绸,江锦绣的上品……

    “这也是老夫人赏的?”

    “是,老夫人说姑娘喜欢红色,就命人连夜赶做的红色长袍,这初春时节,也不会冷。”冬瑜恭敬地回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