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八十八章闯水牢(一)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当然,天星国的创世帝君君兮玉建此水牢时,想的也不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更是为了创造一个人才选拔的地狱。一边阴晦痛苦,一边繁花似锦,取的是“渡苦难便是柳暗花明”之意。不过如若过不去,便是这些花的养分了。

    年年月月都有人滋养,这些花早已经攀上顶上青石,娇艳欲滴,盖住了青苔。

    君景辰一身白衣与这水牢格格不入。无论是阴晦的一面还是繁花。

    看着这繁花,君景辰心中有些不爽,白玉纤骨的手指一台,一朵已璇起到了白玉似的指尖上。君景辰微微皱眉念道:“果然人血养的花才够娇艳,可,孤不喜欢!”无数血红色娇艳的花朵便飞身而起飘飘洒洒如天女散花般从空中落来。君景辰白袖一挥,顺势做了下来。

    血色繁花中一个白衣少年,眉目如画却清冷如冰。轻轻抿住的薄唇似乎是在蔑视一切。

    君景辰身后的宦官于念悄无声息轻拂了一把拂尘。说实话,这位帝君虽然入先帝君那般俊美,甚至更胜一筹,但性子却是比先帝君古怪有余,有时候着实让人琢磨不透。上次来收服“獍”兽的时候还说喜欢,让人多种点来着……于念有些冒冷汗。

    火倾羽禀气凝神,闭上眼睛打坐,将气海整顿一番。

    君景辰看着镜子里的火倾羽,突然觉得这个野蛮丫头安静起来也很不错嘛。随之嘴角微微一扬。

    身后的宦官于念一脸懵逼,冷汗直下。这都什么情况,帝君这一会儿高兴一会儿不高兴,可让人怎么伺候嘛。然后赶紧去倒了茶奉上。

    火倾羽看着冉冉烧尽的香,头一扬,怕你,本姑娘就不是好汉!

    火倾羽沿着水牢走,走了几步,突然停下。只见她狡黠一笑,从空间掏出一支笔,在墙上做了个记号,白色的笔尖却画出了暗黑色的笔记,在布满青苔的墙壁上留下一个并不显眼的记号。

    火倾羽用手擦了擦。咦,擦不掉,也不粘手。火倾羽仔细一看,暗黑带深蓝,渐渐靠近变得更浅直到最近便是没有了。远看有迹近看无迹,这难道是失传已久的“记心”笔。

    火倾羽有些惊讶,看来本姑娘这是捡到宝了啊。

    火倾羽一阵欣喜。这神笔在森林偶然捡到的。当时不知道有什么用,觉得反正空间大就留下了。现在可派上大用场了,谁来也擦不掉,除非把墙拆了。

    密室内的君景辰看到这一切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倒是身后的于念,一阵嘀咕。

    “这莫非是‘记心’?不是已经消失几百年了吗?怎地会在这小丫头手上。”

    “记心……”君景辰点点头,垂眸片刻,若有所思。

    发现自己捡到宝的火倾羽一路大步向前。只是这水牢越走越阴暗。一开始步伐气宇轩昂的她,逐渐慢下来。

    火倾羽做完地七个记号,发现一旁的青苔竟是一副山水画一边整齐生长,画中,似乎还有两个人,两人在山崖上……

    “呃,喝茶?不对不对,一人站着一人坐着……聊天叙旧?还是琴瑟和鸣?”火倾羽一阵懵逼,自言自语道。

    密室的君景辰听得一清二楚,扇面一折,留下“愚蠢!”二字又继续喝茶,然后剑眉一紧,“于念!”

    于念赶紧换了杯热茶,见君景辰喝了热茶并无异样后,擦擦汗叹了口气。吓死老奴,主君今天好像有点怪异异常啊!

    地牢里还有人喜欢画画的嘛?到底谁画的什么玩意儿!

    火倾羽有些不爽地向前走了。刚踏出一步便觉不对。

    这砖石似乎下沉了一毫……

    火倾羽感觉情况不妙,慢慢吸气,又慢慢吐出,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紧急准备中。

    果然,火倾羽一抬脚立刻向前一个飞身踏去,身后便是万箭齐发尾随而来。

    此时的火倾羽像竖起耳朵的兔子,身后剑划过空气的声音,一一被她补入耳中。只见她灵巧的身体一跳一缩,伸缩自如。

    然而踏下的下一块也是下陷一毫,火倾羽来不及思考,立刻又提脚向前蹦去。

    这次直接踏上了墙壁。只是没成想,墙壁上的砖块下陷更深,身后有更多的箭突袭而来。

    “嗖嗖嗖”的声音在火倾羽耳边划过。此时的她丝毫放松不得,踏墙只会有更多的利箭,火倾羽又一个旋身躲过腰间一支利箭踏到地面上。

    君景辰看着镜子里的火倾羽十分矫健灵活,“还挺能蹦,只是太蠢!”

    飞身踏墙,又躲过数箭的火倾羽急促传了口气,此时火倾羽发现身后并无箭声。

    火倾羽回头仔细看了一番,又回想了一下刚才踏过的,这是……高山流水?那幅画是钟子期和姜子牙?如果这是根据高山流水音调设计的,那么……

    那么!我知道了。火倾羽已在脑中构思好前进路线了,随后火倾羽坚定地点点头。还好本姑娘当年训练过琴棋音律,虽然不算特别精通,但是就这简单得高山流水还是完全ok的。

    火倾羽先尝试着踏过几步,感觉没问题就大胆向前走起来。

    密室中的君景辰呡了口茶,语气云淡风清“看来还不算笨。”

    火倾羽感觉走完了《高山流水》便小心踏出,果然青石墙壁没了反应,火倾羽挑挑眉,“小意思而已。”

    就在火倾羽踏出最后一块青石砖后,之前的高山流水图静静换了个模样。

    随后火倾羽又靠墙做了一个记号。火倾羽刚做完第十个记号,只听“轰”的一声,火倾羽身后飞快地落下一堵石墙,仿佛地震一般震得火倾羽摇晃了几下。

    md,这是断了本姑娘退路!好你个君景辰,等本姑娘出去一定不会放过你!!火倾羽暗骂。

    这时密室的君景辰打了个喷嚏。君景辰揉揉鼻子,皱起好看的眉头,于念一阵紧张,赶紧给主子递茶。

    君景辰摆摆手,继续专注看镜子里的火倾羽。

    火倾羽一阵恼火,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往前走去。没想到才走几步,便听见一段巨响。火倾羽停下来打起精神,竖起耳朵,这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