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八十一章被太妃抓走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还正纳闷为什么一早就看不见礼仪官呢,原来又去了祭坛。

    “我在这边来散散心,本来我呢就不怎么聪明,现在又一着急就学的更慢了,出来放松一下看会不会好一点,这么巧还碰到郡主了。”火卿羽还算客气的跟郡主说话。

    “哼,散散心,学得慢,我看你就是只狐狸精吧?假装自己学不会然后你自己一个人被罚,结果姬韵哥哥也假装还不会跟着你一起练习,你就是心怀鬼胎想要勾引我的姬韵哥哥。你在这里来散心怕是想碰见我哥吧?然后再故作可怜的又来勾引我的哥。真是个贱女人!”

    君景馨上一句说的话还好好的来着,结果这一句就直接什么难听的话就都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火卿羽也不作回应瞪了郡主一眼就直接走了,但是刚迈出了一步就被郡主的手给拉住了。

    “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了再走!”郡主毫不讲理的要火卿羽给个说法。

    面对这样的无理取闹火卿羽一脸冷漠,直接就衣袖一甩打算挣脱郡主的束缚,然而……从小就娇生惯养的郡主这下没有稳力,一下子就直接一头栽进了莲池里面。

    郡主掉进了莲池,但是火卿羽却只是衣袖被撕烂了一点点,随着君景馨一起来的随从见公主掉进了水里一时失了魂,狂喊道:“快来人啊,郡主落水了,快救人啊,救命啊!!!”

    看着急得又蹦又跳随从丫鬟火卿羽莫名的开心,此时大家都忙着救落水的公主,没有时间注意到火卿羽,趁乱火卿羽便自己回到了自己住的房间。

    “真是烦人,不管走到哪里总是会有人找我的麻烦,这郡主要是喜欢姬韵的话也该公平的竞争,这样跑到我跟前来说是个什么意思,没脑子……管他的,这君家一家人是跟我结了仇吗,总是要这样像死狗咬住不放,要是等我学会了灵术就等着被宰吧。”火卿羽走回房间坐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看来还是只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不要出去好了。这郡主从来就是喜欢粘着姬韵的,怎么今天却没有看到姬韵呢?”有些纳闷但是也无法知道答案,所以火卿羽便起身在自己的房间练习了一下昨天学习的礼仪。

    而郡主这边自然是乱作了一团,好不容易从莲池里面将郡主捞了起来,由于从小就一直娇生惯养,这一下掉进了水里,再加上受了一点惊吓,捞起来就已经是不省人事了。众随从们吓得要死赶忙将郡主抬回了房间。

    急急忙忙跑去传了太医来给郡主治病,去请太医的人也是夸张直接就说郡主快要不行了,太医也是吓得不轻,拖着一把老骨头就朝着郡主的寝宫跑了过去。

    到了之后仔细一看发现只是溺水受了惊吓罢了,开了一方药便离开了。郡主的贴身丫鬟急忙拿着药方去抓了药就给郡主煎药去了。

    没过多一会儿太妃听说了此事之后便急急忙忙的就赶到了君景馨的寝宫。

    太妃一到君景馨的寝宫看见自己最爱的馨儿竟然躺在场上顿时就大哭了起来,“我的馨儿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昨天见着还好好的今天就这般模样了。你们这群饭桶到底在干什么,这么多人照顾郡主一个人都照顾不过来吗?”眼边还挂着几滴泪水便开始兴师问罪了。

    众宫女和侍卫们听见太妃在责怪便不约而同的跪下了同声道:“奴才们该死啊,都怪那刚入宫的圣骑士火卿羽,是她害的我们郡主掉进了莲池的。”其中真是众口一词,不知道的还以为之前对过台词一样。

    “还有这等事情,一个小小的女子就敢这样公然的将郡主推进莲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太妃一边说的时候抑制不住心头的怒火,直接坐在君景馨的床上就拍了一下君景馨的床泄愤。

    这一拍倒是把昏睡着的君景馨给拍醒了,睁眼一看是自己的母妃来了,便将手伸过去环抱着太妃说道自己的委屈。

    太妃见自己的女儿受了这样的委屈便安慰了一下君景馨也顺便问了一下落水的原因及细节。

    本来就是一个爱惹是生非的家伙,现在逮着这样一个好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君景馨便一脸委屈的说道:“就是最近来宫里接受礼仪训练的圣骑士中的一个,母亲,真是气死我了,我堂堂郡主竟然就这样直接就把我推下了水。那要是忍了之后还不知道要多嚣张呢。”

    说着郡主便将头埋进太妃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见自己女儿哭得如此伤心,太妃随即便下令叫人去将火卿羽带到她那里接受处罚。说完又转身去安慰自己的女儿道:“馨儿你今天掉进了莲池肯定受了风寒,现在你且好好的静养,我先回到寝宫去收拾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一会儿再来看你。”

    听到自己的母妃这样说道,君景馨也就听话的睡下了,太妃宠溺的看着君景馨给君景馨盖了盖被子便起身朝着自己的寝宫走了去。

    手下人倒还是会察言观色,看来终于逮着个机会让这个主人嫉妒已久的女子吃点苦头了,几个手下人一到火卿羽的房间去也丝毫不看火卿羽圣骑士的身份,直接就将火卿羽带走了。

    看到来抓自己的侍卫们火卿羽也不以为然,在离开御花园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出,只是没有想到这郡主还真是效率极高,估计现在身上的水都还没有干就直接命人来抓她过去了。

    虽然很不想去,但是现在在人家的屋檐下,还是要适当地低低头才可以的,这样简单的道理火卿羽还是懂的。

    本来可以反抗不去,思索了片刻觉得没意思,所以还是跟着这些人走了,想来这些个人也是奉命行事,为难他们也没什么意思,所以也就没有在乎这么多就跟着走了。

    去的路上火卿羽想着估计就是那矫情的郡主现在要找点麻烦来说说。但是就凭那点小脑子也搞不出什么花样来。最多就是拌拌嘴皮子也就算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