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七十七章两人之间的战争2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随后所有的圣骑士都跟着走了,最后只剩下火卿羽一个人没有走了,其实倒不是因为不会走才挨到了最后,只是这祭拜礼之后要将手抬起来,既然是将衣袖缝在了裙摆上,若是将手臂抬起来岂不是要让人看笑话了。

    所有的圣骑士都走完之后礼仪官见着又是火卿羽一个人拖着不肯走,于是大怒:“这位火姑娘可是觉得我教的不好,总是在我教授礼仪的时候不配合却又之后来说多么的简单。若是觉得我教的不好,那便不必再来了。”

    “并非是无心学习,只是有一些不舒服,可否允许我离开一小会儿,回来必定将您教的礼仪补起来。”火卿羽有些尴尬的说道。

    火卿羽自己还是羽帮的帮主,就不能让人发现这样的事情,万一到时候传出去了也不好听。

    火卿羽也只是礼貌性的说一句罢了,毕竟是在宫里,太任由自己的性子也终究还是不好,昨天的事情就是一个前车之鉴。

    说完之后还没有等礼仪官的回复火卿羽就直接离开了练习的场地,找了一个地方将自己缝的衣袖给拆开了。

    拆完之后又快步走了回去,虽火卿羽没有经过礼仪官的回答就直接走了,但是这一两日的相处之后礼仪官也算是摸透了火卿羽的性子,再加上本来火家世代在天星国就是经商的,所以也不常在宫中走动。

    自然是对这天星宫里面的规矩不甚了解,加上圣祭会也就要开始了,气话虽然是说了,但是也不能真的就不让火卿羽不来学习了。

    所以礼仪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早点把礼仪教会了也就算了。

    回来之后大家都已经在自己练习了,所以看着火卿羽回来了礼仪官便走上前去让火卿羽只要当着自己的面走一遍看一下,不用再在众人面前一起走了。

    听见礼仪官这样说道火卿羽也算是稍微淡定一些了。点了一下头便开始走了起来,但是这次还没有等到抬起手臂就被礼仪官叫停了。

    “刚才还看你走的极好,怎么一回来连走都不会了?”说完礼仪官又凑到火卿羽的耳边说道:“你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走,还是不知道这走路的时候的礼仪的要领所在?”

    “我知道要领,我也知道怎么走,但是这也是在有些为难吧,这衣袖上分明就有一层细细的丝织物,走起路来怎么可能不飘动?”说的时候火卿羽还有一些火气。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这走路的要领,我们向来都是用自己的灵力让衣袖不浮动的,这也是看出一个人修为的外在表现。方才看你走的如此潇洒,本以为你是灵力掌握的甚好,可现在怎么又像是不知道了?素闻火家从来不像其他的那几个家族一样从小教授宫中礼仪,这也跟你们不常在宫中行走又一定的关系。现在知道了要领该会走了吧”礼仪官将火卿羽拉倒一边轻声的说了这些话。

    之前还以为这礼仪官是个顽固的糟老头,现在看来也是有一点点人情味的。

    知道了要领之后火卿羽试着用之前姬韵和自己一起练习时教自己的灵术来压住衣袖,果然是有效果的。

    看着火卿羽在自己点拨了之后开始走上正轨之后也算是心情好了一点了。

    本来之前火卿羽和礼仪官之间还是有一点不愉快的,但是现在算是冰释前嫌了。

    今天还算是有了一个愉快的开始,由于相处的比较愉快,所以时间过得很快,后面的学习火卿羽也更加的用心了。

    练习完之后礼仪官说了可以回去休息了,君景馨自然是直接就缠着自己的姬韵哥哥走了,由于君景馨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所以姬韵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眼巴巴的看了火卿羽几眼便被君景馨给拉走了。

    然而火卿羽本来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今天练得开心,竟然在大家都散了之后自己还一个人留在原地打算多练习一会儿。

    刚没有练习多一会那个讨厌的君景辰便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说了一句:“你这个动作可是做的极不标准啊!”

    听到别人的声音火卿羽还可能听不出来,但是君景辰的声音火卿羽再怎么都能够听得出来。

    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有点闲心自己私下还练习一下却又碰上如此烦人的主君,着实令人心烦。

    此时火卿羽正在练习今天上午礼仪官教的祭拜礼,顺便走的时候也练习一下走路的时候如何用灵术来控制住衣袖。

    听到君景辰的声音火卿羽也不转过头去看,只是自顾自的继续练习,不一会儿君景辰便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此时的火卿羽正在练习祭拜礼的拜的环节,君景辰借机走上前去扶住火卿羽的肩膀边扶边凑到火卿羽的耳朵跟前说道:“你这个动作做的极不标准,这再过几日便是圣祭会的祭拜大典了,你还是这等水平,难怪大家都休息了,而你还在这里练习,还好也是有自知之明。”

    跟着君景辰来的的随从也是习惯了主君这番模样平日里主君就是喜欢跟人暧昧的,自然看到主君上前去这样和火卿羽搭讪也是习以为常。

    扶了一下火卿羽之后火卿羽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尴尬的,毕竟之前自己和姬韵在一起练习灵术的时候姬韵也是常常这样指正她的错误的,但是君景辰将头凑近火卿羽的头然后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就让火卿羽感到十分的不自在了。

    “多谢主君的关心,我现在练习的也差不多了,要是有什么动作做的不到位的地方明日再请教一番礼仪官也就做的规范了。”火卿羽说的时候退了两步,与主君稍微空出来了一点距离。

    见火卿羽退了两步,君景辰又上前两步道“既然你如此用心,又碰上我今日晚膳过后出来散心,也是消消食,就指点你一二。”

    说到这个份上火卿羽也不好再说什么,虽然自己很讨厌眼前的这个主君,但是确实自己还真是不怎么知道这礼仪的规矩,明日要是一直还缠着礼仪官问今天的礼仪免不了又要被嫌弃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