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七十五章何谓礼仪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由于从小就经常进宫玩,再加上姬家本来也是主要负责监察的,皇家一般都要礼让三分的,所以一般也比其他的人说话要有分量一些,自然胆子也就比较大。

    再加上圣祭会又是天星国最重要的典礼,所以每个国民都非常的重视这场圣祭会。这场盛会也不容又什么闪失。

    听到了姬韵的话之后大家都安静了片刻,但是不一会君景辰还是走上前去直接就把火卿羽拉走了。

    虽然火卿羽也算是有些力气的,但是在君景辰这个经常练习灵术的人面前还是显得有些柔弱。

    当君景辰拉住火卿羽的手的时候,火卿羽尝试着挣脱但是还是没能成功的从君景辰的魔爪中挣脱。

    由于火卿羽极力的想要挣脱君景辰的手,但是由于力量微弱所以火卿羽直接整个人都坠在了地上就在郡主和姬韵的眼皮下硬生生的将火卿羽拖了出去。

    此时的姬韵也是敢怒不敢言,虽然说话还是偶尔敢和主君对抗一番,但是行为上还是不能有什么过分的情况。

    而郡主君景馨内心此刻定是乐开了花,一直对着自己的哥哥挤眼睛,想让自己的哥哥好好的教训火卿羽一番。

    被拽出去的火卿羽捶打着君景辰的手臂,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到君景辰拖火卿羽。一直跟在君景辰旁边的随从也不敢上前去帮忙拖。只是一直紧紧的跟着君景辰走出了姬韵的房间。

    一直拖到了火卿羽下午碰到君景辰的地方君景辰才松开了手,直接将火卿羽的手往外一甩。

    “竟然敢直接违抗我的命令,本来就是对我不尊敬,想着马上圣祭会就要开始了所以没有重罚你,结果你还得寸进尺了,直接就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离开了,看来不树立一下威严还是不足以服众。”君景辰十分严肃的说道。

    而向来就不服输的火卿羽此刻根本动不了,所以不管君景辰说什么话她都没有反抗的余地,想来也是君景辰知道火卿羽的个性。

    既然敢明目张胆的直接就无视主君的话擅自离开,所以现在也不可能老老实实的跪着听自己谴责,所以君景辰一开始便用灵术将火卿羽定在了那里不能动。

    君景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火卿羽感到十分的开心,便又继续说道:“今天就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示,不用想着怎么逃脱了,给你定了两个时辰,跪完两个时辰之后自然就可以动了。到时候你再自己回去吧。”君景辰十分得意的说道。

    说完君景辰便和自己的随从扬长而去了,走了很远火卿羽都还可以听见君景辰的笑声,此刻火卿羽就在自己的心里暗自发誓等自己到时候学会了灵术之后一定要找君景辰报仇。

    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花园里,火卿羽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内心的仇恨越来越深了,一想到自己从最开始碰到君景辰之后就一直被他欺负,一直都还没有机会反击火卿羽就窝火。

    就在仇恨的回忆当中度过了两个小时,灵术终于失去了效力,火卿羽尝试着站起来,结果由于跪的太久没有动所以直接就一下的摔倒在了地上。

    摔在地上之后火卿羽想着急着站起来也是徒然,所以干脆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缓了缓才尝试着慢慢站起来。

    一步一步的慢慢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走到半路的时候自己的胳膊突然被扶住了,回头一看依然是火卿羽熟悉的笑脸。

    “郡主回去了吗,怎么还没有休息呢。”火卿羽有些有气无力的问道。

    “郡主刚才才回去,郡主一走我就出来找你了,看来君景辰还真是刁难了你呢,怎么样,还好吗?”姬韵一边扶着火卿羽往前走一边问道。

    “还好,也没有怎么刁难,就是施展灵术让我在花园里面跪了两个小时罢了,不碍事,睡一觉就好了。”火卿羽云淡风轻的回答道。

    “真是太不懂的怜香惜玉了,怎么能让你在地上跪这么久呢。”姬韵有些恼怒的说道。

    两人聊着聊着就回到了火卿羽的房间,牙牙此时就站在门口等着自己的主人回来,因为自己本来就是偷偷的溜进宫里面来的,所以牙牙在没有火卿羽的允许的时候是不可以离开她的房间的。

    看到被搀扶着回来的的主人,牙牙赶紧跑上前去迎接。

    姬韵将火卿羽扶回房间之后只叫火卿羽好好休息就出去了,毕竟时间也不早了,在加上火卿羽又受了责罚需要好好的休息,所以姬韵就没多说什么就回去了。

    等到姬韵走出房门之后牙牙便跟着送出姬韵之后就把房门关上了,关上门之后牙牙又回到了火卿羽的身边。

    看着蹲在自己旁边的牙牙,火卿羽情不自禁的就向牙牙说了自己今天的所有不愉快。

    牙牙停了之后也是非常的愤怒,但是想着既然自己的主人都打不赢的人,那么自己就更不是对手了,所以也只好忍着了。

    等到火卿羽说完之后牙牙便凑上前去蹭火卿羽,本来心里还蛮窝火的,但是在和牙牙说完之后就好了很多,再加上说完之后牙牙又蹭上来表示安慰,所以心里好过多了。

    说完之后感觉不那么心烦之后火卿羽就早早的睡下了,说实话还有点想念秦月了。

    本来火卿羽就是从小就习武的,所以小小的磕碰都算不得什么。休息过后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又要去进行礼仪训练了,所以火卿羽早早的便起了床,进了宫之后就没有秦月一直在身边伺候着了,所以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动手了。

    洗漱之后火卿羽就急忙朝着训练的地方走了去,今天还算起来的时间比较合适,大家也都是刚刚到。

    只有礼仪官还没有到。君景馨看着走来的火卿羽不由的笑了起来。

    虽然只是微微的嘴角上扬,但是完全看的出来绝对不是向火卿羽打招呼的意思,更多的看起来是一种讥讽,不用想也知道君景馨一定是在为了自己昨天晚上被君景辰教训了一顿正开心。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