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二十五章灵术不易君临教学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火卿羽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着将指尖的灵气打出,可这灵气却像在和她捉迷藏一样,左右游走,上下翻飞,说什么就是不往正确的方向上飞,而且往往是刚刚飞出一点,便又被手上的一大团灵力给吸了回来。

    性格要强的火卿羽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什么事她不是一次搞定,可偏偏这件事让她都快要失去信心了。

    “怎么这么难,牙牙,你说我还能学会吗?”牙牙歪着头看了她一会,好像不太明白自己的主人到底在干什么。突然它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一吐舌头,一团灵气从口中弹射了出来,一下打在桌边的一个装饰的花瓶上,瞬间爆炸开来,把花瓶震成一堆碎片。

    目睹这一幕的火卿羽一脸的难以置信,目瞪口呆之后,又是一阵懊恼,“我居然连个灵宠都不如!我还活着干嘛!我不活了!”说着一头趴在桌子上,抱头痛哭。

    牙牙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做到了主人一直想做的事,主人却会如此伤心难过。趴在主人的裤腿上蹭来蹭去,想安慰主人一下,蹭了半天发现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就自顾自的跑去玩了。

    “你个小没良心的,就安慰我这么一会就跑了,你!”火卿羽抬起头来,瞪着在一旁抱着枕头滚来滚去的牙牙,气得说不出话来。

    突然一阵风吹起,桌上的烛火狠狠得摇曳起来,差点熄灭了去。火卿羽回头看了看紧闭的窗户,“奇怪,哪来的风。”火卿羽刚把头转回来,正对上一双淡紫色的澄澈的眼睛,两人的脸之间的距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啊!”火卿羽猛地向后退去,连人带椅子向后翻了过去,人仰马翻,好不狼狈。

    “你,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谁允许你进来的!还不快出去!你再不走我喊人了!”火卿羽语无伦次的看着眼前的君景辰。

    原本还在一旁打滚的牙牙一下窜到了火卿羽的背后,害怕得缩成一团。

    “来看看你呀,上午把你衣服撕破了怪不好意思的,我去买了一件也不知道合不合身,要不你现在试试看。”

    听闻是给自己送衣服来了,火卿羽心里的气也消了一半,算你说得像句人话,接过了君景辰手上的衣服,火卿羽看了看君景辰,“你不出去,我怎么试。”

    “你都把我全身都看了一遍了嘛,我也得看回来才不吃亏嘛,你就在这换吧。”

    听了君景辰调戏一般的话,火卿羽一下便又恼火了,“你,你,你,你又耍流氓,看我打你!”说着火卿羽便使出了刚刚还没有学会的灵术,一丝灵力打出了有大概十公分的距离,便又被吸了回来。

    “哎哟,小野猫,今天才学的灵术吗,看上去你好像不太会用呢,我来教教你吧。”

    火卿羽哪里管他说了些什么,本来就被他调戏了,现在又在他面前丢了人,火卿羽别提有多恼火了。一把抽出了自己许久不用的鞭子便抽打了出去。

    火卿羽这才发现这次根本没有感受到君景辰身上那种强大气场的压制感,反而是把一身灵气藏得干干净净,火卿羽虽然恼火,却也不得不为之震惊。

    “小野猫,不是我说你,你明知道打不过我,为什么还非要来跟我打呢,你看看,又用这破鞭子,你不知道它对本尊没用嘛。”

    火卿羽越是听了这话,就越是想要报复,哪还管她打不打得过,直接抡鞭子就上。

    “你就这样不动用灵力是不可能打到我的,来,还是我教你吧,把灵气全部集中到手腕这里,对,越多越好。”君景辰一把抓住火卿羽挥来的鞭子,反而教起火卿羽灵术来。

    火卿羽心里虽然不服气,但还是照做了,毕竟听上去还挺是那么回事的。但火卿羽手上也没闲着,转身又掏出一条钢鞭挥了过去。

    “告诉你了没用,还不死心,你就不能耐心等一等嘛,来,手腕发力,释放出一点点灵气到掌心来,注意不要直接分离,保留一点点的联系,对,一点点的出来。”

    火卿羽看确实是没啥用,干脆放弃了抵抗,专心按照君景辰教的去做。

    “把灵气运送到指尖,一点点慢慢来,不要着急,对,慢慢的。就是现在,指尖发力,将这点灵气弹出,要快,要稳,发力要柔和。”

    火卿羽听话照做,一团灵气自指尖飞出,打在了君景辰身边的柜子上,留下了一个淡淡的烧灼的痕迹。

    “居然成功了!”火卿羽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这么简单,自己之所以打不出来,其实是因为储存灵气的位置不对,手掌离手指太近,灵气很容易就被吸回,而现在储存在手腕之中,事情一下就容易了许多。虽然还射不太准,但火卿羽已经是十分满意了。

    “怎么样,小野猫,好玩吧,你怎么不打了,继续啊。”

    掌握了技巧之后,火卿羽就开始撒欢了一样各种打了,虽然始终没有打中君景辰,但仍然是发射得不亦乐乎,一会功夫便打得一面墙伤痕累累,手法也越来越纯熟,准度也有所提高。

    “好了,小野猫,时候不早了,本尊要先回去了,你练习的也差不多了吧,早点休息吧。”

    “喂,怎么说走就走啊!我还没报仇呢!”又是一阵风吹过,眼前已经没了人影,火卿羽虽然明知道他是来帮自己的,可还是想上去咬他一口才解恨。

    “咦,说好给我的衣服呢,怎么又拿走了,这种人,有意思吗!一点诚意都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正骂着,一阵风又邪乎得吹起来,一件还带着包装的衣服砸在了火卿羽的脸上。

    等火卿羽从地上爬起来,又已经没了人影,只有君景辰那带着调戏的声音还在屋里回响,“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是不对滴!”

    “哼,谁要你的衣服!”火卿羽愤怒得把衣服扔向了君景辰显示的地方,可是并没有什么卵用,衣服被直直的扔在了墙角。

    过了一会,似乎君景辰并不打算回来,火卿羽看了看墙角的衣服,又看了看依然蜷缩在自己身后的牙牙,无奈地摇摇头,“算了算了,干嘛跟衣服过不去嘛,我还是看看吧,这君主买的衣服,应该还不错吧。”

    火卿羽悻悻的捡起墙角的衣服,迫不及待的撕开包装,抖开来看,只见其中是一件仿古的学生装,淡蓝色的碎花,大方又不失典雅的款式,虽不起眼却能感受到设计者到用心。

    火卿羽换上试了试,感觉这衣服倒不像是从成衣店里买的,反而是像是在裁缝店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不大不小,刚好合身,面料的延伸紧贴着自己玲珑的曲线,显得本就不错的身材更加挺拔。

    火卿羽看着这新衣服,心里满是欢喜,可脸上还是不愿表现出来,满脸的嫌弃,却小心的将衣服收进了衣柜里。

    听说明天要举行什么新生晚会,会有一个什么校花评比,火卿羽本无心争取这样的虚名,但也不能在这种晚会上太跌面了吧,这件衣服来得刚好,明天就穿它参加晚会吧。

    火卿羽心里暗喜,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御赐了吧?能穿上御赐的衣服,这学院里估计也没有几人了。

    经过了君景辰昨晚的“调教”,火卿羽的进步是惊人的,在第二天的课上,火卿羽可谓是技压群雄,从昨天那个完全无法控制灵术而被人嘲笑的丑小鸭,一举变成了灵术掌握最好的白天鹅,甚至于其中几次还完成了灵气射出后的爆炸控制,引得课堂上一阵阵的喝彩。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