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八章白家大小姐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东家族,主掌军事,是戎马世家,家中各个都是应用善战的将领,天星国的广阔疆土,大都是由他们打下来的;

    姬家族,主掌监察,负责监督,督查,看似没什么实权,但由于与各个家族之间关系微妙,所以也算是混得风生水起;

    最后这白家族,主掌政权,平常即使是皇帝都要让白家三分,可以说在这个相对和平的年代,白家拥有着全天星国最大的权利,这也是为什么白家大小姐敢如此嚣张。

    “哎哟,你看她穿的,这是什么,麻袋吗,哈哈哈。”

    “这种人怎么能跟我们一起购物。”

    “是啊是啊,太掉档次了。”

    “伙计,来,把她给我拖出去,快点快点,她在这我们怎么买衣服,影响心情。”

    “真是的。”

    ……

    “凭什么你们能买我就不能买!”火卿羽真的怒了,努力克制之后还是没有忍住。

    “凭什么,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东家三小姐,我们可是四大家族的人,知道为什么了吗。”

    “等一下,哎哟,这不是火家大小姐吗?不对,这不是火家那个废物吗,哈哈哈,原来是你啊,听说你头几天还被卖到土匪窝了,是真的吗,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脸回来,要是我啊,我就一头撞死算了……”

    “哎,你别说,我前几天还真从咱们学院的名单里看见她了,当时吓我一跳,没想到她还真敢来上学啊。”

    “就她?还来上学啊?我看她连入学考试都过不了,还上学呢。”

    “哈哈哈,是啊是啊,不过不是说火家很有钱吗,怎么如今沦落到这等地步了?哈哈,火家也不怎么样嘛。”

    火卿羽听着她们旁若无人的谈话,气的牙根直痒痒,可理智告诉她一定要克制。

    没错,这两个是她现在不敢动的人,不过迟早有一天,她们会为自己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哎哟,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走吧走吧,这家伙在这我就不舒服。”

    “就是就是,快走快走。”

    看着她们得意洋洋的走出成衣店,火卿羽飞快的掏出两块银锭,手指发力将它们打了出去,正中刚才那两个女孩子的膝盖。

    “啊~”俩人原本手挽手走得好好的,突然一起摔了个狗吃屎,大街上人来人往,就看见成衣店里摔出来两个人,一个是白家大小姐,一个是东家三小姐,这事,足够人们谈论半个月了。

    “丢死人了,都是你害的,会不会走路。”白家大小姐以为是东家三小姐把自己拽倒的对着刚要起身的三小姐又是一脚,“让我丢人,哼,你给我等着。”说完摔包而去。

    东家三小姐也是一肚子的委屈,无奈只好先回家再说了。

    成衣店里的火卿羽一边打包着自己喜欢的衣服一边观察着门外的情形,不禁笑出来声。

    “哼,这才刚刚开始。”

    拿起衣服,火卿羽从容走出成衣店。身后那些伙计却也是忍不住的吃惊,火卿羽穿着老土,谁知出手竟是如此阔绰,有的人听见了刚刚三个女孩之间的勾心斗角,更是惊讶于火卿羽的身份。

    火卿羽也不在意这些,径直走出店门才发现天色已黑,这大半夜的,又人生地不熟,又能何处歇息?火卿羽环顾一圈,觉得别的客栈也未必好找,不如回去,量那娘炮也整不出什么幺蛾子。

    这么想着,火卿羽又向着那家帝都之家走去。

    进了旅店,老板看到她一脸的惊呆。

    明明没看到她出去过呀,这怎么……

    火卿羽也不解释,径直向房间走去,进屋发现房间还是如自己出去时一样,看来没人来过。

    锁好了房间的门,火卿羽一件一件的试着新买的衣服,俗话说得好,人看衣裳马靠鞍,火卿羽本就天生丽质,再加上这时尚衣服的加成,与之前那个土匪头子的形象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欣赏着镜中自己完美的身段,火卿羽竟然对着镜子开始练习抛媚眼。

    “唉,可惜那日见到那美男时没有这身行头,要不然,哼……”

    一天的舟车劳顿,火卿羽还在幻想着自己与美男的再次相遇,来不及洗漱更衣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梦中火卿羽与那美男翻云覆雨,好不快活。

    第二天醒来,已是晌午,火卿羽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奇怪,睡了一觉怎么反而这么累。唉,要不再躺会吧。”

    可翻来覆去,却没有了一丝睡意。倒是窗外车水马龙的叫卖声吸引力她的注意。

    “反正睡不着,不如出去逛逛。”

    起身挑出一件低调朴素的衣裳,初来乍到,还是不要太张扬的好,不是说怕谁,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

    穿好衣服,洗漱完毕,火卿羽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衣着虽谈不上什么雍容华贵,但身段长相气质都在那里放着,有一种藏不住的魅惑,特别是那双猫眼,加上昨天才刚刚练习的媚眼,真是勾人心魄。

    “哼,这下看还有谁敢说我土鳖。”说着便走出屋去。

    “对了,昨天那小子说要找人,竟然到现在还没来,真是不讲信用,唉。”火卿羽无奈的摇了摇头,出了旅店,向人多的地方走去。

    就在火卿羽走进集市时,一个蒙着面的娘娘腔走进了旅店。

    “表哥,就是这,那个房间就是那土鳖娘们住的,你可要替我出头。”

    说话的这人正是昨日里被火卿羽暴揍的娘炮,而站在门外,一脸横肉的,便是这娘炮的表哥。

    这表哥正啃着手里的鸡腿,一脸不耐烦的说“知道了,放心吧,就这点事也值得你哥我亲自出马,你这个废物,居然被个女人打成这样,你看着,我只要动用半点灵力,就能把她打得屁滚尿流,跪下叫爸爸。”

    “是是是,表哥就是厉害。”

    扔掉只剩骨头的鸡腿,吮了一下手指,又在裤子上擦了擦,这娘炮的表哥大步走进了旅店。

    “去,把人给我叫出来。”

    老板一看形势不对,连忙上前说,这位客观刚刚出去了,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帮忙转告。

    那娘炮觉得老板是在忽悠自己,没理他,接着砰砰砰的砸门,老板见状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任他砸下去。

    就这么砰砰砰得砸了半个多时辰,那表哥早已不耐烦了,“你丫让开。”砰的一声,门应声倒地,屋内空无一人。

    老板伸头看了看被撞倒的门,又看了看那表哥满脸的横肉,摇了摇头,只能认栽了。

    娘炮看了看屋里确实没人,对表哥说,“表哥,估计那娘们是真的被咱们吓跑了,要不你看,咱们在这里等她一会?”

    那表哥听了一巴掌拍在娘炮头上,“都说是跑了,还等个鬼啊,去,再给老子买二十个鸡腿,还有烧鸡,耽误老子时间。”

    娘炮听了心里一顿骂娘,可能有什么办法,只好乖乖的去买。虽然蒙着脸挡住了脸上那个大大的“花”,但这奇怪的打扮依旧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其中不乏一些仍旧能认出他的,看着人们纷纷的议论,娘炮满心的苦水只能往肚子里咽,对火卿羽的恨意更深了一步。

    再说这边毫不知情的火卿羽,正开心的逛着集市,那么多好玩的好看的好吃的,她哪里见过?如今一见恨不得把自己劈成几半分开去玩。

    吃着这个,又看见了那个,还没拿到手,又被旁边的表演吸引了过去,还有各种各样的工艺品,小玩意,更是成包成包的带走。最后实在吃不下去了,就打包准备带回去当夜宵吃,玩的好不快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