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爱 第一章异世之魂的降临

时间:2018-10-17作者:水轻轻

    “老大,喝!”一个满是横肉的男人此时将一坛美酒摆在桌子上,微醺的脸上带着几分狠意,向着对面一个被众人围在中央的男人敬酒,说是男人其实更像是个球。

    臃肿的身材上面勉强的裹上了层红布,将一身的喜服穿的不伦不类,那男子回过身子,只见那男子面容上有着一条硕大的刀疤,从左眼一直延伸到嘴角,配上他的那双绿豆大小的眼睛,简直可以达到小儿止啼的效果。

    月半山的土匪们今天很是兴奋,有人送了个绝世美人给老大做压寨夫人,好事不宜晚,当晚众人便是操办了喜事。

    成功将自己的弟兄们喝趴下的土匪头子雷震天摇摇晃晃的向着新房走去,随着“砰”的一声,那挂着喜字的门便应声而到,床上盖着盖头的女子似是受到了惊吓,身子不自觉的一颤,双手紧握的泛白。

    只是少女的害怕反而激发起了那雷震天体内的激情,一个猛扑,便是将那少女扑倒在床上,少女不住的挣扎,只是女子的力量始终不如男子,即使是醉酒中的男子也不是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能够反抗的。

    “撕拉”的一声,那喜服应声而裂,大片的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之中,而眼前的这一美景似是刺激到了那伏在女子身上的男人,热列的空气不断地喷洒在女子的耳畔。

    女子双手胡乱的推搡着身上的男子,在床上不断地胡乱的挥动着,忽的入手一片的冰凉,顾不上去思索那是什么,床上的女子便是握紧手中之物,狠狠的扎向了那男子的身上。

    被剪刀刺中的雷震天,身上的情欲之色瞬间退去,抬手便给自己身下的女子一个耳光,猛地踹了那女子一脚,看着那女子一动不动的伏在了床头边,自己则是满室的寻找止血的药。

    而已经背过去的雷震天没有看到的是,就在他背过身子的时候,床上的人轻轻的动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本是紧闭的双眸。

    火卿羽一醒来,感受到的便是满身的疼痛感,脸上火辣辣的疼,额头上似乎还不断地流着鲜血,身上的痕迹更是青青紫紫的呈现在如雪的肌肤上面,给人一种凌虐的感觉。

    而正在火卿羽疑惑之际,身后却是传来阴沉沉的声音道:“小贱人,命还挺大,还敢刺伤老子我,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话音刚落,便是一阵劲风随之而来。

    火卿羽还来不及分分析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的本能便是让她随手一撑,躲过了这几乎可以要她半条性命的攻击。

    就在双脚落地的那一刻,下一道攻击便是如影随形,火卿羽眉间一凌,头一偏,伸手便是抓住了向着自己呼啸而来的鞭子,看向了对面的人,对面的雷震天此时也是一阵的疑惑,之前那人卖给自己的时候,并没有说这女子还会武功啊,难道

    火卿羽看着微微失神的雷震天,手中一个用力便是将那鞭子夺了过来,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的向着那男人抽去,拳脚功夫不敌火卿羽,如今连武器都被人夺了的雷震天连忙跪地求饶,心中却仍是盘算着将鞭子夺回来的可能性。

    却不知他的这一幅样子早就落入火卿羽的眼中,感受着身体内的不甘和愤怒之情,即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火卿羽,此时也忍不住出手将跪在地上的雷震天揍得鼻青脸肿,直至昏迷。

    一时间,本是热闹非凡的婚房,恢复了安宁,火卿羽有些失神的望着自己白皙的手掌,这手掌柔弱无骨,肤如凝脂,没有半点的伤痕,一看便是平日里保养的极好,和自己的那双满是茧子的手有着极大的差别。

    刚刚战斗完,如水般的涌来的疲惫感却是布满了火卿羽的全身,浑身紧绷的神经刚一放松,头脑中便是涌现了无数细碎的图片,眼前一黑,便是向后倒去。

    缓了许久,躺在床上的女子这才缓缓地睁开了一双如蝶翼一般的眸子,初来时的迷茫之色俨然已经被冷静之色取代,火卿羽捋了捋自己刚刚接受到的记忆。

    原主也叫火卿羽,是天星皇都火氏家族的嫡女,却因为母亲去世,府中二娘上位,地位一落千丈,如今的这般的光景,更是因为自家二妹火兰芝将火卿羽卖给了土匪头子当压寨夫人,新婚之夜,火卿羽极力挣扎,最后一头磕在了枕头上,香消玉殒,迎来了身为末世最强兵器她的灵魂。

    还没等火卿羽从自己已经穿越的震惊中出来,外面已经开始传来各种叫骂声,火卿羽扫视了一圈,整个屋子中没有一个人,看来是在自己昏迷中,那雷震天已经清醒过来,并且前去找人了。

    和外面热火朝天的喊叫声相对比的便是火卿羽房中的寂静之色,正当众人以为那房中可能没人,准备前去查看的时候,却见面前的房门“吱呀”的一声便是展开在众人的面前。

    随着房门的打开,屋内的人也在火光之下,显现出她的全貌,只见对面的女子身着火红的衣袍,长发随风舞动,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远山眉樱桃嘴,精致的容貌衬着她那双大大的猫眼,即使是有些狼狈的装束也无法掩盖她满身张扬的气质。

    只见那女子朱唇微启道:“来呀,干架啊。”守在外面的土匪们,顿时一阵的幻灭,本是如此精致有气质的美人,却是在一开口的时候,身上的痞气完全的暴露出来了。

    而火卿羽可不管他们在想些什么,话音刚落的时候,便是身子一个前弓,手中的银剑凭空出现,冲着对面的那群土匪们就杀了过去。

    那群土匪们先是一愣,却是在紧急关头都知道拔出自家的武器前来抵挡,只是凡是和火卿羽对上的人心中都是一阵的哀嚎,谁知道她不好好说完话就开打的啊,这般的出其不意,也就他们这群总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才勉强能够应付的起眼下的这种状况吧。

    只是火卿羽显然没有半点准备放过他们的意思,手中的武器不断地变换,将前面的一众土匪们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脸上身上尽是青青紫紫,一时间,地上哀嚎一片。

    火卿羽站在众人的包围中央,冷眼看着不断在自己身边打滚的众人,毫无起伏,平静的语气淡淡的在空气中响起:“臣服还是死亡。”听到这话的雷震天,从自己已经成为熊猫眼的视角看向了脸上一阵平静的火卿羽。

    心中忽然的一阵凉气涌起,她真的敢,从那双平静的猫眼中看到的便是这种讯息,若是自己等人真的不答应下来,她可是真的敢将整个山寨血洗,只是处理会麻烦一点。

    雷震天身子不自觉的一阵哆嗦,在自己面前的女子还没有露出半点的不耐烦的痕迹的时候,连连的答应了下来。

    而得到了肯定答复的火卿羽,此时也没有过多的时间关心倒在自己身边的这群人,只是抬腿,向着远去走去,这副身子真的是太差了,仅仅是那种程度的战斗,都已经虚脱成这样。

    一个月之后,在月半山下的小路上,一乘豪华的商队不断地吆喝着向着月半山前来,没有人发现,在那崎岖的山路上,一伙穿着低调的土匪们此时正在一眼都不眨的盯着眼前的这一盘肥肉,正是火卿羽等人。

    早在这个商队踏上月半山的那一刻,火卿羽他们那一窝的土匪们便是盯上了此时的大鱼,已经吃土了近一个月,终于有一个肯送上门来的肥肉,哪里还有放跑了的说法。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