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唐第一闲人 第23章 客舍和食肆

时间:2018-10-20作者:麻麻不在家

    白慕野和周泽一路上尽量加快速度,在两日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洺州。

    这一路虽然经过了几个小城,可在白慕野看来,那哪叫城啊?村子还差不多!所以在看到洺州治所那巍峨的城门楼和熙攘往来的百姓之后,都几乎想吟诗一首了!

    城门官架势十足,一一搜查过往行人,不过也就那么回事。两人混在进城的百姓当中,身上又没有兵器,很容易就放行了。

    不得不说,周泽是个有眼色的人。他见白慕野心情舒畅,而且专门往热闹上头瞧,便非常狗腿地贴近他小声说:“师父——不不,白哥,我们先找个地方歇歇?”

    “哪儿歇啊?”

    “先找个官驿住下如何?”

    驿站是什么地方白慕野大概是知道的,就是未来的酒店招待所之类的嘛!

    但是这个“官”字好像挺起来有点讲究,不行!得打听清楚了,这次可是带着任务来的!

    “官驿怎么个住法?”

    周泽连忙从随身的包裹里掏出一张厚厚的黄纸给白慕野看:“秦王给的,出示这个就能住!”

    白慕野打开一看,认不得几个字,猜想大概是类似介绍信一类的东西吧!

    随意看了两眼,刚要递还给周泽,突然被最左边的印鉴吸引了目光:“这是什么?”

    看看他手指的位置,周泽回答得理所当然:“秦王特意出具的文书,当时盖得秦王的印啊!”

    “秦王?特意?出具的文书?”白慕野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嘴巴张得老大。

    周泽骄傲地一挺胸膛:“是啊!我主动跟他要的!”

    你骄傲个屁啊!是不是傻?

    到窦建德的地盘监视齐善行,用李世民出的文书?

    活拧歪了吧!

    “收起来收起来!你给这玩意儿收好了啊!”白慕野丢烫手山芋一样直接把那张黄纸塞回周泽的胸口。

    “为什么?”周泽大惑不解!

    “你怕齐善行找不到你是吗?”

    周泽想明白之后脸都吓绿了,他追上大步流星朝前走的白慕野:“白哥,那怎么办?”

    白慕野想了想问:“有私驿没有?”

    “啊?”周泽一脸懵懂。

    白慕野瞥了他一眼——不叫这个?

    “百姓出远门都住哪?”他换了一种问法。

    “客舍?”

    “那就找间客舍!”

    周泽一脸苦逼:“白哥——还是不去客舍了吧……”

    “臭毛病啊你!”

    ……

    等他们找到一间客舍住下,白慕野才明白不是周泽挑剔,而是客舍实在太差了!

    从住宿环境到服务态度,完全是一锤子买卖的架势……

    白慕野学着影视剧里的口气问:“伙计,能给打盆热水吗?”

    “没有——”伙计懒懒地扫了白慕野一眼:“酉时过后自己去后院厨房打!”

    excuse me?自己打水?说好的顾客是上帝呢?

    “那能不能给我们把饭菜送到房里来?”

    “自己去饭堂吃!”伙计更不耐烦了。

    啥?刚才进来时路过饭堂,里面满满当当全是人,没有位置站着吃?

    “似乎,没有座位——”

    “排着就是!”说完,伙计怕白慕野再找事一样,摔门走了。

    我尼玛……

    不跟没素质的人一般见识!

    白慕野开始仔细打量这房间内的居住环境。

    破旧的桌椅床铺,掉漆的窗户和墙,灰土扬尘的地面,感觉空气里都漂浮着灰尘。

    更夸张的是,房顶的一角破了一个大洞,一束天光直直射入房中。时值正午,那道强光投在昏暗的房中,好像舞台上的一道镭射激光。

    这看起来半夜睡着睡着就能原地飞升了啊!

    大爷的!一年以后你家这破客舍不倒闭算我输!

    周泽愤愤不平地朝门上啐了一口,不无埋怨地咕哝:“我说不来吧……官驿多好……”

    “官驿很好?”白慕野有点好奇,难道眼前这一切不是时代观念问题?

    “当然!方才白哥你提的那些要求,都是官驿的驿卒主动会做的!”

    “那这客舍怎么?”

    “这些客舍住的都是平民百姓,哪个也没有店家势大,店家当然不拿客人当回事!官驿就不同了,稍有权势的都住官驿,驿丞自然不敢怠慢!”周泽摸摸口袋里皱巴巴的文书,无比委屈。

    白慕野有点震惊,同时又非常想不通。

    “那百姓为什么还要来住?”

    “都是过路的,不来这住,住哪里呢?这里再怎么也比破庙废屋什么的好栖身!”

    “换一家店不行么?”

    周泽看白慕野的眼神变得十分古怪。

    “哪家店不都一样?”

    这就是没有市场监督的锅啊!

    社会风气这么差?这还了得?这事早晚得跟你们领导——我李哥反应!

    为了抚平周泽的一肚子怨气,白慕野晃了晃李世民给的钱袋子:“走!小周,哥请你外头喝酒去!”

    饭店——哦,刚才周泽说这叫食肆!

    相较而言,食肆里面伙计的态度就要好得多了,脸上褶子堆得跟花儿似的。

    “二位客官吃点什么?”

    白慕野的脑海中直接就蹦出了标准答案:小二!有什么好酒好菜都给某家端上来!

    可这是现实当中,装b不好,搞不好会挨打的!低调,低调!

    “店里有什么拿手菜没有?”他试探着问。

    伙计仍旧是那副职业笑容,哈着腰对答如流:“有——小店的鱼脍可是一绝!”

    鱼脍?啥玩意儿?

    管它是啥,咱可不能露怯!

    “好,来一份儿!”

    “小店的烤鸭子也好,外焦里嫩,客官尝尝?”

    白慕野点头,看周泽在看柜台后面的一排菜牌,问:“小周,想吃啥,尽管叫!”

    周泽腼腆地笑笑,又点了两样菜,伙计一一点头记下。

    “酒!酒也要!”白慕野在伙计身后又嚎了一嗓子。

    “好嘞!浆子一壶——”伙计喜笑颜开地唱喏着往后厨安排去了。

    接过周泽递过来的茶碗,白慕野好奇地四处张望。

    要不怎么说影视剧都是胡编的呢!这饭馆和电视里一点也不一样啊!

    方桌圆凳没有?唱曲说书的更没有!

    这食肆规模应该不算是大的,刚才他们还路过了一个足有三层高的酒肆,白慕野很想进去体验一下,却被周泽硬拉回来了。

    周泽说:“贵!”

    好吧!周泽担心的对!也不知要在这住多久,预算够不够!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