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唐第一闲人 第15章 天生一对

时间:2018-10-16作者:麻麻不在家

    李世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照他说的做,接着他竟然在这种危急关头发起呆来。

    我明明已先弃他于不顾,他为何会冒险来救我?

    他是如何从敌人手中逃出来的?

    他究竟是谁?

    当李世民再回神的时候,他已经在白慕野的马背上了。

    他们一路窜过燃烧的树林,狂乱的马蹄踏碎无数火焰,李世民的战袍下摆上甚至被溅起的火星燎着了边缘。

    那马儿喘着粗气,看样子是精疲力竭了。果然,刚一出火海,它便轰然倒地,再也站不起来。

    两人身手都好,双双就地一滚没有受伤。白慕野先站起来,朝地上的李世民递出橄榄枝,一边埋怨地问:“你怎么能在树林中安营?旁边二里就是河!”

    李世民定定地看着那只沾满泥灰的手,没有去接,也没回答他,坐在地上不想起来。

    “怎么了?”

    “你……为何要回来?”

    白慕野一声轻笑:“我等着秦王赐字呢!”

    李世民审视着眼前这人,半晌神色一松,拉住白慕野的手站了起来。

    来历不明怎样?行事古怪又怎样?单就胆色而言,这人丝毫不亚于程知节和尉迟恭,不拘小节方能成大事!

    再说,他刚刚还救了自己……

    “柴堇呢?”

    柴堇?谁?

    对上白慕野不解的眼神,李世民抿了抿唇:“柴少宜。”

    原来她叫柴堇啊……

    “周泽看着呢!”

    李世民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周泽是谁,他疑惑地问:“他怎么逃出来的?”

    “他在树林边上小解,刚一起火就先跑出去了,我过来的时候看到他正舍身救火呢!”

    想到刚才周泽拎着一根着火的树杈胡乱扑腾的傻样儿,白慕野抬了抬嘴角。他也有点想替周泽说好话的意思,毕竟成天被大boss踹来踹去,小周泽挺可怜的。

    李世民啊李世民,你看看,人家对你那么忠心,你就不能对人态度好点儿?不知道现在越大的领导对基层人员越客气么?

    李世民闻言露出一丝几不可见的笑容,可这对他而言也是十分罕见了。

    他回身看了眼依旧张牙舞爪的火舌,目光渐渐冷了下来。

    一百兵士虽不多,然而都是跟随自己平过天下的。好男儿没能战死沙场,却栽在这小小的山坳中……

    火海中不知尚能有几人活命?

    ……

    柴堇呆呆地坐在地面上,看着眼前炼狱一般的场景,一动不动。

    “你莫要担忧了,白师父已经冲进去救人了……”周泽站在一旁劝慰。

    柴堇不知道他口中的“白师父”是谁,也不想知道,她现在只想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是否平安无事。

    可是等了许久,也没见到有人再从火里出来。

    她轻轻抚摸着自己那条被吊起的胳膊,回头看了周泽一眼,问:“你给我包的?”

    周泽连忙摇头:“不是!是白师父!”

    柴堇看着胳膊上那整齐缠绕的布条,可以想像当时给自己包扎之人必定极其用心,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沉着的面孔,那似乎是自己晕倒前最后的记忆。

    他就是“白师父”?那名傻里傻气的细作?

    他怎么救起秦王来了?

    柴堇蹙起了秀眉,不知自己在昏倒后又发生了什么,这种感觉——很不好。

    “你伤口疼吗?”周泽见她皱眉,在一旁傻傻地问。

    柴堇咬咬下唇,瞪了他一眼:“疼!”

    又过了片刻,柴堇愈发不安。

    忽地她的眼角余光似乎瞥到了什么——是两个人!

    两条人影正从山下缓缓走上来,脚步异常沉重。

    柴堇定睛一看,其中一个轮廓无比熟悉,是他!

    她顾不得伤痛,霍地一下从地上跳起来,满心雀跃地朝山脚下扑了下去。

    ……

    为确保安全,白慕野让周泽把柴堇安顿在山坡上,可他对这个不怎么靠谱的家伙有点放心不下。

    直到看到山坡上的两条人影,白慕野才松了一口气。

    等一下……怎么会是两条人影?

    接着,就看到一只小鹿飞快地从山坡上跑下来,一头撞进李世民怀里。

    哟?这不是柴少宜……不对,柴堇吗?

    这么快就醒了?

    李世民接住她,轻轻地拥着,宝贝似的,生怕碰坏她的伤。

    “醒了?”

    李世民话一出口,柴堇扎在他怀里的脑袋缓缓抬了起来,扁着嘴巴,满眼都是委屈和担忧的泪水。

    于是,白慕野就看到那个马上提枪振臂一挥便随意毙敌于马下而面不改色的天策上将李世民开始面红耳赤手足无措起来。

    啥?你俩来真格的?

    就是不知道这柴堇未来会是宫里哪位嫔妃?

    白慕野在一旁搓着下巴看热闹。

    别说,俩人虽然一脸一身的黑灰,乍一看像刚从煤堆里挖出来的似的,可这身高这胖瘦这郎情妾意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有夫妻相!

    “你伤口疼不疼?让白大夫看看。”李世民终于找到了话说,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将白慕野拉到跟前。

    “大夫?”柴堇的大眼睛眨动两下,低头看看自己的胳膊,然后甜甜地说了一声:“多谢白大夫!”

    打住!我可不是大夫,就是比你们多点常识而已!

    一边想着,一边还是违心地郑重朝柴堇一抱拳:“客气!”

    “师父,如何检查?还要脱衣服吗?”周泽急于跟白慕野学习医术,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柴堇怔了怔,眼睛就瞪圆了,她看看不敢直视她的李世民,又看看心虚不已的白慕野,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揣测。

    她冲周泽大叫一声:“你说什么!”

    白慕野暗叫一声要命,连忙扳过柴堇的肩膀:“没有没有没有,你别听他瞎说,脱什么衣服,好好的脱什么衣服!”

    见她仍然一眨不眨地瞪着自己,白慕野感觉后背凉飕飕地,他冲李世民挤挤眼,然后对柴堇说:“不信你问秦王,他说的你总相信吧?”

    柴堇将视线从他的脸上渐渐移到李世民脸上,等答案。

    “呃——”李世民假装在擦脸上的灰尘,“确实——不,不曾脱过……”

    白慕野翻了个白眼,说个谎都慌的一匹,到底怎么混上皇帝的?

    你可别卖我啊大哥!

    不行,这篇儿得赶紧翻过去!

    “来,我给你检查伤。”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