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唐第一闲人 第7章 七分

时间:2018-10-16作者:麻麻不在家

    白慕野抿了抿唇,接下了这单方面的不平等条约。

    他让兵士们继续打清水烧热拿过来,然后吩咐周泽:“你帮忙拿件衣服遮一下。”

    李世民目光一闪,莫名诧异。

    这人是何时知晓柴少宜那不便示人的身份的?又是如何得知的?自己军中不可能有长舌之人将这事讲与他听!

    不可小觑!

    他走上前推开周泽,用眼神示意他滚远点,然后解下自己的猩红大氅,蹲下身来展开了帮柴少宜遮住身体。

    白慕野更加好奇他和柴少宜的关系。

    怪怪!古代男人都有这方面的洁癖吧?虽说李世民现在已经有老婆了,可他可以一直娶下去啊!自己万一在这里把人家私藏的妹子给看光了,他越想越气以后把自己给剁了怎么办?

    “要不……你来?”白慕野礼节性地问了一句:“也不复杂,就这样给他擦身体就行,目的是用水吸走身体热量,很简单的。”

    李世民瞪着一双虎目考虑了半天,脸色渐渐涨红,最后憋出两个字:“你来。”

    看他那一脸羞涩到磨不开的样儿,白慕野更加疑惑了。

    我来就我来!

    他手中动作却没停,轻手轻脚地解开柴少宜的衣服,里面还有一层中衣。

    霍——真平!

    白慕野在心中赞叹了一句,难怪能在军营中女扮男装还不引人犯罪。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可他明显察觉到,旁边这位李世民李将军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至于么?

    解开中衣,柴少宜修长的脖颈和分明的锁骨慢慢暴露出来,形成一道好看的弧线,一直延伸肩膀。她的束胸束得紧紧的,硬是把胸脯挤成了胸肌。

    尽管在李世民不停甩过来的凌厉眼刀的威胁下,白慕野好奇的眼光只敢非常单纯地在那抹束胸上稍稍路过一下,可看完之后仍然替柴少宜的肺活量担忧。

    李哥,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好不?我又不是色狼!再说,就你家妹子这姿色,在我们那也就打个六分……好吧!七分!

    李世民想要吃人的眼神实在让白慕野难受,他不得不解释一句:“露出腋窝和脖子下面就可以……”

    李世民闻言肩膀一垮,两人同时劫后余生似的长舒了一口气。

    “呼——”

    白慕野更加疑惑,可还是非常识相地没有多问。

    李世民紧紧地盯着白慕野,似乎的确只是在用湿布吸热,并无任何冒犯动作。见他上上下下忙出一身的汗,便叫周泽过来帮他。

    上至肩颈腋窝,下至脚心腿弯,这几个位置反复擦拭,再加上有周泽的帮忙,又或许是那死去的军医配制的灵丹妙药太灵验,总之一顿忙乱后柴少宜的热度很快就退下来了。

    白慕野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暂时稳住了!

    他帮柴少宜拉上衣服,看到她脸上的红潮退去,恢复了光洁白皙。

    周泽一边帮忙一边问:“师父,为何要为她穿上外衫?不怕再发热吗?”

    “热不热跟穿多少衣服没关系,是体内调节系统……”白慕野觉得这话周泽未必能听懂,真是头大,看来,以后只能当他们是幼儿园小朋友的级别。

    他尽量选周泽能听懂的词汇解释道:“我是说,衣服的确会阻止散热,但那是指已经开始发热之后。发热病人并不会因为穿多了衣服而发热,方才我们用温水擦拭她的身体,毛孔打开,不及时穿衣服的话会……风邪入体。”

    “哦……”周泽似有所悟地点点头,兴奋地说:“师父真厉害!”

    李世民见柴少宜的脸色确实正常了不少,整个人也松弛下来。

    他难得给白慕野好脸色:“歇息片刻,准备出发。”

    白慕野率先反对:“不行,你再这样赶路,她的病情还会加重。”

    于是李世民就犹豫了。

    他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若不在天黑前追上前队的话,他们这些人连锅灶行李都没有,如何在野外露营?就算这些都能克服,可万一敌人来袭,单凭这不到一百的伤兵,岂不是要被对方瓮中捉鳖?

    他最终下了决心:“必须走。”

    “我是医者,病人的情形我最清楚。”白慕野言辞强硬,但是口气却很平静。

    李世民脸上突然就有了一丝动容。

    此人为何突然之间就散去了之前的满身燥气,仿佛是变了一个人?

    他哪知道,白慕野认真起来的时候,也是曾经在泥浆里爬伏两天两夜都没被敌人发现的硬汉。既然决心在大唐一切重新开始,危急关头自然要保证万无一失。

    他盯了他半晌,仍然坚持道:“必须走。”

    白慕野蹙起了眉头,不理解为什么李世民这么固执。他问:“为什么?”

    “不追赶上前队,断食不说,危机四伏我们应付不来,必须走!”

    原来是这样?

    白慕野看了看周围,一时无语。他虽然也是当兵的,然而现代化战争,短平快,伤亡小,军备从来不用他们操心,所以也从来没有考虑过李世民说的这些。看来,在这大唐,自己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相对柴少宜的病情而言,这一百多人的生命当然更加重要,所以白慕野不再坚持,一言不发闷头收拾药箱准备出发。

    “倒不急于一时,过午了,吃个蒸饼垫饥。”李世民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个扁扁的馒头,递给白慕野。

    白慕野连忙接过来,有些受宠若惊。

    他叼在嘴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咬了一口。

    ……什么蒸饼,不就是硬得硌牙的馒头么?

    ……真难吃!扔大街上估计野狗都不带吃的!

    “什么时候走?”白慕野好不容易咽下那口蒸饼,无意中看向旁边那条小河,突然馋起市中心那家新店的特色烤鱼来。

    李世民也咬了一口蒸饼,嚼了几口便囫囵咽下,同样觉得寡淡无味。听白慕野问话,他说:“兵士已经在准备了。”

    白慕野回头看,只见兵士们把生起的火彻底熄灭,连暂时脱下盔甲的都已经整理利索了。

    看来今天的烤鱼是吃不成了!

    白慕野到柴少宜身旁又在她额头上试了试——没有再烧。

    nice!加油吧,白细胞!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