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五百一十一章:谁敢动手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辰霄哥哥……你没事儿吧”

    清脆悦耳之声,当即便是随着那人的开口传荡而出,听到这阵声音,众人立刻便是不由将目光投注到辰霄所在之处,却是发现在那辰霄的身旁,多出了一道窈窕的身影。

    她一袭青袍,修长雪白的玉颈之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三千青丝随着肩膀劈落而下,更衬雪白,盈盈不禁一握的腰肢,仿佛轻风一吹便能为之断折了去,倾国倾城的脸庞之上,丝丝睫毛抖动,点点泪光不断闪烁,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若是说殇儿是别处另类的妩媚的话,那么现在的这名女子,就好似那淤泥之中出尘而不染的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一股清纯的芳香,当即便是随着那女子的出现散发而出,仿佛令得整个世界在刹那间凝固下来,哪怕是空气,也随之停止了去。

    “来得有点慢呢……妮子……”

    见到眼前那俏丽的佳人,萧天宸不由苦笑了一声,若是宁儿再晚来半步,估计他就得让天璇帮忙了,到时候虽然可以击溃这云琅,不过他的身份也一样会曝光,好在……宁儿来得还不算迟。

    “对不起……”听到萧天宸那好似斥责一般的话语,宁儿的眼泪当即便是忍不住流淌了下来,看着萧天宸这般模样,宁儿的心中也有着些许的疼痛,要知道萧天宸自那邙灵山一役之后,伤可是还没好,现在为了韩林他们,更是加重了不少的伤势。

    若是她在晚来一步,或许萧天宸可就要真的要在云琅的手中毙命了。

    虽说这世界有活死人肉白骨的神药和神诀、但是她绝对不会让萧天宸就这么死在她的面前的,若真的那样的话,恐怕后者不止会颠覆整个云家,哪怕是这撼山军……这天武城,也绝对不会有所例外。

    “喂……你就只看到辰霄了吗……”见到萧天宸和宁儿还能在这种情况下谈情说爱,陈城真正的感觉到无语了,他现在受的伤虽然不及萧天宸惨重,但是也很接近风中残烛了,只不过他体内还有着不少未彻底发挥出来的药性,这才令得他还有些许的力量动弹。

    “还没死成呢……再说了,现在就要开始逆袭了。”萧天宸无奈的白了陈城一眼,他自然是知道后者死不掉的,毕竟陈城的修为可是比他还要高出不少,若是一掌就给那云琅给拍死的话……

    那也怪不得别人……

    “没良心的家伙。”见到萧天宸这么说,陈城当即便是骂了一声,而后便是倒头躺去,索性不管他们了,眼不见为净,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你是何人,居然敢阻挡撼山军执行刑法……”

    就在此时,一阵轻微的呻*吟之声传荡而来,听到这阵声音,萧天宸几人当即便是不由将目光投向了那声音的来处,却是发现云琅带着有些踉跄的步伐,渐渐得靠近了他们,不过此刻后者脸上的神色,也算不得好看。

    一击穿胸而过,直接便是带走了他至少一半的战力,虽说云琅也是地武境下位的武者,但是比起宁儿,却是弱上了不知一筹,全盛时期的他,都未必是宁儿的对手,现在的他,更别想和宁儿对战。

    “阻拦你们又如何……谁敢伤害我的辰霄哥哥,那么谁就得死。”宁儿闻言,当即便是低声说道,这番杀伐的气息,令得萧天宸也不由一阵怔神。

    这个妮子……为了成为自己的助力,原来已经为了自己改变了这么多,记得以前在东林郡城的时候,宁儿可不是这种能够说杀就能杀的果断之人,却是为了他,不断得改变,不断的努力。

    “就凭你?虽说我不是你的对手,可是我撼山军,也不是没有能人的!”云琅闻言,脸色当即便是变得阴沉无比,自然是看得出来后者根本不把他放在眼中,而后便是鼓起了一口气,大声喝道:“你们几个,还要观战到什么时候?”

    随着那云琅的声音落下,三道消长的身影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战场之上,那看向云琅的目光,布满了无奈之色。

    看到那几道身影的出现,萧天宸的目光也在刹那间便是凝固了下来……这三个家伙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气息,比起云琅居然不逊色多少……又是大统领级别的武者!

    “你可真是没用呢……”其中一名面貌显得有些狰狞的中年人看着云琅,轻蔑的摇了摇头道。

    “少说废话,有本事,就打败她吧,若是放他们离开,我们撼山军也将迎接一场不小的祸端,而且哪怕是你们一起上,也未必能胜的过她!”云琅闻言,当即便是指着宁儿反驳道。

    他可是见识过后者的力量,自然是知道自己和对方的差距的。

    听到云琅的话,其中一名面貌显得较为普通的男子也不由轻轻点了点头,云琅话粗理不粗,再说他们观战了这么久,自然是知道若是放走了这几个人,后果会有多大。

    尤其是眼前的这个看似年龄不大的小姑娘,却是拥有着哪怕是他们都不由忌惮的可怕力量,一旦放走,对于整个撼山军军府,都是一个威胁!

    想到这里,三人便是齐齐上前一步,爆发出他们如同山岳一般可怖的威压,猛然朝着宁儿所在的地方轰打而去!

    “还是束手就擒吧小姑娘,这样或许我们还可以对你从轻发落,否则的话,可就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毕竟我们几个,可不是什么懂得怜香惜玉之人……”

    听到那人的话,宁儿的嘴角当即便是轻轻一撇,只见她右手一挥,掌心之中,一枚由真元凝聚而成的鼎炉令牌顿时显现而出。

    “今天,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动手!”

    说罢,宁儿便是奋力将那令牌给捏碎了去,与此同时,一股仿佛令得整个撼山军府为之动荡的可怕威压,也陡然随着那令牌的破碎,油然而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