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四百九十七章:栽赃陷害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撼山军府中

    无数的军士不断在那廊道之上穿行而过,不时散发出一股肃杀的气息,使得整个空气之中都布满了铁血的感觉。

    房苑内,一道消长的身影端坐在太师椅前,手掌从那桌子上拿过一杯清新淡然的茶,而后便是掀起了茶盖,轻轻拨弄着茶杯之中的茶叶,淡淡得对着那堂下的人说道:“辰霄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还没有结果……”

    一阵胆颤的回应之声,当即便是从那人的口中传荡而出,那看向堂上之人的目光,布满了惊恐和忌惮,就在萧天宸接受任务之后的一天,云洪也彻底突破了灵武境的桎梏,由于云家在这撼山军之中也颇具势力,所以这云洪一晋升到达灵武境之时,便是授以统领的职位,现在的他,手底之下,赫然便有十名大队长,而他薛冷,便是这云洪的手下之一。

    回想将近半月前,他们还处于同一水准,却是没想到后者这么快便是做出了突破,现在的云洪,举手投足之间便是可以轻而易举得将他给毙于掌下,他哪里还敢像之前那般,只有唯唯诺诺,方可不引起后者的怒火。

    “废物!”

    听到薛冷的回答,那云洪的脸色也陡然变得森然许多,手掌一摆,那手中的茶杯盖立刻便是化作一道流光猛然撞到了那薛冷的胸口之上。

    而后便是“咔嚓”一声,整个茶盖直接破碎了去,与此同时,那薛冷的身影,也在这股力量之下生生被击飞了去,一道殷红的血液登时便是顺着后者的嘴角流淌而下。

    灵武境的攻击,哪怕是随意一击,都不是他天罡境九重巅峰的武者便可以接得下来的,若非云洪手下留情,恐怕这薛冷,直接便是在这一招之间彻底丧命了去。

    一招落手,云洪当即便是冷声喝道:“滚出去,将韩林他们几个带上来,我要亲自盘查辰霄的下落。”

    “是!”薛冷忍着胸前传来的剧痛,拱着手对着云洪应了一声,而后便是迅速退出了房中,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云洪的对手,更加不敢像以前那般,唯有乖乖听话做后者的一条狗,才能保住性命。

    否则的话,他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随着那薛冷离开了房中,云洪当即便是将目光转移到了手中的茶杯之中,意头一动,便是有着一股可怕的真元波动自他手心弥漫而出,顷刻间便是将那整个茶杯化作湮粉,所有的茶水,直接在这股可怕的力量之下瞬间消融而去,连半点痕迹,都不曾留下。

    “辰霄……”云洪淡淡得念叨着萧天宸的名字,脸色不由一变,便是有着一道殷红之色顺着他的嘴角流淌而下,云落被捉走之后,不得不说,萧天宸的计谋成功了,致使得云洪不得不出手,结果刚好被那暴怒的**遇到,不由分说的被生生重创了去。

    若非不是他跑得快的话,现在的他,早就已经成为了那**的刀下亡魂了,怎么可能还能活到现在,话虽如此,云洪因此对这辰霄的恨意越发浓郁了许多,所以故意派人设下埋伏,为的便是擒下那韩林,逼迫后者现身来。

    虽说他知道以后者的实力,是不可能能够安然无恙得从这邙灵山中全身而退的,不过现在的他,却是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种感觉便是:哪怕是整个邙灵山倾巢而出,都未必能够奈何这辰霄。

    因为后者的能耐,的确是超乎了他的想象,能够在他们双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之下,将他们玩弄于鼓掌之中,这份能耐,可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而恰恰便是因为还没有半点行踪,才证实了他的想法……

    更让他愤恨的是……除却云落已经落入辰霄的手中之外,就连那云庭都已经没有了踪影,这般时间如此凑巧,令得他实在是不得不将一切的疑点都转移到辰霄的身上去。

    这个辰霄……绝对不会就这么凭空得消失了去,除非……他还躲在我所看不到的地方之中。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大堂之下,也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嚣的声音,旋即便是能看到韩林等人被押解着送上了在大堂,尽数都是怒目直视着云洪,谁曾料到,辰霄这么拼死拼活为他们赢来的生存机会,到头来反而落入了这云洪的手中。

    “说……辰霄现在在哪里……”云洪淡淡的开口道,语气之中没有半点情绪的波动,任谁都听得出来,现在的云洪,已经到达了暴怒的边缘了。

    “哼,想要让我说出辰兄弟的下落,云洪,你莫非被打得坏掉脑子了不成,你认为我们会有可能说吗?!”韩林冷声笑道,云洪伏击她们的那天也在场,那般身负重伤的样子,可是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好小子,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听到韩林那满是嘲讽的话,云洪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森然起来,一股股无形的杀气,立刻便是显现而出。

    “杀我?你倒是试试看,邙灵山之中第一禁令,你可忘记了?”韩林闻言,脸色也是刹那间便是变得无比凝重起来,现在的他也是在赌,赌后者敢不敢杀他们,毕竟这个地方可是撼山军军府,若是把他们杀了的话,恐怕难逃撼山军的追责。

    似是看出了那韩林心中所想,云洪当即便是淡然得笑了起来,只不过脸上这副淡然的神态,却是令得韩倩和韩风等人,心头不由一阵发毛。

    这个家伙……想要干嘛?

    “看来,你是料定我不会动你们咯。”云洪冷笑着说道。

    韩林闻言,当即便是嗅出了云洪语气之中的森然气息,眉毛当即不由一挑,道:“你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李云好像这一次跟你们一起行动的时候,受了不小的创伤,直至今日都还未彻底康复,若是我将他受伤的罪名安插在你们的身上,你觉得……谋害同僚这一条罪名,够不够让你们下地狱呢……”

    听到那云洪的话,韩林的脸色当即便是猛然剧变起来。

    “云洪,你这是栽赃陷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