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中伏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土之大陆,位于天外天的最外围,距离阴阳大世界超过百万里,但是阴阳大世界朦胧的光辉仍旧将这里照成一片朦胧的紫色。连绵起伏的沧澜山像一个正三角横卧在土之大陆的中部,连带着整个山系几乎将土之大陆分成了两半。以往的沧澜山尽是密布的紫色植物,鸟语花香,而现在看去却是狼烟遍地,猩红如血,天上地下都出都是厮杀的情景。

    “青衣侯!有本事你别跑!”.doulaidu.

    沧澜山左侧山系天空之中,灰色的混沌气流笼罩了半个天空,无数邪魔鬼怪从其中飞进飞出,就如同从蜂巢出来蜇人的马蜂一般。萧天行内穿青衣,外罩紫色甲衣,浑身罡气四处激射,带起一股直径百丈的罡气风暴,在这一片混沌气流中肆意穿行,所过之处圣级之下的邪魔鬼怪全部化作飞灰。即使是圣魔,若是八劫以下,撞到他也要被一击而灭。而在他身后,一个高达二丈的灰色牛角邪魔手持两把大砍刀不断地怒吼着,看起来粗壮的身形十分灵敏的紧追在萧天行身后,挥出一道道黑色刀刃,劈砍在萧天行的后面。可惜全部都被萧天行或躲或挡给化解开来了,并没有对萧天行掠杀那些低级邪魔造成太大影响。

    “刀角将军,你有本事就追上来,不要在那里乱吼吼,要有做将军的风范。”萧天行的声音云淡风轻,没一点被追杀的觉悟。

    后面的刀角将军闻言,一张粗糙的灰脸登时黑气直冒,哇哇的大叫着挥舞手中两把砍刀扑了过来。黑色刀芒破刀而出,毫无阻碍的在混沌气流中穿梭而来。见这两刀来势凶猛,萧天行身形一转向后豁然出拳,两团金色罡球立即携带风雷之势狂袭而出,迎面轰击到那两道刀芒上。猛烈地撞击风暴四散开来,附近被波及到的低阶邪魔毫无抵抗的被湮灭,而萧天行则是借机长笑着继续向远处掠杀那些低级邪魔。

    萧天行来沧澜山已经半个月了,参与抗击邪魔大军的战斗也有了**场。开始本着谨慎的态度他并没有太过引人注意,但是到了第三场时,在沧澜山七八天大概了解这里的情况后,萧天行这位武者真神开始发威了。先是将一位和他对战的邪魔将军一举斩杀,而后便开始掠杀诸多低级邪魔,而后面这位牛角将军便是邪魔中的高手,专门来对付他的。萧天行发现这位刀角将军确实实力非凡,正面对抗和他旗鼓相当,但是身法上比他有所不如,所以才出现了现在这种情况。

    当初刚到战场时,萧天行也有些不适应,尤其是刚一开始两军对峙的那种场面。两军对峙,一望无际的邪魔鬼怪协同着澎湃的混沌气流汹涌而来,而阴阳师则是老远就一阵阴阳大发,之后两者便陷入了混战。阴阳师们的优势在于能够远距离攻击,虽然距离越远威力越小,但是当成千上万人同时攻击时还是很有效的,而且阴阳师们还有各种攻击法阵,虽然对阴阳师要求比较严格,但是威力却是不俗。但是和邪魔比起来阴阳师也有弱势,那便是数量,阴阳师中最低级的战士都是来自天外天九块大陆上的天级,圣师在其中任将官,像萧天行这样的军侯则可以统领一只万人的军队,自称一营。至于兵营的称呼便以军侯之称称呼,像萧天行所领的兵营便称为青衣营。不过萧天行新任军侯,对军队各方面都不熟悉,且他又不准备在阴阳师的队伍中长待,所以军中一应事务军交给两个把劫圣师副手,不仅称了那两个副手的心意,他自己也乐得自在。

    萧天行在军营中如此出力,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确实是天外天已经到了危急时刻,一不小心可能真的就要被邪魔大军攻入界内了;二既是萧天行可以凭借自己的作为预先在阴阳师与邪魔中为武者打出名声与气势;三就是为了军功,有了军功就可以在统帅府换取诸多宝物,据说里面连神药都有。这些宝物资源都是天外天在混沌海中收取的,由此可见混沌海虽然危险,但确实机遇多多。

    萧天行在邪魔中碾杀,不需要太多的手段,只凭借他一手将神力融入罡气的技巧,便可以以罡气风暴大杀四方。将刀角将军暂时摆脱开后,萧天行便如同一架绞肉机一般,在混沌气流中带起了一阵血雨腥风。望着周围纷纷破灭的邪魔,萧天行不禁觉得有些可惜,要不是今日他收取邪魔的数量已经达到上限,这一路所杀的邪魔说不定就可以再练成几十颗精元丹。

    精元丹便是萧天行在界内用炼炉将邪魔炼化后所得到的神丹,因为可以大补精元,所以便被他称为精元丹。炼炉可以将邪魔炼化成精元丹,这使得他在和场战争中如鱼得水,获益匪浅。尽管随着他炼制丹药的手法越来越纯熟,每日炼制丹药的数量也随之提高,但是到如今仍旧不超过每日三十枚。精元丹不仅对武者有效用,而且对阴阳师也有奇效,尤其是圣师。因为阴阳师修炼缺少炼精一步,所以后继的修炼就需要补充精元血气,精元丹正是他们所需之物。这几日萧天行已经将自己有精元丹的消息放了出去,准备等时机成熟后,就从其他阴阳师那里换取那些他这段日子来所听到的宝物。

    一边思考着将来准备换取那些宝物,一边将周围不知死活扑过来的邪魔纷纷绞杀,忽的萧天行发现周围的邪魔鬼怪都是一空,四下唯剩下了激荡不已的混沌气流,隐隐的散发着杀机。萧天行回头看去,只见后方一层迷雾般的混沌气流散碎开来,刀角将军二丈高的虬壮身躯一跃而出,手中双刀黑光闪烁。

    “青衣侯,此处作为你的葬身之地如何?”刀角将军一扫之前的暴躁的样子,莫定的神色中杀机凝聚不散。

    萧天行双眸一转,盯着刀角将军的血红双眼看了几下,有扫视又扫视了周围一下,轻笑道:“埋伏?你们倒是煞费苦心啊!既然已经将我引到这里为何还不现身呢?”

    “哈哈哈···”

    周围响起一阵阵古怪的笑声,激荡的混沌气流都凝滞了,接着便如同布幕一般被撕开,四个古怪的身形走了出现在萧天行的周围,个个都是如同刀角将军一般,看气势显然都是刀角将军一脉的邪魔将军。

    “青衣侯,今日能死在我们五位牛魔族将军手中你也算值得骄傲了。”其中一个将军道。

    “不就是杀了一些低级邪魔吗,你们就如此大费周章的埋伏我,太过小气了,我可不打算死在你们这种小气的邪魔手中。”萧天行无所谓的应对了一句,已经浑身金光大放,一身罡气凝结成圆,旋转不息,双目中寒光乍露的扫视周围的五个邪魔将军。

    今日一战自己当然不会死,可是界令之秘难道这么快就要暴露在这邪魔视线之中了吗?

    萧天行尚在寻思,五个邪魔将军却已经不准备在多言了,齐齐的攻了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