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三百一十三章 偏向网中行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严峰的声音十分急促,容不得陆明质疑,当即对旁边的几个地级道:“注意查看下前面的那片灌木。”便周身黑光一转冲天而去,剩下几个地级相互看了一眼,向之前他们已经查过那片灌木再次搜去。

    陆明呼吸之间便到了严峰身边,见其眉头紧皱当即问道:“严师兄,到底怎么了?”.ttw.

    “刚才有宗门中留守的地级弟子前来禀报,说宗门中来了几个自称是圣山接引使者的人在等候。”

    陆明听了眉头一挑,惊讶道:“圣山使者?”

    严峰点头道:“嗯,圣山使者不容怠慢,所以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召集弟子,带上龙虎、另外两宗的太上长老还有那尸体,回宗门!”

    陆明虽然觉得就这么放弃搜寻有些可惜,但是也知道不能怠慢圣山使者,当即召集了所有的弟子,询问了一番仍旧是一无所获。便叹息着带上冰域中的一众冰雕,和严峰一起往太阴派赶回。路上陆明还是忍不住向严峰问道:“师兄,为何不留下一些弟子在谷中守候?”

    “不用了,我不在,即使找到也是让他们白白送死。”说到这里,黑光中飞在前面的严峰回头看了陆明一眼,又道:“即使是你也不行。再说,有这龙虎在,那厮还是很有可能回来的。”

    当即一行人无言,飞快的向这太阴派的方向飞袭而去,不过小半个时辰,严峰等人便回到了太阴废墟,老远便瞧见几个白衣人在废墟上等候,两个老者银发白须,两个青年身形俊逸,但是严峰还看出来了更多,这两个老者修为如同他一般,都是四劫圣师巅峰!

    严峰在天空之中沉郁的脸色就换成了满面笑容,从空中踏步来到圣山二老旁边,拱手道:“圣山使者远道而来,实在是让我太阴派蓬荜生辉呀。在下太阴派太上长老严峰,刚才有事耽搁不在宗门中,怠慢之处还请两位恕罪才是。”

    圣山二老之前来到太阴派见到一片废墟,心中就惊讶异常,向留守在这里的太阴派中弟子打听一下情况后,心中惊讶又增加了多少自不必说。待到看到严峰这一行人回来,圣山二老眼前立即一亮。两人的目光不断地在严峰、陆明与那抬回的一座座冰雕上徘徊,尤其龙虎冰雕。

    听见严峰的话,胖老者立即也笑着道:“无事,严峰道友不必客气,我等是来接引贵宗新晋圣师的,不知他可曾在这里呀?”

    严峰听了脸上立即换上了一副悲痛的表情,叹气道:“哎,两位使者来晚了呀,我宗那个新晋太上已经在今日午时身陨了。”

    圣山二老虽然已经知道了萧天行在太阴派一战的大概,但是此时还是向严峰询问起来。当即严峰和陆明带着圣山二老到了之前严冬所居住的那所大木房中招待,一边将宗门的遭遇添油加醋的向圣山二老说了一遍。纵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是听完严峰的话后两人仍旧在心中不停感叹,未曾想到这事情这么复杂,居然还牵扯到了另外三个一流宗门。

    临到末了只听那严峰道:“两位使者,还请为你们为我太阴派做主啊,那武圣不属于我阴阳师之类灭我宗门且先不说,那寒水宗,水木园,黑岛居然也来我太阴派趁火打劫,实在是欺人太甚呀!”

    见严峰说完,胖老者才笑眯眯的道:“哎,严道友我们此番前来除了接引新晋圣师外,就是捉拿那武圣萧天行和他那只龙虎的呀,毕竟此人出于阳间,我们不得不管。但是贵宗与另外三宗的恩怨,我们是在不好插手呀,阴间可是神谷的地盘,你们应该找神谷使者。再说,现在这几宗的太上不是都落在你们手中了吗,那寒水宗的水封,堂堂一个五劫圣师现在都只剩下一具尸体了,严道友还想要如何呢?”

    听了胖老者的话严峰沉默了好半响,才蓦然道:“二位使者,那我们还需要用那龙虎来引诱萧天行上钩,除去他好报灭宗之仇。”

    胖老者一听这话脸上笑容更甚了,看了旁边的瘦老者一眼才道:“怎么?严道友还怕我两人除不去萧天行那厮吗?”说着他见严峰似乎还有话要说似的,又道:“如果严道友不放心的话不如和我等一起等待那萧天行上钩,合力除去他,如何?”

    严峰心中暗骂圣山二老仗势欺人,明显是想趁机夺走灵兽龙虎和萧天行身上的令牌,但是却不得不妥协,要知道圣山和神谷可不是他们这样的一流宗门可以惹得起的。当时点头称是,不再多言。

    冰域所在的山谷之中,深夜一个人影从其中走出,若仔细去看发现这道身影走路时有些古怪,有些瘸,但是走了百多步就一点点的正常起来,待到其走出山谷后已经完全和正常人无异了。这人正是一直用龟息**在山谷树林中隐藏到深夜的萧天行。他早知道山谷中所有太阴派弟子都撤走,之所以没有一早就出来是为了继续疗伤。

    走在前往太阴派的路上,萧天行对自己的恢复能力十分满意,经过大半天的恢复,他身上的伤势基本上好的差不多了,当然腿上的那一大块肉一时间还长不出来,但是除了刚走路时不适应外,也不会对他的战力造成多大影响。只是,现在没了龙虎,他的一身战力恐怕是达不到四劫圣师的水准了。

    但即使如此,他仍旧一步步的向太阴派走去,他向龙虎说过的,他会去救它。即使萧天行知道现在太阴派新来的太上肯定在宗门中以龙虎为饵守株待兔,但是他仍旧不得不去,他有他自己的坚持,他有他自己的道。失去了自己的道,那就谈不上什么问鼎最强之路了,这一点他一早就知道。

    路上萧天行随便吃了些东西补充体力,有将所得的六块令牌都拿出来研究了一番,仍旧是一无所获。而与此同时,同在阴间遥远的北边,西陵雪行走在茫茫旷野之中也在研究手中的令牌。除了他背后的巨剑,此时再也看不出他是那个曾经白衣飘飘的西狂了。一身白色锦袍全部染成了灰色,脸上的胡须也是好长时间未曾修饰,整个人看起来似乎如同一个流浪汉一般。当然,那双明亮的星眸却比以往更加的精锐了。

    走着走着,西陵雪似乎忽然听到了什么动静,从前面几里外的一片山峦传过来,那声音在这寂静的深夜中很不同寻常。西陵雪星眸之中精光一闪,在紫月下化作一道灰影向那山峦奔袭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