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三百零七章 以命搏之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萧天行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真听到严冬的话后还是心中一沉——令牌若是真的到了水封的身上,那可就不好抢了。但是既然知道令牌在哪里,却因为困难而不取,这样的话自己何时才能收齐令牌呢?脑海中浮现欧阳玉婷的容颜,萧天行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但是现在却还有一个人需要处理。

    看向罡气罩中仍旧耻笑着看着他的严冬,萧天行双眼微眯道:“你所说的可都是真的?”

    严冬料想萧天行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话,但是却很愿意看见萧天行受打击的表情,于是这次也是毫不犹豫的道:“事实就是这样,你永远也得不···”

    见严冬还是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萧天行毫不犹豫的手掌一捏,罩住严冬的罡气罡气罩豁然发动,数十道锋利的罡气在严冬说话时猛然搅了过去。罡气罩中的严冬早就知道自己今日必死无疑,只是为了多玩弄一下萧天行才没有急着自爆,但是他却是一直在暗中注意着萧天行,见他手一捏就知道不好,圣师级的本命元气当即从膻中穴爆发出来。

    萧天行一见严冬膻中穴有黑光闪现,当即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出,带起一股猛烈地罡风撞击到罡气罩上,登时罡气罩如同皮球一般被踢了出去。眼见罡气球带着正在自爆的严冬破开重重云雾往外飞射,一道浓烈之极的黑光也从其中汹涌勃发而出,萧天行再次撑开一道罡气盾,脚踏龙虎不管不顾的往下坠去。

    外面水封的阴阳**刚掐完印决放了出去,就听见云团中一声爆响,一道浓烈的黑色光圈猛然扩散出来,登时吓得汗毛直立,忙飞快的往下坠去,一往下坠水封就瞧见一道白光直往下冲去的,立即知道是萧天行要逃,忙大喝道:“那厮往下逃了,快追!”

    云团周围的木刚和邬涛刚才也是被严冬自爆出来的本命元光吓了一跳,不过刚刚躲过就听见了水封的喊叫声,立即跟着往下坠去。三人中水封追的最紧,离那道白光不过数十丈远,其后则跟着邬涛,木刚则落在最后。

    三人都追着白光下坠,木刚走在最后却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后面一个青色人影从云团中坠了下来。这青色人影正是萧天行,他刚刚在龙虎将要离开云团时脱离了虎背,借着云气在在云团中躲藏了一息时间。这种凭空停滞的本事也是他这十几天才练出来的。自从吞食了血魔晶,这两三个月来他的体质越来越变态,直至十几日前自动有了一种滞空的本领。也是这些奇妙的变化让萧天行敢于和下面的三位太上一拼。

    之前萧天行杀严冬,就是为接下来的战斗免除后患。他想的清楚,人的一生总有一些东西需要自己拿命去博取的,总有些事即使付出生命也在所不辞,总有些事我们不得不做。而复活欧阳玉婷就是他付出性命也不得不做的那件事。

    心中的信念无比坚定,萧天行手持诛天大刀紧盯着下方的木刚,千斤坠使出登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下坠去,罡气在他周身形成了奇异的椭圆锥形,让他没有和空气摩擦出一点声音,诡异的快速的靠近着下方的木刚。

    下面的木刚不过是三劫圣师的水准,以萧天行现在接近四劫圣师的战力,偷袭之下很有把握猝然杀之。萧天行知道,只有先除掉了木刚和邬涛这两个帮手,自己才有机会和水封拼命,否则就是送死。离木刚已经不足十丈,萧天行手中诛天大刀上的血煞已然破刀而出,化作一条十数丈的狰狞血蛟仰望苍穹,无声咆哮!

    木刚跟在邬涛的后面往下飞坠,心中总隐隐的产生一种莫名的烦躁感,开始木刚还没怎么在意,但是随着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的心中产生一种强烈的不安。这种在天外天面临死亡时曾经产生过的感觉登时让他警觉起来,不由自主的往头顶上看了一眼。

    这一看,登时吓得他亡魂皆冒,一声惨烈的惊嚎同时叫了出来。最下面的水封都已经快到地面了,他前面的白光已经落地,却是只露出一只龙虎来,龙虎之上却是空无一人,见到这一幕的水封登时心中叫糟,同时也听到了上面木刚的惊叫。邬涛也听到了木刚的惨叫,身子一滞抬头望上看去,立即瞧见了让人绝望的一幕。

    只见一条十数丈长的血蛟张大了狰狞巨口,从上而下的向木刚扑过去,一张巨口已然要囊括了木刚的头颅,而就在他们看去的这一瞬间,血蛟轰隆隆的飞射而下,在木刚措不及手中就将木刚整个儿个的吞了进去。

    血蛟之上,一个青色人影手持一杆血色大刀转手挥舞,不是萧天行还能是谁?只见在他挥舞大刀间,吞噬了木刚的血蛟登时盘旋而起,萧天行一步来到了血蛟的胸腹之间,往那处波动不停地地方一刀捅进去,登时传来了一声极其不甘的惨叫声,但是紧接着这惨叫声便淹没在血蛟那化作实质的兴奋吼叫之中。

    水封没想到萧天行会有此手段,呼吸之间便将身为三劫圣师的木刚绞杀,登时心中的杀机更盛,一边往上飞射一边向邬涛叫道:“邬涛,上,杀了他!”

    见到之前那一幕的邬涛早已心寒,哪还能玩命的往上冲。但是他也知道此时后退不得,忙拿出在天外天与邪魔厮杀的血勇来,无数黄光在空中凝结化作一根根数丈之长的石矛,在他的印决下带起了一股股剧烈的元气波动朝萧天行和血蛟袭射而去。

    下面的水封同样凝结出无数冰箭,紧跟在石矛的后面往萧天行射去。萧天行在血蛟旁边足下虚踏,一刀刀的往血蛟腹中捅去。之前木刚的那一声惨叫下面的水封和邬涛都道他已经死了,萧天行却知道木刚根本没有死,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在关键时刻重生了大量的生机,顽强的抵抗着血蛟的侵蚀。此刻眼见下面水封和邬涛的攻击纷纷而来,萧天行虽然不惧却也有些心急,所以才不管不顾的继续向血蛟中的木刚捅刀子,希望赶快将他杀死,否则之前的让龙虎引开三人的计策就白费了,他自己也将马上陷入危险之中。

    再次一刀捅进血蛟腹中,萧天行微微一顿,边想着下方飞射来的石矛冰箭豁然张口,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立即震彻了方圆百里!

    “吼——!”

    一吼不算,萧天行再次踏出一步又是连续两声巨大吼声传出。

    “吼——!”

    “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