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三百零六章 中计太阴虚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萧天行由龙虎载着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赶往太阴派,中间的路上他又再次拦住了一波回往太阴派的弟子,一番拷问与之前所得相差不多。萧天行更加确定了自己判断的正确性,但是其中也可能有其他的变故。他料想,现在整个太阴派逃散的弟子之所以赶回去,肯定是有一个强力的人物在召唤。萧天行认为这个人很可能是已经晋级圣师的严冬,当然,他也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太阴派来了新的太上长老。

    所以说,这次前往太阴派他仍旧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是即使生死参半,他也要去搏一搏。

    太阴派处于乌龙山脉和绿光山脉中间的一大片山谷中,这里阴元气十分浓郁,两边山脉中的各种草药珍宝也是数不胜数,是一处绝佳的洞天福地,因此被太阴派选作了立宗之地。但是此时,昔日那连绵方圆十里之地的亭台楼阁全部化作了一片残垣断壁,地底火山虽然平息,地火也早已退去,但是却仍旧处处黑烟袅袅。

    不过不比一个月前太阴废墟的冷清,此时这里却是新添了许多人气。废墟和外边的树林之间的空地上建起了许多简易木屋,废墟中也有许多民工在清理,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在建新的亭台楼阁了。一些身着黄色,红色道袍的太阴派弟子在外面做监工,催促着那些民工快些干活。

    萧天行在太阴派的高空之中看到的正是这一副景象,他立即知晓之前自己的判断不会假了。随即他把目光停留在了那一处有阴阳师来往进出的木屋上,双眼微微眯起,似乎在观察着什么。他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下去,否则会打草惊蛇。

    萧天行从早晨赶到时就一直在高空之中观察,他和龙虎身处于一片龙虎所放出的云雾中,所以即使有天级从其他处的天空飞来,也不会发现他们。萧天行已经做好了打算,若是看到了严冬,他边立即出手抢夺令牌。其实路途中萧天行就想了个清楚,只要是太阴派真的重建,不管是谁主持,只要严冬还在此间,便一定会回来。而萧天行所要等待的便是一个严冬单独露面的时机。

    可是现在已经快到了中午,中间只是有三个天级曾经进出过,根本就没有一个圣师出现过。萧天行虽然没有见过严冬,却听张君宝描述过他的样子,再加上严冬的修为应该是一劫圣师,所以萧天行不会认错。而萧天行敢肯定这三个曾经出现的天级里绝对没有严冬。就在心中微微小有些不耐烦时,萧天行眼中的精光忽然一凝,定在了一个从一个木屋中走出的黑袍道士身上。

    严冬从自己的居处走出,眼神中满是周围太阴派弟子看不见的焦灼。虽然料到重建太阴派的事情不会太顺利,但是严冬还是没有料到会出现这么大的麻烦。他回来没有多久,寒水宗、水木园和黑岛的几位天级巅峰便联袂找上门来了,说是要帮忙看护太阴宗偌大的基业。

    严冬不傻,之前在江城还听到过这三宗联合夺取月心岛血柳的事,自然知道这三宗怕是现在看上了太阴派这片洞天福地了。占据肯定是不敢的,但是肯定会趁这段时间,大量的采取两边山脉上的草药珍宝。严冬心里不想答应,又怕会受到三宗更大的打压,便含糊过去了,哪知道没过多长时间,三宗太上居然一起找来了!

    难道这三宗真的敢抢夺我太阴派的基业?这是严冬在面对水封三人的第一想法,当时稳定了一下心神,便问三位太上来太阴派又何事,而水封的回答却是大大的出乎了严冬的意料之外。

    “严冬,此番我们前来别无他事,而是要借你做饵一用!”

    严冬走在太阴派的废墟之上,神色恍然,似乎当初水封的那句话仍然回荡在他的耳旁。严冬一路心不在焉的往在废墟中转来转去,忽然他感觉的道高空中有一股惊人的煞气,一下子笼罩住了他。心里惊慌的同时,严冬也有些兴奋,他知道,鱼儿上钩了。

    严冬仰头往天上看去,恰好见到一道白色流光从天而降,几乎眨眼间就到了他的身前。尚未等他反应过来,眼前一道精白的亮光就一闪而过,再看时自己已经被一道罡气罩给罩在了里面。

    萧天行罩住严冬,刚要向他文问话,却瞧见他眼神有些古怪,登时心头一动就要用罡气裹住严冬撤,但是却已经有些迟了。

    那边一溜木屋中忽然冲出三个光华闪烁的人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这边袭射而来。而此时被萧天行罩住的严冬却是哈哈的大笑起来,“你走不了了,走不了了!哈哈哈···”

    心知中计的萧天行那里还能理会严冬,他一眼就认出了那边冲来的三人正是水封、木刚和邬涛。看其气势比之萧天行第一次见他们时不知道要强上了多少,心中微凛,手中罡气立即将严冬一裹,让龙虎带着冲天而起。

    这一切说起来话长,其实都是在萧天行抓住严冬的那一瞬间发生的。三人的速度都是极快,一两息之间就从太阴派的废墟上冲到了千丈之上的云层中。萧天行见水封三人在后面紧追不舍,并且隐隐以合围之势向自己快速靠近。连忙对龙虎道:“冲进云里,放云雾!”

    龙虎听了立即窜进前面的一块方圆数十丈大小的云团中,后面水封三人见龙虎蹿入云团中消失不见,却没有跟进去,而是借机加速将这一大块云团包围了起来。三人各守一方,紧紧地盯住那云团。

    水封向木刚和邬涛道:“这厮躲进云团,已经是死路一条了。你们两且先看好,让我施展**消散了这云团。”

    云团之中,龙已经在停在最中间浑身毛发如同被一股股狂风吹动一般,不停地拂动,丝丝缕缕的云雾不停地从它身上往外涌去。而在他的背上,萧天行则死死地盯住被他罡气罩困住的严冬,以一种极度森寒的口吻问道:“交出令牌,否则,死!”

    罡气罩中的严冬却根本不为所动,反而蔑视的看着萧天行,用一种怪异的口气道:“你以为令牌还在我的手中?哈哈哈,你抓了我,不过是吃了一个无饵的钩而已!”

    听见严冬的话,萧天行登时气急,恨不得立即用手中罡气绞死他,但是仍旧沉住气再次喝问道:“说!令牌现在在谁手中?”

    “当然是寒水宗太上,水封!”

    这一下严冬道回答的痛快,可以说他对萧天行和水封都是恨之入骨。一个灭了他的宗门,一个逼迫他交出了令牌,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