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三百零二章 阴令,水令(求收藏!)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这一道波纹在此刻出现,就如同深夜在一个女人的闺房中再次出现另一个男人一样,引人注意而刺眼之极,所有人的目光立即从龙门客栈屋顶上那浓浓的血雾上收回,看向那波纹处。花发天级森寒的双目更是寒芒闪烁的看着那处波纹,似乎随手就要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水一样的波纹刚一荡漾开,一个白色人影边就从里面迈步而出。正是之前呆在悦来客栈独院的廖伟,廖伟出来时花发天级终究没有出手,而廖伟一出来立即感应着气机看向了花发天级。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一碰撞,立即都愣住了。

    周围的人也愣住了,但是随即一个个屏住呼吸准备看一场大戏起来。要知道,虽然之前也有三个天级进入了客栈,但是却没有一个是像这两个天级一样几乎前后脚到的呀,现在两人都还没进去就对上了,会不会发生一场大战呢?

    然而,这两个相碰的天级比他们要惊讶的多,心中感觉也要复杂的多。下面的人绝对猜不到,这两个天级恰好是两个携带天地阴阳五行令的人,最重要的是——两个人,认识!

    “廖伟!”

    “刑戮!”

    两个人惊讶之极的声音几乎不分前后的同时发出,声音在空气中相撞,就如同千年的冰峰碰上了九天而下的浪涛,撞出了一**无形的涟漪,直接波及道两个人的心神中,让两个原本应该处变不惊的天级神魂震动。

    “刑戮,真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你呀,怎么?你得了一个令牌还不够,还想得到更多吗?”老尔弥辣的廖伟先开口,话语中试探带着挖苦。

    “你不也是吗。”刑戮的话短促而冰冷,也是尖锐的很。外面的人只道两个人都是天级,却不知道两个人都是在阴间成名多年的天级巅峰,此刻相遇是真正的棋逢对手,针锋相对。虽然外人不清楚,身为当事人的两人却清楚地很,两人一旦相斗,绝对可能是相持不下,一时半会绝对分不出胜负来。

    但是,此刻真的是非比寻常啊。因为这一刻已经不再是一块或者两块天地阴阳五行令的事了,而是三块令牌的大事!三块令牌啊,有了三块令牌,廖伟就可以保他廖家在天池的一千五百年的荣光,使廖家地位大增,从此一跃为宗门内的一流家族也不是不可能。而对于刑戮来说,他有更重要的作用,只有足够多的令牌,他才能够请门中太上出手,为他的弟弟延续更长的性命。

    所以,这一刻两人心中的杀机都涌动到了最高点。可是这并没有让这两个成了精的天级巅峰丧失理智,他们都察觉出了这次令牌出现的诡异,更察觉到了这栋龙门客栈所笼罩的森森杀机,还有那一种似乎很淡,却似乎随时致命的危机感。

    “刑戮,你我都想得到令牌,肯定免不了一战,可是却不能让那些藏头露尾的人占去了便宜。你说是不是?”

    刑戮听了廖伟的话,森寒的双目向客栈的大门中再次瞥了一眼,才道:“当然。”

    “那我们先联手除掉后患,如何?”

    “好。”

    三言两语间,两个天级巅峰就定好了临时的攻守同盟,然而就在刑戮的好字落下的那一刻,龙门客栈中忽然想起一阵震耳欲聋的笑声,这笑声就如同从九天降落的神雷,似乎是一下子击中了站在龙门客栈大门口的两个天级巅峰。

    “哈哈哈!!不枉我一番心思,你们两也不用来找我了,我见你们!”

    话音未落,眼尖的人就看道一道青色的人影从龙门客栈中如同一阵风一般的刮了出来。眨眼之间就到了刑戮和廖伟的身前,伸手就打出了一道晶亮的白光,翻手就将两个天级巅峰罩了进去。而到了这时,刑戮和廖伟才像刚回过神来似的,浑身元气轰然爆发,满脸惊恐地戒备着看向身前的那个青色人影。

    毫无疑问,青色人影自然在此引蛇出洞的萧天行。

    这突然间发生的一幕不仅让两个天级措手不及,更是让外围的数万双眼睛瞪得老大。因为众人见到,两个相隔偶五六丈之远的天级居然一下子被萧天行的罡罩罩在了里面。而两个天级巅峰在里面浑身元气爆发着轰击罡罩,居然全无一丝效果。那直径七八丈的罡气罩更是炫目骇人至极!

    刑戮和廖伟慌了,惊了,恐了。

    而数万的围观者则是蒙了,愣了。

    这人是什么人?居然一招制住了两个天级,还让两个天级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萧天行看罡罩里面廖伟和刑戮对着罡罩一遍又一遍的施展阴阳**,甚至都因为空间太小而将自己弄伤,不禁直摇头。朗声道:“两位还是不要挣扎了,还是乖乖交出手中的令牌吧。交出令牌,我可以放你们一命。否则,死!”

    廖伟和刑戮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攻击都是徒劳,听见萧天行问话,当即停手。廖伟先开口,“你不是阴阳师!你究竟是什么人?难道不知道得罪我天池和冰峰两派是什么后果吗?”

    “不要多说废话,交出令牌!”萧天行皱着眉头一身冷喝,发出罡罩的手掌一抓,罡罩立即缩小起来,而且还一边缩小,一变旋转,客栈外坚硬的青石板都被无意中搅成一片片尘粉。

    刑戮看着越来越近的罡罩,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精光,大喝道:“你是武者!你是传说中的武圣!对不对?”

    听见刑戮的爆喝,萧天行双眼一眯,手中的罡罩缩小的更快了。已经将廖伟和刑戮逼得背靠背的站在一起。廖伟听见刑戮的话,也是猛然醒悟,同时想起昨日听到一则关于太阴派被灭的传言,心中立即一凛,焦急的叫道:“停!停!我交出令牌!”

    萧天行听了廖伟的话,目光一顿又转向了刑戮,刑戮见此双眼之中闪过一丝不甘,但是终究还是道:“停吧,我也交出令牌。”

    说话间,两个人都从自己怀中拿出了令牌,廖伟的阴令,刑戮的水令,一拿出来,立即让罡罩中生出的一只罡气手掌卷走,送回到萧天行的手中。

    萧天行并没有立即放掉两人,而是当着两人的面细细的查看起令牌的真伪来。正在检查令牌的萧天行没有看到,人群中一个地级阴阳师,脸上带着隐隐的激动,快速的往人群之外退去,看他青色道袍上的一道瀑布一样的标志,如果萧天行有影响的话,定然会发现这标志寒水宗每一个人身上都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