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与令牌擦肩而过(二更)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廖高听见廖伟的话,不禁问道:“堂叔祖,为何我天池会有这种贡献一块令牌得宗门五百年荣光的规矩呢?”

    廖伟听了廖高的问题,一双老眼不禁眯了起来,幽幽的道:“天地阴阳五行令,乃是天地至宝,古老相传里面隐藏着阴阳大世界最大的秘密,谁不想得到?但是天外天的那些人限于规定不能亲自动手,于是才有了这传闻中凑齐九块令牌换取大能帮助之事。我们天池太过年轻,在天外天连一个大能都没有,所以才不得不每个千年大劫都辛苦收集令牌,以之换取一些大能的照顾啊。”

    说道这里廖伟不禁沉默了下来,廖高站在他身后也不敢打断堂叔祖的思绪,过了良久,廖伟才转过身来双目柔和的看向廖高道:“廖高呀,靠令牌换取宗门的庇护终是下策,现在我廖家就我一个天级,因此才在宗门中毫无话语权,若是你也能晋升天级,我廖家说不定就可以在下个千年里壮大起来。可惜我行将就木,不能看到那一天。哎,此番看我运气,若是能碰上其他的令牌,我即使拼上这把老骨头,也要多得一块!那几个之前就得到令牌的家伙,究竟会不会来呢?”

    月色渐浓,晚饭时间刚过没多久,江州城外再次迎来一个客人。这人一身青衣劲装,二十来岁的面孔却又一种说不出的成熟稳重,他站在江州城外双后背在后面看着城门上大大的江州两个字,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脚迈进了江州城。隐隐约约见听到他轻声的说了一句话,随风飘散在夜里。

    “江州城,风雨欲来啊。这番,不知道我刀下又会再添多少冤魂,不过婷儿,为了你,即使杀再多的人,我也不悔···”

    晚饭后,江州城中仍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西城龙门客栈挨着夜市,此时更是热闹非凡。龙门客栈外,一个白衣老者面无表情的在人群中穿梭,周围的人都到不了他周身三尺内,显然这个老者是一个法力高深的阴阳师,看他一身白衣,说不定就是传说中的天级。不过人群中绝大部分都是普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这老者的厉害。有个别识得厉害的,早就远远地避开一边了,天级可不是好惹的。

    这老者看似面无表情其实双眼中满是隐藏的焦急,深邃的老眼快速的在龙门客栈那长长的墙壁上扫视着,似是在寻找什么。忽然,他的眼神定在了墙壁高处的一扇窗户下,似是确定了什么,双目中忽然焕发出喜色,冲开了人群来到那窗下,手中掐了一个印决,一指那处墙壁,手中一团黑气立即袭射过去钻进那处墙壁消失不见。

    做完这些,这老者立即快步走进了龙门客栈中,只是他进了大堂后,也不订房也不吃饭,就在那里站着。旁边柜台后的掌柜虽然奇怪,也暗恼这人挡住自家生意,但是却看得出这是个不好惹的上师,也是只能闷头算账,一言不发,等着这白衣老者自己走。

    好在没过多久,一个中年的黑须黑袍道士从后院走进大堂,来到这白袍老者身前说了句什么,就将这老者带进了后院。后院是一大片独院,掌柜的看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后门处,这才松了口气,继续做起生意来。

    白衣老者跟着黑袍道士进了一间独院后,立即朝着黑袍道士咚的一声跪了下来。黑袍道士走在前面没料到白袍老者有此一举,吓了一跳,回身看清楚情况后连忙躲开,一边伸手去扶起这白衣老者,一边茫然的问道:“尹师兄,你这是做什么呀,快起来,快起来。”

    白衣老者却是跪地不起,抬起头来时已经是眼泪鼻涕都出来了,那样子真是要多悲惨有多悲惨,外人绝对想象不到一个天级居然会露出这幅模样。老者嚎啕着道:“严师弟,我可找到你了,宗门,宗门··呜呜···”

    说着说着白衣老者居然大声的哭了起来,看起来真的是伤心悲痛至极了。黑袍道士见到他这幅样子,心里也紧张起来,连忙追问道

    :“尹师兄,你快起来,把话说清楚,宗门到底怎么了?”

    “宗门——没了!啊呜呜···”

    “没了!?”

    黑袍道士听见白衣老者的话刹那间如遭雷击,一下子愣在那里,连白衣老者都不在去扶了,任由他趴在那里嚎哭。站在那里好半响,这黑袍道士似乎才回过神来,呆滞的眼神有了神彩,俯身向那白衣老者问起话来,声音很平静。

    “尹师兄,你起来好好说,宗门,怎么,没了?”

    白衣老者大概也发泄够了,也觉得自己这样太过丢失阴阳师的脸面,自觉地站了起来,使了一个小术法休整了一番面目,这才带着悲痛的说起来,“严师弟,现在宗门要靠你了,不然我们太阴派就真的要在这阴阳大世界中除名了。”

    听见白衣老者这般说法,黑袍道士不禁问道:“太上长老呢?”

    一听黑袍道士此问,白袍老者险些再次恸哭,神色悲惨的道:“太上,他,他被人活活烧死了!”

    “被人活活烧死?”听见这么奇怪的回答,黑袍道士显然更加焦急了,一把抓住白袍老者道:“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一个多月前太上长老四象神丹成丹那一夜,一个神秘人忽然闯了进丹院,听太上和那人之间的通话,这神秘人好似是那传说中的武圣。后来两人为争夺四象神丹打了起来,本来太上隐隐胜出那人一筹的,但是神丹出世时,那神秘人趁太上收取神丹之际,一刀打破了禁锢地底火山的符文阵法,使得火山喷发,将太上吞噬了进去,太上要从地火岩浆中冲出,却被那神秘人从上面死死压住,一直到太上被活活烧死!”

    听完白袍老者的话,黑袍道士再次呆立,良久之后才对着天上的紫月喃喃道:“真没想到,我严冬不过是刚刚出去一个月,宗门就转眼间被灭了,这真是,真是··”

    黑袍道士真是了好一会儿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眼角却流下了两行泪,当下拉着那白袍老者的手道:“尹师兄,走,我们回宗门看看。”说完就拉着那白袍老者一道朝大堂走去。

    大堂中之前站在城门前自语的那个青衣劲装的年轻人刚订好房,正在一个小二的带领下准备去往自己的房间中,恰在这时,那黑袍道士拉着白袍老者走了出来,直往门外走去。那老者目光扫过青衣年轻人,立即目露骇然。这一幕恰好又被年轻人看见,他正待想起什么,身旁的小二却道:“客官,我带您上去吧?”

    年轻人心思被打乱,当即不在意的笑了笑,点了点头和小二上楼去了。

    (二更,求收藏!求推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