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太阴灭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岩浆夹杂着地火凶猛的喷发而出,不仅温度高的熔金化石,冲击力也大得可怕。仇奎是顺着火柱往上飙出,主要受到高温的灼烧;而萧天行此刻由上往下,却是硬生生的抗击这火柱的冲击力。萧天行浑身罡气不要命的往外挥洒,死死地抵住一身磅礴元气的仇奎。而仇奎此刻已经被烧得面色焦枯漆黑,身上更是只剩下那青铜甲衣,浑身黑气弥漫,只剩下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死死盯着萧天行。

    猛烈的地火中,不仅元气被灼烧,罡气也被灼烧,萧天行眼见那仇奎在在他身下冲着他一点点的上升,心恐他在被烧死之前冲了出来,再次想起其他办法来。恍然间记起,自己所收集的上古战技中有一招千斤坠,正适合用在此处,当即体内神光一转,使了出来。

    仇奎此刻心中真的是恨不得将萧天行食肉寝皮,但是同样也十分惊恐,知道自己时刻有可能殒命在这地火之中。他感觉到自己一点点的到达极限,但是体内却总有新的元气补充,知道是刚才吞食的四象神丹的帮助。有此希望加上他本来就意志坚韧之极,硬是忍受着灼烧之痛不断是上冲。

    然而,眼见着萧天行被他冲上去时,一股庞然大力轰然压下,怕是有上万斤,顶着火柱上升的仇奎瞬间被压得一滞,刹那间他的脸就变得通红,不可置信的看着上方的萧天行,双眼睁的好似要裂开般。仇奎被心头压得停下,他身下的熔浆火柱却不会停下,轰然间就淹没了他。

    “不——!”

    被熔浆淹没的一刹那,仇奎发出了一声极其不甘的撕心裂肺的嘶吼,原本高傲的眼神也出现了祈求的神色,但是在上方用罡气紧紧压下的萧天行无动于衷。静静的看着罡气之下,猛烈地熔浆将仇奎在几息只间灼烧了个干净。

    熔浆烧死了仇奎扔不罢休,继续猛烈地向上冲去。萧天行此时再也不敢抵挡,连忙借力横越而开,在虚空中连踏数十步,越过上百丈的距离,回到了龙虎的背上。这时,他才有时间仔细向下方的太阴派看去。

    只见随着那熔浆火柱喷涌而出,之前以回形阶梯为中心向四周不断辐射的地缝间,也喷涌出一汩汩岩浆,整个太阴派都变成了一片火海,硝烟弥漫,无数的亭台楼阁被毁。太阴派的阴阳师们,几十个天级聚在不远处的天空之中不知所措,数百的地级阴阳师们在地上一个个疯狂往外袭射,躲避着后面岩浆与地火的追赶。

    萧天行用计杀死仇奎,说起来长,其实也不过就在顷刻之间而已。所以那些天级尚且来不及帮助就眼睁睁的看见自家的太上长老被人烧死。而且当时龙虎尚且在一旁虎视眈眈,那些个天级也过来不了。现在见萧天行向他们这边望来,登时一个个飞速的后退。

    萧天行站立在龙虎上正待追去,却瞧见那已经喷发到顶峰的演讲火柱上,一个黑金色的球状体不停地起伏,不断的被煅烧出一股股黑气,不过两三息,就变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金光闪耀的丹丸。只是萧天行看到上面有一丝丝奇异的黑色丝纹,明显与之前的四象神丹不同了。

    萧天行正犹豫着要不要取出这变异的四象神丹时,他脚下的龙虎轰然间一吼,一阵风云涌出,直取那火柱中的四象神丹,瞬间就将其取出。萧天行见了也不在意,笑着看着龙虎任其处置。龙虎得到萧天行是示意立即将四象神丹吞了下去。

    看见龙虎吃了四象神丹后暂时没什么特别反应,萧天行这才和其一起向那些逃散的天级杀而去。他知道,龙虎是上古灵兽,拥有自己血脉传承,既然敢吃这变异的四象神丹,那么就肯定可以消化的了。而他还有更重要的事——灭掉太阴派。

    然而萧天行却不知道,在他追杀太阴派的天级时,自己已经被人定了死刑。

    混沌海中,阴阳大世界旁,一片大大小小的大陆在混沌气流中安静的漂浮着。每一块大陆上都光芒灿然,将混沌气流隔离在外,而里面却另成一番天地。

    这里,就是传说中所有阴阳圣师集中之地,天外天。

    其中一块中等的大陆中,一处大殿里,一个小童正在打扫,大殿里除了一处九层祭台外别无他物。祭台九层上放了数百块黑色石牌,每一块石牌上都有一层淡淡的神秘光华流转不息。忽然间,从下往上数的第三层上一块黑色石牌哗啦的碎裂开来。

    扫地小童顺着声音看见碎裂的石牌,登时惊恐的瞪大了双眼,连忙放下扫把,道祭坛上捧起碎裂的石牌,身上黑色光华一闪就袭射出去了。小童出了大殿,身上黑色阴元气连续爆闪,不一会而就经过了几座大殿来到了另一座大殿中。进了大殿中,一个黑须白发的老者正在大殿中央的蒲团上练功。

    小童刚一进来,他就立即睁开了眼,淡然的问道:“廖旭,你不再石牌殿打扫,来这里有何事?”

    小童刚一站定,额头还有些细汗,匆忙擦了一下,就将手中的碎裂的石牌举起,脆声道:“师祖,仇奎师祖的石牌碎了!”

    那老者一听小童这话,立即站了起来,一把夺过小童手中碎裂的石牌,满眼不可置信的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仇奎师弟不是回界内宗门中疗伤了吗,怎么会陨落?”

    过了好一会儿,这老者神色才平静下来,挥手让那小童自己下去。而他自己则捧着碎石牌,心中胡乱猜测起来。

    “诏命石牌绝对不可能无故碎裂,肯定是仇奎师弟在界内出事了。可是界内不是不准圣师之间生死相斗吗?仇奎怎么会陨落?好似前一段时间传言说在界内养伤的黑岛邬涛也陨落了。难道是界内出了什么大事?不过不管是谁,居然敢杀我太阴派的圣师,看来是活腻了!不过关于界内的事我也做不了主,这事还是要赶紧上传。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蔑视我太阴派大能祖师的威风!”

    黑须老头心中有了计较,当即离开值日大殿,寻找相关的门派中人去了。

    阴阳大世界中,萧天行和龙虎已经分开,向四方追杀那些逃脱不急的天级、地级。一时之间,太阴派血流成河。最终,太阴派只逃走了一半的天级和大部分地级、玄级,虽然没有将太阴派的阴阳师全灭,但是萧天行知道,从此阴阳大世界应该不会再有太阴派这个宗门了。即使他们再次重建门派,也绝对不会再管张家镇这种小事,如此,张家镇的事情算是解决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