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二百五十一章 血魔乱(六)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嗯?!”

    一听韩斌的叫喊,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不禁朝西面月心海望去,但是萧天行却没有,而是站在龙虎上骤然出手,浑身罡气汹涌而出,化作一只丈许大小的罡气大手,一把抓向那位带着水云夫妇的天级带向自己急冲而来的龙虎。

    “拦住他!”见萧天行强行出手抢人,韩斌顿时惊怒。那些天级一个个从西海面抽回眼神,挥洒全身元气朝萧天行攻击而来。但是一身罡气横溢天空的萧天行却是丝毫无惧,罡气大手将那惊愕的天级拉到龙虎上后,另一只手中的诛天大刀十几丈的刀煞幡然扫向四周,刀煞瞬间如同布匹般向四周翻卷而去。凌厉而血腥的刀煞立即将所有的天级迫开。

    “铁兄!我们赶紧走!”

    萧天行一声大喝,回头叫上火云邪神一起走,正好看见那边西海面上飞遁而来的四道彩光和一个飞闪的红点,看来确实是水封和肃加等人追来无疑。火云邪神身后火神虚影中的巨锤左右开打,两股灼热巨浪瞬间打退所有追上来的天级,人由白虎载着朝那些寒水宗的天级比了一下中指,就追着萧天行朝着东北方迅速的飞遁而去。

    寒水宗的三十多个天级被萧天行和火云邪神一人一招挡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龙虎、白虎飞遁远去,而那个被萧天行抓上龙虎的天级也被随手丢了下来。登时寒水宗的天级都觉得颜面大失,一个个心中怒火冲天。但奈何自己等人不仅不是别人对手,也追不上别人,只能眼巴巴的看向那几道冲着这边飞速接近的遁光了。

    “看!居然有四道遁光,第二道雪白如霜,应当是水封太上无疑了。那上下的人和前面的那一个红点是谁?”凌空而立的寒水宗一众天级不禁议论起来。

    红色光点一马当先,后面的几道遁光也是你追我赶,一个个速度都是惊人之极。一息之前看起来不过是模糊的几个光团,一息之后再看时,却已经能看到大概的模样了。而隐约看到那飞闪的红色中的狰狞恶兽时,一个个天级脸色都是猛然大变。同时一个惊怒焦急的声音也隐隐的传了过来。

    “躲开!快躲开!”

    “是太上长老的声音。”一个天级不过刚刚反应过来这声音来自水封,就见眼前红光一闪,然后人事不知了。

    “血魔!是血魔!”

    眼见一道数十丈大小的红色狰狞身影飞闪而来,一些眼尖的天级立即惊叫起来。但是为时已晚,血魔一冲进来,一人多大的巨口一张,当先的一个天级还未反应过来就立即被吞了进去。血魔凌空一顿,将那天级在口中咀嚼的咯吱咯吱的想,同时尖钩一般的腥红的鼻子,在空气中猛烈地抽动着,似乎在搜寻着什么气息。

    “退开!都退开!”韩斌见机立即大声喊叫着让这些天级都退开,其实不用他叫,所有的天级一惊之后已经远远的避开那血魔周身百丈之内了。只是看着那远处飞遁而来的四道遁光,所以才徘徊不去。

    四道遁光飞速赶到,庞大无匹的气势瞬间压迫了整个寒水宗,四道光华一顿,再次将那血魔包围在其中了。其中水封脸色明显难看之极,望着周围那些仍旧没有退走的天级,不禁怒喝:“我让你们都躲开,没听见吗?!都躲开!”

    见自家宗门太上如此暴怒,那些个天级登时一个个吓得慌忙飞坠宗门之中。看了一眼被劈成两半的议事大厅,和站立一旁不动的韩斌,水封立即问道:“刚才是什么人在这里?”

    “回禀太上,是火云邪神和一个厉害的武者。他们掠走了门中一个低级女弟子。”阴阳两界消息还是比较闭塞的,所以很多宗门并不知道阳间出现武圣的事。

    一听到韩斌的回答,水封立即知道这件事里还有曲折,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血魔会向寒水宗突围,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肃加一定还有什么事瞒着他。看着被他们包围的血魔在空气中不停地抽动着鼻子,水封心中一动就要向肃加问什么。那血魔却是忽的一闪,直奔东北方!

    “孽畜!还想逃!”

    肃加此时脸色血红,须发皆张,双目也是赤红如血。这说明他的秘法已经运转到极限了。之前在月心岛一战,他一个人和这血魔大战了十几个回合,却仍旧拿不下它,不得已之下,肃加只好让水封,木刚,还有黑岛的邬涛共同捕杀血魔。奈何此时血魔早已经吞噬了九颗万年血柳心和十棵万年血柳树,实力已经堪堪达到了四劫圣师的水准。也更加智慧,在四人的围攻下一个闪身,就突破了包围,飞遁向寒水宗。

    而到了寒水宗包围住这血魔后,几人因为都是有伤在身,所以需要稍稍喘息,谁知到这血魔就又要遁走。肃加那里肯让它如意,但是正当他要出手时,那边水封忽然喝道:“肃加!你想让它在我寒水宗大开杀戒吗?”

    被水封一喝的肃加立即从狂怒之中略微清醒,一咬牙就尾随着血魔而去。后面的木刚、邬涛、水封也是一个个紧跟而上,衔着血魔的尾巴往东北方遁去。四人一魔的遁速都是超乎寻常,即使是龙虎都有所不及,不过一会儿,就已经看到了前面两个飞遁的白点。

    “定然是前面两人身上有这血魔需要的的东西了,是万年血柳心?”随着前面的两个白点不断放大,水封心中不禁暗自猜测。

    萧天行的的视力甚至比这些圣师都强,水封他们看见了他和火云邪神,他自然也看见了水封他们。同时心中也在思量,被血魔如此穷追的原因。

    万年血柳心即使被封印,血魔也照样能知道在哪里;血魔出世后,要想完全成长必须吞噬孕育它的十棵万年血柳的血柳心。想到了这两条,萧天行脸色不禁一变,暗道:今天这万年血柳心怕是不好拿了。看那几人和血魔的遁速明显都比龙虎、白虎快上一筹。

    “铁兄!把万年血柳心交给我!”萧天行身下的龙虎速度一慢,朝过来的白虎上的火云邪神肃声道。同时也将龙虎上昏迷过去的水云夫妇交给火云邪神。

    火云邪神并不笨,立即知道了萧天行这是要去引开后面的血魔和水封一干人等。但是火云邪神同样也知道,萧天行这一去必然是九死一生,不禁迟疑道:“萧兄弟,不如我们把万年血柳心丢掉算了···”

    “给我!”眼见着后面的血魔越来越近,萧天行不禁疾声大喝,双目之中也是绿芒闪闪的瞪着火云邪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