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二百五十章 血魔乱(五)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好不容易逮住这个寒水宗没有圣师坐镇的时机,萧天行自然不会轻易放弃,决心这次将傅雷夫妇一起救出来,好报答当年他们对自己和欧阳玉婷的收留之恩。至于神药血魔晶的事,萧天行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那不是自己现在能够参与的事。

    寒水宗地处月心海的东海岸,宗门坐落在巨大的寒水崖之上,寒水崖是寒山和月心海相邻之处,西邻无际大海,东靠万丈寒山,飞鸟难渡,人烟绝迹。唯剩下寒水宗数千生活在这寒水崖之上的阴阳师们,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现在,寒水宗所有的天级正齐聚宗门议事大厅,商量着月心海上空红云异象之事。不过寒水宗宗主却早已经勒令整个所有门人,没有命令不准外出。这几个月来,这些天级也隐隐感觉到了天地之间微不可查的变化,还有一些由四方传来不知真假的一些天材地宝出世的消息,都让这些天级的心思浮动起来。所以围着这一次月心海异象之事,众人都是议论纷纷。虽然太上出去之前让他们不要轻易出去,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够忍受的的了天材地宝的诱惑。

    “寒水宗宗主出来说话!”在所有的天级毫无察觉之中,一股滚滚雷音般的声音从高天之上直灌整个议事大厅,一瞬间,整个议事大厅里三十多名天级惊得鸦雀无声。

    “寒水宗宗主出来答话!”

    又一声滚滚雷音传下来,同时还有三四股庞大之极的气势如巨山压顶般降下,让所有的的天级瞬间惊醒。惊醒后,这些天级并没有害怕畏惧的情绪,反而在那宗主的带领下,一个个面露怒色飞遁出议事大厅,冲天而起。

    此时寒水宗宗主是韩斌,他没想到居然有人赶来到寒水宗撒野,在寒水宗上空对寒水宗一众天级颐指气使,如此,未免太不给他寒水宗的面子了。即使是太上长老此时不在,他也不能让人在宗门中如此放肆,即使对方是圣师,也不能屈服。

    飞冲议事大厅百丈之上,韩斌立即看清了来人,同时也看清了对方的实力。两人两兽,一个天级巅峰,三个不知实力的圣师级。不过他却肯定对方实力不如自家太上长老,因为对方的气势明显要比门中太上长老差一截。

    “不知两位因何来我寒水宗?”虽然心中充满怒意,但是在不知道具体原因的情况下,韩斌还是选择先礼后兵。

    萧天行高站在龙虎之上,手中握着诛天大刀星眸中精光直射韩斌,凛然道:“你是寒水宗宗主贵宗水云夫妇与我有些瓜葛,叫他们出来让我带走!”

    “水云?”韩斌听了萧天行的话,眼中露出了古怪神色,不禁回头瞥向他身后的一位天级。

    这位天级发须皆白,看起来很难在有生之年晋升圣师了。听了先天性的话也是有些意外,见同门都看向他,立即走了出来,“水云正是我曾孙女,不知道阁下与她有什么瓜葛?”

    一听他这话,旁边的火云邪神不耐烦的叫道:“哪来那么多废话?赶快交人!”说话的同时,站立在白虎上的火云邪神背后出现一副巨大的火神虚影,一股猛烈狂暴的气势瞬间铺天盖地的压向寒水宗一众天级。

    “你是火云邪神?”韩斌在火云邪神的压迫下,运转全身气势抵抗,同时凝声喝道,“水云是我寒水宗受罚闭关的弟子,不能交给你们。尔等在我寒水宗如此放肆,若是惹出了门中太上,定然将你们挫骨扬灰!”

    听到韩斌色厉内茬的拒绝和威胁,萧天行脸上不禁露出了丝丝笑容,看着韩斌淡然道:“你们的太上水封?此刻怕是已经进入了那月心岛横空出世的血魔肚子里了。不要指望他,还是赶快交人吧。”

    “什么?!”

    “血魔出世?!”

    萧天行的话一传出来,寒水宗的一众天级登时哗然。这些天级中不乏有看过门中关于血魔的典籍的,知道血魔是多么可怕的存在,以他们太上有伤之身只能发挥二三劫圣师实力的情况下,被血魔吞噬并不奇怪。

    “危言耸听!”眼见己方人心混乱,韩斌立即朝萧天行大喝道,“我门中太上去了月心岛不假,但他堂堂五劫圣师,怎么会轻易的被吃掉。我看是你们想趁着太上不在的的机会来我寒水宗撒野才是真!”

    “就是!就是!休想在我们寒水宗撒野!”

    “我们无需搭理他二人,想必现在水封太上正在赶回宗门的途中,到时自然会有他们的好受!”

    萧天行看着这群傲气的不知道所以然的阴阳师们,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最终哈哈大笑起来。这次,声音真的如同云雷滚滚,激荡整个寒水宗,就连对面的这些个天级都一个个被震得心神动摇,元气不稳,更别说下面的那些毫不知情的低级阴阳师了,好些被突然间震倒在地,一个个恐慌不已。

    “你当真我不敢在你们寒水宗大开杀戒吗!”萧天行笑声一止,登时眼中绿芒射出三尺多长,来回扫视寒水宗一众天级,好似随时要择人而食一般,只让这些个平时高高在上的天级毛骨悚然。

    这还不算,萧天行手中诛天大刀突然一扬,登时十几丈长的猩红刀芒冲天而起,被他随手一甩,直射下面的议事大厅。刀芒落入议事大厅中发出一声爆响,定时硕大的议事大厅被从中砍出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沟痕。

    “交人!”

    一时间,寒水宗的一众天级静若寒蝉,就连宗主韩斌都不敢乱说话了。一些天级纷纷看向韩斌,眼中神色所代表的意思很是明显——为了一个低级弟子让宗门遭此大劫不值得,宗主,还是交人吧。读懂了这些同门眼神的韩斌不禁看向之前出来答话的水凼。

    水凼双眉紧拧,见韩斌看来,不禁叹了口气,幽然道:“宗主,云儿本就是宗门罪人,就当是让她为宗门赎罪吧。”

    “不要啰嗦太多,赶快交人。一刻之内,我必须见到水云夫妇!”见韩斌还在磨叽,萧天行手中诛天大刀一转,冷冷的催促道。

    韩斌只能挥手让一个天级下去带水云夫妇过来,时间慢慢走过,正好等到一刻钟时,那个下去的天级才带着一男一女飞上天来,萧天行远远地就瞧见,那一男一女正是水云夫妇。当下就要让坐下龙虎过去将他们接住。

    哪知道韩斌忽然指着他身后大喝,“看!太上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