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二百三十九章 劫动(五)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乔峰,你自己先退开些。”西陵雪对乔峰轻声吩咐之间,已经将吹血从后面拿出,门板一般的银色巨剑光华闪烁,似乎在诉说着昔日西狂的威名,还有那陨落万年的刺天武圣的豪情。唐师兄和张辉都静静地看着西陵雪和乔峰的动作,面带不屑,根本不认为场面会失去掌控。两个地级阴阳师如果还让一个大宗师护着一个武师逃跑了,那么这两个地级还不如自己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见乔峰退到自己房间中比较安全的地方,西陵雪巨剑立地,双目寒光闪烁的看向张辉,脸上冷若寒霜,“当年云梦泽一战,我师以大宗师巅峰的修为屠戮三大一流宗门数百玄级,数十地级,威名传遍整个阳间。如今我也是大宗师巅峰的修为,虽不敢自比我师,但要灭杀你二人,不过屠狗尔。”

    一听西陵雪这话,唐师兄和张辉都是勃然色变,张辉更是一扫之前的风度破口大喝,“竖子狂妄!”说完就是挥手一拍,一个火红色的手掌飞快的在半空中凝聚,大山压顶般朝西陵雪拍去!

    西陵雪却是看也不看,单手挥起巨剑一个横扫,就将张辉来势汹汹的一掌拍的粉碎,同时巨剑上生出一抹寒芒,流光般袭向张辉。感到无匹的锋锐袭来,正在准备一记阴阳**的张辉心中骇然,本能的一闪退开,但是仍旧被那寒芒破了护体元气,割开了袖袍,在手臂上花开了一道长口子,登时血流不止。

    西陵雪战斗经验何等丰富,一眼就敲出了这张辉技艺不精,见他被自己一道剑芒割伤,立即一个闪步如同附骨之疽般贴上来,挥剑就要将其一剑斩杀。刚才一惊的张辉立即吓的面色苍白,汗毛倒立。

    “竖子修得猖狂!”

    听得身后一声大喝,忽的西陵雪感到芒刺在背,立即毫不犹豫的弹射退开。眼角余光立即瞥到一道火红色龙卷风,形成了好似钻头似的锋芒轰击在了他之前所在的地方。

    哄得一声巨响,木制的地板瞬间被轰出一个大洞。木屑飞射间,西陵雪再次一道剑芒射向张辉,这回张辉早有提防,立即架起周身护体元气一闪而开。但是西陵雪却也紧随着追来,手中巨剑亮起了寸许精芒,划破空气,直袭张辉后背。剑芒过处,那浓厚的护体元气竟然纸一般的被划开,回头一看的张辉登时吓得魂飞天外!

    西陵雪虽然之前口中说屠二人如同猪狗,但是心里却明白,那个唐师兄一点都不好惹,因为他出现时,缩地成寸之术用得不着形色,明显是个地极巅峰的高手。这样的人不要说他,就是萧天行在他这个修为上也不敢硬抗。当年萧天行在云梦泽一战之所以屠戮诸多地级阴阳师,靠的不仅是自身的战力,也是借助了天时、地利、人和。而他此战,天时地利皆无,唯有制住张辉,才是破局的唯一出路。

    果然,那唐师兄见西陵雪悍勇的舍命追杀张辉,和张辉靠的极近,一时间手中掐好印决的**根本放不出去,于是慌忙射出一道元气斩挡住西陵雪一下,自己则是招出了六阳**。六个黄橙橙的头颅大小的火球两路分功向西陵雪轰去。

    西陵雪追在张辉后面本来可以一剑了结了张辉,但是见那唐师兄居然神色凛然的拼命相救,立即猜到这个张辉的身份可能比其高贵,若真是斩杀了这个张辉,说不定那唐师兄就会发狂;而现在他和这张辉缠在一起,反而可以限制唐师兄的手段,然后借机使出杀招。

    六只火球纷纷射来,西陵雪却是一闪身就蹭到了张辉的前方,张辉正好成了他的挡箭牌,唐师兄看的清楚立即改变手印止住火球。然而次西陵雪却在挥剑向张辉斩去,此时的张辉已经乱了方寸,全然忘记之前的自己是怎样的瞧不起西陵雪这个武者的。而那两个所在墙角里的黑衣人更是目瞪口呆,未曾想到威风凛凛的上师会被一个大宗师给追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

    在西陵雪有意的引导下,张辉被他追的跑了一个圈,慢慢的接近了唐师兄。而这中间,分分秒秒张辉都是在西陵雪的剑芒下,险象环生,直逼那地级巅峰的唐师兄为保护他而手忙脚乱,根本未曾注意到西陵雪借着张辉有意的靠近他。

    看到唐师兄近在眼前,感到身后剑芒在背的张辉连忙加快了脚步想要闪到其身后,正在此时却忽的感到身后压力猛增,却见西陵雪不顾生死的一剑继续朝他劈来,门板似的巨剑带起狂猛的飓风,几乎压迫住了他的呼吸,凛冽的剑芒则是划破一切阻碍直劈他的面庞!

    “救命啊!师兄!”

    在张辉的呼叫中,唐师兄焦急的控制着六个火球,风轮一般的旋转到巨剑之前,瞬间形成了一个金色光盘,金光闪耀紧紧地护住了张辉,而他自己则是左手挥出一个巨大的元气斩从天而降,直劈西陵雪的头颅。哪知,此时西陵雪直劈而下的巨剑忽然变为横拍,同时罡气大放,剑芒狂闪瞬间就变成了一堵牢不可摧的钢墙。

    这一招虽然挡住了凶猛的六阳金盘,却仍旧让唐师兄有些犹疑,然而尚未等他想清楚,忽的眼前一道亮光如同黑夜中猛然闪现的流星,带着无匹的锋锐幽然冲破了无数空间与阻隔,直奔他的胸口!

    当年刺天武圣名震整个阴阳大世界,是可以在名号中加上天字的上等武圣之一,其所用的神兵自然也是不同凡响。之所以称之为刺天武圣,其关键就在于一个刺字。指的就是吹血这一套子母剑,在与人争斗时,那如同鬼魅一般闪现的流星般的子剑,于无形之间刺人性命。

    意识到危险的唐师兄,立即疯狂的运气了膻中穴的本命元光,想要挡住这致命的一剑。但是如果是巨大的母剑真的可能破不了这本命元光,但是对于聚集所有锋锐于一点的子剑来讲,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

    啵的一声,橙黄色的本命元光刚一出来就被子剑击得粉碎,子剑却只不过是略微的顿了一下,就毫无阻隔的此进了唐师兄的心脏。一瞬间,唐师兄的双眼立即瞪得大大的,满眼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本来看向西陵雪的头偏向了张辉,脸上笼上了一层怨恨之色。生机未曾断绝的他心里不禁埋怨,若不是保护这个二世祖,他堂堂一个地极巅峰,怎么会死在一个大宗师手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