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战后之变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说实话,这次能够如此轻易地将太阳门的五位天级解决,其中是有很多其他因素的。除了他和龙虎自身实力强大和黄天的轻敌外,太阳门内部的不合意识一个主要原因。但是这种情况在金光岭的身上根本不会发生。

    金光岭乃是一个传承了上万年的一流宗门,明面上各方面得来的消息所统计的天级阴阳师就有三十二个,暗中不曾露面的也不知道会有多少。这些天级阴阳师可不像太阳门的那五位天级一般,肯定个个都是修为精湛,相互间的配合也绝对不差,甚至通晓合击之术也不一定。

    这些人若是真的不顾面子,像太阳门般,说不好就像狼一般的围上来,他可就真的不妙了。好在金光岭也是名门大派,这次的事情又闹的如此沸沸扬扬,人尽皆知,想来他们不会如同对付精武门那般无耻的。但是也不能保证,最根本的还是增强自身的实力,若是自己杀天级跟现在杀地级那般的轻易,哪还会有现在这么多麻烦?

    看见大厅中众人也都没一个能想出办法来的,萧天行也没太过失望,大不了就像他和霍山之前商量的那般算了,虽然有些冒险,但是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于是道:“大家暂时想不到什么办法也不要紧,以最快的速度估计,金光岭也就是这几天猜得到具体消息,他们的总部远在万里之外,加上召集各方人马,没有三个月以上的时间,绝对来不到易家庄。”

    “而且大家不要忘了,他们现在得到的还是上一次的消息,等在过去一个多月他们准备的差不多时,肯定会得到这次太阳门天级全军覆灭的消息。那时候,他们的计划肯定会再变!也即是说,金光岭的大队伍要来易家庄,没有半年以上的时间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就是萧天行敢做下这一切的原因,算计的就是这个时间差。

    这时旁边的霍山又道:“虽然金光岭的大部队半年之内不会来,但是离得近的小部分人马很可能快速反应过来,甚至明天就到了易家庄也说不定。不仅是金光岭的人,得到宗主在易家庄现身的消息,其他的各个阴阳师宗门也肯定会先来一部分人马。但是,这些人来的太少,只要不相互联合起来,就不会对易家庄造成威胁。”

    “那要是他们联合起来了怎么办?”另一为长老易乾火问道。

    易乾火长老的这个问题,其实也是霍山和萧天行商量这件事时,最为担心的。如果那些阴阳师们真的一开始就联合了起来,萧天行只有早早的遣散易家庄的庄民们,开始亡命天涯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能够让你那些阴阳师们认识到,根本不可能将萧天行灭杀掉,那么他们就不敢对那些和萧天行有关的人乱来。若是杀了这些易家庄的庄民和那些将来要依附萧天行的人,那么就相当于让一个被逼入绝境的人没有了后顾之忧,而这个人又是一个可以轻易杀死五个天级联手的武圣。那么,这些阴阳师们将要面临的报复绝对是恐怖的。

    但这些不能和这些人说,如果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即使萧天行杀再多的阴阳师,也相当于武者的这场崛起计划失败了。这只是最坏的打算,也是萧天行和霍山的一张底牌。

    所以听道易乾火这个问题,萧天行立即回答道:“不会的,他们不敢!”

    几个人虽然不知道萧天行为甚么这么肯定,但是出于对萧天行的信任,还是没有继续问下去。

    “好了。为接下来将要到达的武林同道做接待准备,才是我们要做的。其他的事未必会如同我们想象的那般出现最坏的结果。今天就说到这里吧。宗主,还有什么话要说么?”霍山道。

    “没有了,散会吧。”

    其实,萧天行、霍山和易家庄的众人作为这个计划的发起者,所要面对的问题和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太多,才会在一场大胜后,让会议中出现一种压迫的气氛。而外面的千千万万的普通武者们则不同,他们的思想要简单的多,胜就是胜!胜了就说明武者是可以战胜阴阳师的,万年前武者的荣光是可以再现的。

    太阳门这次从易家庄退出时,人走散了大半,几乎就相当于整个宗派都灭亡了。那些离开太阳门的地级阴阳师流落到各方,很自然的将萧天行在易家庄灭杀五大天级阴阳师的消息传开来。于是,所有的武者都欢呼了,所有的阴阳师都惊愕了。

    一个多月前,在萧天行传出自己成就了万年未有之武圣,身怀至宝在易家庄现身时。就有很多武者都纷纷朝易家庄赶来,但是在路途中又听说了萧天行和太阳门的仇怨,又一个个的停住脚步,踟蹰的观望起来。他们至多以来易家庄,是为了看一看萧天行是不是真的突破了万年来的武道桎梏,成就了武圣之位的,而不是来易家庄助拳的。所以一听到萧天行和易家庄得罪了太阳门,一个个都改变了想法。心里阴暗些的甚至认为是萧天行得罪了太阳门,想要拉他们去抵抗甚至是陪葬。

    这一部分人大多都是普通的江湖武者,一般修为最多就是宗师级,大宗师很少。因为越是修为高、有见识的人,对之前传出的萧天行成就武圣的这件事,就越抱着怀疑态度。因为他们对武道认识的越深,越是知道突破那万年桎梏成就武圣的艰难。万年都没有武圣出现,今天这个萧天行说自己是武圣,他就是武圣了?绝大多数大宗师都对这个消息置之一笑。

    当然,那些认识了解萧天行的人想法就不一样了。

    天津城中,一座酒楼临床的位置坐着四个年轻的俊男靓女,两男两女,叫了几分清淡的小炒和一壶茶水,正在安静的吃着。这四人都是一身白袍,尤其是其中一个看起来最清纯最年轻的小姑娘,似乎身上藏着块万载寒冰般。那两个男子似乎都想讨好她,虽然都跃跃欲试,但一碰即见那女孩冷若极光的眼神,立即都阉了下去。只看得旁边另一个大些,却有些调皮可爱女子偷笑不已。

    酒楼二层自然不止这一桌,其他的地方也做满了人,大多都是一些闯江湖的武者。吃肉喝酒的时候,来这种酒楼的虽然不是那些江湖莽汉,但是一些世家公子,也大多是爱高谈阔论的。

    “哎,哥儿几个,有一个很劲爆的消息,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一个陪着宝剑,拿着折扇的锦袍公子道。

    “胡三少,又在哥们儿面前卖官司了是不是,知道你消息灵通,什么事快说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