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一百四十章 群战张狂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ps:居然把昨天当成星期天了,还发了签约申请,又浪费了一次机会啊!鱿鱼说过,这星期周点击过一百会加更一章,朋友们真的很给力啊!虽然每一次进步都很小,却是在不断地进步!晚上10点鱿鱼会如实加更一章的。谢谢!!!还有,在此鱿鱼祝大家圣诞快乐!

    ~~~~~~~~~~~~~~~~~~~~~~~~~~~~~~~~~~~~~~~~~~~~~~~~~~~~~~~~

    “小子,这次总让我逮住你了!”张狂的声音虽然苍老,却有一种金属的质感,再加上他现在裹着一身光气凌空站立在易天行的面前,所以显得很有压迫力。

    但是易天行却仿佛没受什么影响似的,虽然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却不卑不亢的道:“上师说笑了,小子要是知道上师找,早就主动联络上师了。”

    “哼!”张狂听了他的话冷哼一声,“小子,你以为拖得一时半刻你便能逃脱了吗海州城外那一次是我被金光岭和炎岛的人绊住了手脚,云梦泽却是让你小子得了地利之便,若是这第三次仍旧让你在老夫的手中跑了,老夫在这阴阳师界也不用混了!”说到这里张狂顿了顿,话音一转又道:“不过,若是你肯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倒是不介意让你死的痛快些,对了,还有你这几个同伴。”

    张狂说着手一指,却是西陵雪三人之前听到易天行罡气爆发所造成的偌大声响,闻声提了兵器赶了过来,瞧见易天行被张狂困在屋顶之上,立即毫不犹疑的都跃上了屋顶,只是因为张狂那六阳**实在是太过恐怖,而不敢离得太近。

    看着现下这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局面,易天行不禁露出一丝苦笑,道:“上师要问什么尽管问吧,小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拖得一刻就多一刻生机。

    “你对我那徒弟说,他的堂弟死在云梦泽中,是因为炎岛的人,这中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是否真如你所说那般?”张狂眼神囧囧的盯着易天行。

    “哼,也不怕说给上师知道,上师三番五次派门下弟子杀我,也早就应该有被我将之杀掉的觉悟。”易天行口气十分不客气,却是想激怒这张狂。

    哪知道张狂脸上怒色只是一闪而过,便有板着脸道:“好!我再问你第二个问题,你的生身父亲可是萧鼎?”

    张狂这一问,易天行却是瞬间愣了,下一瞬间脑中瞬间千思百转,动了无数个念头。他想了好些个张狂会问的问题,譬如天地五行阴阳令,却绝没想到他会问自己的身世。这个萧鼎又是谁?他为什么这么问?或者他真的认识自己的生身父亲?易天行正百思不得其解,却忽然瞧见远处城外天空,一朵乌云朝这边飞飙而来。

    张狂在下一刻似乎也发现了这朵诡异的乌云,只是这朵乌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等到他发现并反应时,这朵乌云已经来到众人的头顶,远处看上不觉得什么,到了进出才发现这片乌云汪汪一片,怕不有方圆四五丈大小,一到众人头上瞬间就挡住了所有的日光。乌云之中电光闪动,无数的闪电瞬间朝张狂的头上劈去。

    张狂见状,周围出现大捧大捧的火红色烟气,将他周身包裹了个严严实实,可是那闪电却好似连绵不绝一般,一直电在他的身上,纵然他有护体元气的保护却仍旧被电的浑身麻痹,最后不得不变幻手诀召唤回了围住易天行的那六个光球,朝那乌云轰去。可是这乌云不知道是什么制成的,六个威力恐怖,灼热之极的光球轰在乌云上不过让其形状一阵改变而已,却根本没骐达的反应。

    而这边易天行一看张狂的六阳**撤去,立即招呼了一声身后西陵雪三人,趁着张狂一个不注意,纷纷跃进了乌云里面去。下一刻还未等张狂反应过来,乌云里又丢出了一个大大的纸包到张狂的护体元气里,被那闪电一闪轰然爆炸开来。

    一声巨响之中,小小的屋顶早已经被掀翻,浓浓的烟气四处弥漫,大街上无数的人看向这里,只听里面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无耻的欧阳老儿!我张狂和你没完!”咆哮声远远地传出,一直传到燕丘城几里外的乌云之中,顿时乌云中传出一阵大笑之声。

    “哈哈哈,任你张狂老儿精似鬼,也要在我欧阳的手里吃瘪!”易天行看着坐在云边指着燕丘城大笑的欧阳迟,也是笑了起来。可是他这边还没笑多久,却又听那边欧阳迟惊叫道:“靠!居然这么快就追来了,这么丑的样子也不怕走在路上丢人吗?”

    旁边惊魂甫定的易天行四人一听,立即走到云边往燕丘城的方向看去,恰好看见张狂驾着金盘,向着他们之边飞速飙来。只是他那摸样实在是狼狈,满头花白的头发乱蓬蓬的披散开来,脸上满是黑灰,衣服也破碎的如同乞丐一般。他踩着金盘一路向这边逼近,那滔天的怒气易天行老远就能感觉的到。

    “欧阳前辈,那张狂就要追上来了怎么办?”易天行问道,旁边的西陵雪三人也一脸紧张的看着欧阳迟。

    “不要紧,不要紧。张狂老儿要是敢靠近过来,我就叫他再吃几次瘪。”欧阳迟不知道在哪里拿出来一个包袱,放到身前打开,里面都是之前他所扔的那种纸包。“等会他来了,我就炸的他妈都认不出来!”

    欧阳迟正得意洋洋的和身后的易天行几人说着,却见几个人面色都变了,易天行指着前面对欧阳迟说:“欧阳前辈,张狂打过来了!”

    欧阳迟一听,回头就看见一个硕大的金盘打着一股狂暴的天地元气席卷而来,眨眼间离易天行几人所站的乌云不足十丈了。几个人瞬间感觉到威压扑面而来,乌云之外更是风云变色,到处都是明黄的火热气息。欧阳迟见状不妙,立即将手中的纸包扔了出去,纸包一撞到金盘瞬间就爆炸开来。爆炸的威力播散开来,立即叫金盘顿了一下,同时将乌云推得快了一点。但是随即,那金盘却是在张狂手印的控制下,有加速飙了过来。

    “快!有什么远程的招赶紧使出来,当他一会儿,要不然等那撞上来就遭罪了!”这一下欧阳迟似乎也急了,连忙向易天行几人招呼道。易天行几人中就西陵雪和易天行远程的攻击招式,此时也顾不得许多,都纷纷使了出来。西陵雪的剑芒,易天行的百步神拳,欧阳迟的炸药包,一个个攻击打击在金盘之上,虽然威力不足以轰散金盘,却总是叫那金盘靠近不了乌云。

    可是几人当得了金盘,却阻止不了张狂的靠近。不过一会儿,张狂也到了乌云十丈之外,另一只手中手印变换,有一抹赤红的光芒闪烁不定,似乎就要施展什么大招似的。易天行几人眼睁睁的看着却没办法阻止。可就在张狂的大招将要完成时,旁边的空气中产生一阵涟漪,一个白色人影走来出来。

    这人刚一出来,就对着张狂一声大喝:“张师弟住手!”

    易天行一看,只见是一个神采奕奕的老头,只是这老头一身飘飘的白袍上绣着六个金色的太阳,竟然是六阳山天级阴阳师的道袍!易天行心中疑惑万分,这人是谁?要干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