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一百二十章 一个又一个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

    ~~~~~~~~~~~~~~~~~~~~~~~~~~~~~~~~~~~~~~~~~~~~~~~~~~~~~~~~

    “住手!住手!”

    刚烈的叱咤声从远而近,犹如滔天大浪滚滚而来,却是那金光岭地级及玄级的所有阴阳师七八十人一同的大喝声。光凭声势就如此骇人,可想而知只一群人和在一起的能量究竟有多大。这边连光被那连绵的声音震得一颤,脸上也青白不定的闪烁起来。最终他却是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机,恰好叫易天行瞧见,不禁心中暗叫要遭。

    果然,之前那金盘上尚在挣扎的六条火龙嗡的一下就全部挣脱开来,带起漫天的火焰,交缠在一起好似从天而降的一道通天火柱,朝着易天行笼罩而下。易天行心中暗叹,他苦心隐藏实力没想最终还是要暴漏,早知还不如一早就爆发,将眼前这个神经病干掉,逃之夭夭了,说不得早就逃了出去。

    可正当易天行准备运转护体罡罩时,天空中却传来一声爆喝:“竖子敢尔!”

    同时,易天行头顶的天空,金盘之下,刹那间出现无数金色的光线,铺天盖地的交错在一起,凝结成一张金色大网弥漫了整个天空,将那俯冲而下的通天火柱恰恰网住。紧接着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那边连光大喝一声,尚未脱离金盘的六条火龙好像连绵不绝般,朝着那金丝大网不断地冲击着。但是那金丝大网硕大无比,好似连接到了周围的虚空之中,空气中无尽的金色气体不断地向金丝大网中涌进,却使那火柱冲不下来一丝一毫。

    下面的易天行看的冷汗淋漓,他虽然自信这通天火柱自己的护体罡罩也可能接的下来,但绝对没有这金丝大网般的威势。接着更加让人讶然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在那无尽金色雾气涌进的情况下,虽然火柱的仍旧冲击不止,金丝大网却是不损一丝一毫还越来越大,最终包围了那整条通天火柱,直到最后无数金色丝线疯狂涌动要将那悬空的金盘一举网住。

    这边连光才脸色大变,慌忙间手印变换,大叫了一声“散!”那金盘才在将要被金丝笼罩的最后关头爆裂开来,六个缩小了一大圈的光球爆射而出,回到了连光身边围着他旋转不已。这时,之前那在远处喝止连光的白袍长者依然出现在小山坡的半空中,凭空漂浮在空中,在弥漫小半个天空的金色下,凌厉的眼光肆无忌惮的扫视着下方的连光与易天行。

    “怎么?你们六阳山得到了令牌就想杀人灭口吗?”白袍长者俯视着连光,口气不善的问道。

    这边连光听了却奇怪的看向了那白袍长者,平复了下心绪,才不紧不慢的道:“令牌?我想劳前辈了弄错了吧。我之所以追捕这个小子不过是要询问些事情罢了。若真的是令牌出现,就是我师傅出手了,那里还会轮到我来。前辈是想插手我六阳山的事吗?”

    那金光岭姓劳的白袍老者确实不写的冷笑一声,根本不理连光的质问,反而铺天盖地的气势一下子压在了,仿佛审判天神似的俯视着易天行,不带一丝感情的道:“小子,交出你身上的令牌,我可以放你离去?”

    这白袍老者放出的压力虽然极大,但比之易天行那日在海角镇那位圣山的妇人所放的压力却差了一大截,易天行虽然装出衣服竭力抵抗的样子,实际上却是根本没有什么事。此时听到白袍这么问他,他灵机一动,便好似茫然的道:“令牌?是刚才这位上师问我要的令牌吗?”易天行一指旁边的连光,接着又无奈的说:“可是我已经给这位上师了呀,他还答应要放了我了,却···”

    “兀那小子,休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问过你令牌的事了?”这边连光见易天行居然敢当着他的面搬弄他的是非,一下子就怒了,若不是白袍就在旁边监视着他,他绝对回让易天行有死无生。

    “上师,你怎么能这么耍赖皮呢?方才我明明将令牌交给你了呀!”易天行十分讶然的道,正当他还要说什么事,那边白袍劳却是不耐烦的阻断了两人的争吵。

    “我不管你们两人的话谁真谁假,让我们的人搜搜便一清二楚了!”白袍劳说完就一挥手,那边六个金光岭的地级阴阳师立即就要围上来搜查。易天行见事立即惊得脊椎骨一动,轰隆隆的微微响起雷鸣声来。

    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要搜身,易天行心道,这次可弄巧成拙了。欧阳迟所给他的那块令牌他时时刻刻都出爱在身上,若是让他们上来这么一搜岂不是搜个正着?到那时可就真的悲剧了。一时间易天行头皮发麻,心跳的速度也一个劲的上蹿,全身的汗毛纷纷颤栗不已,好似一瞬间就要爆发出来般。

    正当这边易天行激烈的思考着是否要拼死冲出去时,那边的连光却是怒声大叫道:“劳前辈要搜我的身?这是在大六阳山的脸!我师父张狂就在海州城中,你难道就不怕他老人家,找上门去兴师问罪吗?”这边连光的话刚刚说完,白袍劳还未答话,就听见一个清脆悦耳好似风铃般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是啊,是啊,这不是在打六阳山张狂前辈的脸吗?”

    听见这个声音除了那白袍劳外,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朝远处那声音的来处望去。易天行的视力极好,瞧得见远处海州城的方向,生出一片碧蓝,不断地向前汹涌着向这边澎湃而来,易天行的耳朵微微颤动,老远就听见了犹如海浪滚滚的声音。这海浪来的速度极快,几个眨眼,易天行就隐隐的瞧见了,那蓝色浪潮的尽头站着一个人影,隐隐的可以看见长发飘飘。

    而这时却没有听见那白袍劳的低声嘀咕。“没想到这炎岛的小妖精消息这么灵通,居然也跟过来了,而且来的速度还这么快。不过就凭你一个人也想来参一脚吗?”白袍劳对这个远远传出话来的女人早就认识甚至是熟悉了,炎岛这一代的天骄之女,蓝莲花,和他一样是星阶天级,年龄却不到他的一半。不过这女人天赋好名声却不甚好,浪荡的名声早就传遍了整个阳间,最爱多管闲事,横插一脚,横刀夺爱。

    但是,白袍劳并不准备停手,反而厉喝一声,“赶快动手!这个妖女我来挡住!”他的话声一落下,之前被那蓝莲花的声音所吸引的六个地级阴阳师立即惊醒过来,纷纷目光中露出一丝羞愧和愤怒,接着就将这愤怒,转嫁到了那边的连光和易天行的身上。身上闪动着金色光华,金色的光弧蹿动着朝两人这边围过来。

    然而这时天边却又传来一个声音,是冷冽狂暴的喝问声,远远地传来,不比蓝莲花那般的妩媚动听,却带着一股滔天的杀气与霸气,再一次让下面的地级阴阳师们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

    “劳伯劳,你手下要干动我六阳山的人的一根汗毛,我就叫他们今天全部丧命!”话中的血腥与信心,还有那霸气透过远远地的距离清晰地叫每个人都感觉到了。

    而之前半空中还算镇定的劳伯劳脸色立即变了,眼中阴晴不定,同时喃喃的说了一句话。

    “张狂老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