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一百一十八章 蜂拥追来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

    ~~~~~~~~~~~~~~~~~~~~~~~~~~~~~~~~~~~~~~~~~~~~~~~~~~~~~~~~

    “嗯?”

    西陵雪几个人见易天行突然间神色大变,慌慌忙就要跑。心中极度的不解和骇然。但是易天行其中的最后一句话他们却是听懂了,大队的阴阳师追来了,几人匆忙打马飞奔间转过头来向后面望去。只见远处十几个身着各色道袍的阴阳师,挟裹着一股庞大的阴阳二气,如同狂风中的大片云彩,霸占了整个官道汹涌而来。而最明显的就是前面的一个青色的人影,在空气中带起重重涟漪,身影闪闪烁烁,每一次闪烁就是半里许的距离,诡异的向他们拉近着。

    易天行见这青衣人与自己几人的距离迅速拉近,心中大急。不禁朝几人喝道:“分开跑!在李继那里会合,或者在天津会合!”

    听到易天行这么说,疾驰中的西陵雪不禁大声问道:“周兄,我们为什么要跑?一个地级,几个玄级,难道就能拿我们怎么样嘛?”

    这边成吉也大声嚷然道:“对!我们为什么跑?杀他们个回马枪!”

    这边陈青云听了大骇,心道:这几个都是些什么人啊,地级阴阳师都不放在眼里,还是会瞬移的。不过看到他们手里都拿着和自己手中破天枪般的神兵,境界又比自己高,想来也有自傲的本钱。

    就在陈青云都被两人的豪气感染想回身杀个回马枪时,易天行却大声的回绝道:“不行!我们要赶紧走!”接着他解释道:“我的身份很可能被识破了,他们城中有一个很厉害的天级阴阳师坐镇,要是我们被拖住,就死定了。知道没有!”

    说完,易天行骑着青色的鳞脚马,拽着两匹火红色的龙炎角马,脱离官道朝着东南边飞奔而去。这边西陵雪几人相互看了一眼,也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于是不再多做纠缠,朝着其他方向飞奔而去。一时间后面追过来的阴阳师速度慢了下来,不知道追谁才好。

    连光看着前面朝四个方向飞奔逃走的,一时间也是犹豫不定,但当他看见易天行拉在身后的两匹龙炎角马时,立即心中一怒。心道:好小子,不禁打晕了我们的人还抢了我们的马。而且刚才听见是他在发话,想必定然是领头的人。

    心中心思一定,连光的身形立即闪烁着消失了,接着就出现在半里外易天行的那个方向。而剩下的四个玄级阴阳师,停了一会儿也是分开了。连光的那个方向当然没有人敢再去追,两个去追最惹眼的西陵雪,剩下的两个则分别追着成吉和陈青云去了。

    就在六阳山的人走了没多久,海州城中有追过来一批人。这一次不仅来人之多远在六阳山的人马之上,而且层次也不可同日而语。领头的是一位白衣老者,一身天级阴阳师的气势铺天盖地,他之前所带领的六大地级阴阳师全部都被带了出来。跟在后面的玄级阴阳师根式多达几十个,好像大团大团红色的火焰一样。至于黄级阴阳师,出来根本没有用。像这次两大宗门出来时根本没有带黄级阴阳师,像他们这种一流宗门中的黄级阴阳师都是宗门的种子未来希望所在。只有那些没了潜力的才被派遣出常年驻扎在外面。之前他们所调用的就是附近的驻扎的黄级弟子和外门弟子。

    声势如此浩大,所以金光岭的人从东城门出来时,附近所有的人都动容了。都纷纷打听究竟出了什么事,竟然惹得六阳山和金光岭如此大动干戈。各种各样的消息如水般泄了出去,传到了各方势力的耳中。只是造成这种动静的‘罪魁祸首’却还是毫不知情,仍骑在马上不断地奔驰着。

    海州城外东南方大多都是丘陵,这样的路正好利于逃避追踪。但易天行看着那追来的地级阴阳师,没有感觉到这样的地形对他有一点阻碍。眼见那地级阴阳师身形闪烁间离自己越来越近,终于,到了一个小山坡的背面,易天行一拉缰绳,喊了一声“喻——”,转身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那追来的地级阴阳师。

    远处的连光看着山坡下停下来望着他的年轻人,心中不禁讶然,这人莫非傻了不成,被我追了这么久居然停了下来,难道他以为我追了他这么久,会轻易地放了他?虽然心中疑惑重重,但连光的动作却一点没有慢,一个闪烁间就到了易天行的面前。但还没等他发难,易天行却先说了话。

    “这位六阳山的上师,你为什么派人跟踪我们,还出城追的我们到处跑?不知道我们兄弟四个哪里得罪了贵宗?”

    易天行这话一说出来,连光立即气的笑了。没想到易天行居然能在他们前说出这番话来,把他连光当做白痴吗?他要是被这番话轻易地糊弄住,那他几百年的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他打量着易天行,同时怒笑道:“小子,你还问自己哪里得罪了六阳山,就凭你这番话你就得罪了六阳山!”

    易天行听了脸上立即露出愤怒的样子,很气愤的道:“上师如此冤枉人,难道就不怕传出六阳山蛮不讲理的话来吗?”

    连光听了狞声一笑,道:“讲理?那好我问你,你为什么打昏我们六阳山的人,抢了他们的马逃跑?”

    易天行脸色通红的道:“我刚才已经说了,是因为他们跟踪···”

    “好了,你不用说了!”易天行还没有说完连光就打断了他,强势的道,“我之所以追你是问你另外一件事的,你要是回答好了,之前的事我既往不咎也不是不可能。”

    易天行很小心的道:“上师要问什么事,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我问你,”那连光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道,“你叫做什么名字?哪里人?”

    “在下周立,燕丘人。”

    “好,我再问你。一年前你是不是来过海州城,之后有去过云梦泽?”连光并没有对易天行第一个问题提出什么质疑,而是紧接着又问了一个问题。

    听了这个问题易天行稍微迟疑了一下,但随即还是道:“一年前在下确实是来过海州城,也的确去过云梦泽。”

    连光将易天行的那一点犹豫的神情全部收到了眼里,他活了这么多年,过的桥比易天行走的路还多,又怎么分不出易天行是不是在说谎话,只是他自有自己的打算而已。他暗自笑了笑又问道:“那好,那是你是个什么境界,你去云梦泽又都干什么了?”

    “在下那时已经是宗师级顶峰,去云梦泽当然是采取水中花。”这次易天行倒是没有犹豫。

    “那么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连光死死地盯着易天行的眼睛道,“那一次一个我六阳山的地级阴阳师惨死在了云梦泽中,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听到这里,易天行的眼神情不自禁的一闪,心中微微惊讶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六阳山的人如此大费干戈的追自己,居然是为了查一个死人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有什么关系,要是他知道杀掉那人的凶手就在眼前不知道会怎样。

    “你知道是不是?你告诉我,你知道是不是?”连光的声音突然变得凄厉起来,地级顶峰的气势全部释放了出来,一下子全部压迫在了易天行身上。

    “是的,我知道。”易天行看着连光狰狞的样子,眼光微微闪动,淡淡的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