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一百一十五章 被盯上了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事实上张狂也确实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顺手除掉易天行。

    虽说之前他已经派了连阳先去,可是几个月前山中连阳的名牌已经碎裂,说明连阳已经死了。而连阳死前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就是海州城。想来好几次让易天行侥幸,逃掉好几次了,这次他亲自前去,一个是可以确保能够顺手将易天行除掉,第二个就是要查查他的弟子连阳究竟出了什么事。

    所以,张狂就作为这次六阳山的领队来到了海州城,而他则悠闲地很,坐镇海州城中,去、静待各方的消息,无论是易天行的,还是陈震的。这次六阳山虽然只来了他一个天级阴阳师,比金光岭的三个天级少,他却没有一点担心的。一个是他所带来的地级阴阳师要比金光岭多些,第二就是是他本身实力强大,即使是面对金光岭三个人联手亦毫不惧怕。

    张狂正看着海州城的大街,海州城是个海口城市,是水陆海三种交通的汇聚点,自然是繁华无匹。张狂在六阳山清净长了,现在面对这种繁华不仅不厌烦,反而感到别有一番滋味。打量着来往的各种各样的人群,当眼光落到几个骑马的年轻人身上时,他的目光不禁微微一凝。

    他的目光下,大街上一辆乌青色的马车在人流里缓缓前行。这辆马车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吸引张狂目光的事买车后面的四个年轻人。最引人注目的是骑在一只火红色异兽上的白衣青年,这白衣青年神色冷酷,身上的有一股隐隐的冷冽杀气,普通的武者见了绝对不寒而栗;他胯下的那只异兽张狂也认识,火龙兽,西方的一种有名的坐骑,将将达到黄级阴阳师的水准。和白衣青年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三个

    年轻人,其中一人留着炎海人特有的短发,并不稀奇;还有一个草原汉子,异常高大魁梧,顾目四盼间一露脸凶相;最后一个则是一个正常武者打扮的青衫青年,在几人中看起来年龄最小。几人除了白衣青年坐在火龙兽上,其他三人则都是坐在鳞脚马上,眼神四顾间似乎总在防备着什么,只有那个最小的青年还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海州城不仅人多,而且人流量也很大,流动速度也很快,什么牛鬼蛇神都有。这几个人要是仅仅如此当然吸引不了张狂的眼神,张狂之所以注意上了他们是一位这四个走在一起的年轻人都是大宗师,很年轻的大宗师!要知道,张狂这次来海州城要办的两件事可都和武者有关,而其中精武门的人正是大宗师。四个年轻的大宗师一起出现在海州城的街上,当然会引起他的注意。

    本来以张狂的身份,平时对于这些武者即使是精武门陈震那样的巅峰大宗师他也是不屑于去多看一眼的,但是这次他却对这几个年轻的大宗师留心上了。以他近千年的经验,这四人当中最弱的一个是哪一个短发的炎海人打扮的青年,但是估计不比一般的大宗师初期差;而白衣青年和草原汉子则浑身隐隐外放着凌厉的气息,想来应该是大宗师中期以上;至于最后一个最年轻的武者,应该也是一个大宗师,但是陈震却看不透他究竟处于哪个阶段。张狂不禁有些皱眉,没想到几百年没下上走动连眼力都下降了。

    “连光,你过来。”张狂向身后招了招手道。

    他身后一个站在书桌翻阅信件的中年人闻声走到了张狂的身后,恭声道:“师傅,您有什么吩咐?”这个连光是连阳的堂兄,都是六阳山连家子弟,两人都拜张狂为师,连阳是地级月阶,连光却是地级日阶。这次张狂将他带在身边正是想让他查找他堂弟连阳的消息,顺便寻找易天行的踪迹。

    “看到那几个年轻武者没有,就是骑着火龙兽和鳞脚马的那几个。”张狂一指窗外刚才他所注意到的那几个年轻人的方向道。

    连光顺着张狂的手指看去,很容易就注意到了张狂所指的那几个武者,于是点了点头道:“看见了,师傅。”

    “找人跟着他们,查查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张狂淡淡的道。虽然他觉得这几个武者有问题,可是以他天级阴阳师的身份吩咐几个弟子手下去注意下,跟踪下已经是到头了,自己出手?这是绝不可能的。它的主要精力还是时刻给金光岭的三个天级阴阳师强大的压力,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要知道上次六阳山和金光岭在精武门的火并都素死了不少人,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趁机在灭掉对方的几个人。

    “是,师傅。”

    连光点了点头下去了。这样的跟踪的事自然不用他一个地级阴阳师去做,只要分付些玄级的弟子去做就行了。他这次来主要就是查找他堂弟连阳的死因的。想到死去的堂弟,连光心中不禁悲痛,连家本来也是六阳山中的一个大家族,只是因为上一代天级阴阳师断掉才渐渐没落,这一代中也只有三个地级阴阳师,其中一个是这些年新进的一个小辈,另两个就是他和连阳兄弟两都拜张狂为师,以张家为庇护。连阳死了,就意味着他们连家丧失了一个支柱,所以他一定要查个清楚。来了海州城好几天,他已经有些眉目了。

    易天行几人坐在各自的坐骑上,在海州城的大街上慢悠悠的走着,好似浑然不知到自己几个已经被人暗中跟踪到了。这也是易天行几人太年轻江湖经验不足的缘故,以为将陈青云改成炎海人的装束就可以瞒天过海,殊不知四个年轻的大宗师走在一起要多扎眼就有多扎眼。早已经被不止一伙人盯上了。

    几个人在城外就商量好了,将陈青云改装一番就到海州城的港口乘车赶回天津,还租用李继的马车。其中有很多原因,一个是走水路是逆流而上速度恐怕还不如他们走陆路乘马车;还有就是走陆路如果出了事他们可以从容战斗,要是在水上遇到了地级以上的阴阳师,武者是要吃大亏的;还有一个就是李继必须一直跟在他们身边,因为他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现在几人就在赶往李继的所在的那个车行的路上,准备在车行换一辆更大更好的马车,再买些长途旅行必需品,准备休息一晚第二天早上就出城走。可是易天行走着走着就感觉到不对劲了,总感觉有人在盯着他,而且不止一个人。要是一个人跟踪他,注意他他就恩能够根据感觉找到这个人,可是多个人都盯着他,却是让他分不清这些人究竟在哪里了,而且就是知道是谁跟踪他,他也不能表现出来。于是易天行仍旧老神在在的坐在马上,却轻轻道了一句只有四人能听见的话:“有人跟踪我们,别让他们发现我们已经知道了。”

    几个人听了易天行的话都是一愣,随即身子都为不可查的一顿又继续像之前那样若无其事的前行。只是西陵雪靠近了点易天行,轻声道:“一定是我们四个人走在一起太扎眼了,失策了。”四个人中西陵雪的江湖经验最足,反追踪的本领也最强,否则当年也逃不脱天阴宗的追杀。不过,他的灵觉却是比不上易天行的。

    “是在说这些都没用,注意些准备随即应变吧。”易天行一听西陵雪的话立即就明白过来,心中虽然也暗叹失策,却没有太过慌张。心里打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注意。

    ~~~~~~~~~~~~~~~~~~~~~~~~~~~~~~~~~~~~~~~~~~~~~~~~~~~~~~~~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