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一百一十一章 打破虚空,可以见神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

    ~~~~~~~~~~~~~~~~~~~~~~~~~~~~~~~~~~~~~~~~~~~~~~~~~~~~~~~~

    “如何才能成就武圣?”陈震听了易天行的问题笑了,笑的有些诡异,“呵呵呵···”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凝噎而苍凉,“我精武门传承了一万年了,被阳间武林视为泰山北斗,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陈震没有回答易天行的问题反而问了再场的所有人一个问题。不过所有人都没有回答,因为他们知道,这只是陈震在引出话题,于是都集中精神静静地听陈震接下来的话。

    “那是因为,”陈震早知道没有人能回答自己的问题,又接着说道,“阳间的最后一位武圣是出在我精武门!”陈震说到这里明显心情澎湃忍不住流露些许自豪之情。他又接着说,“你么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如果说这阳间我精武门是最可能仍就知道武圣之密的。”

    可说完这句之后,陈震的面容却突然沉了下去,叹了口气又道,“但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自万年前精武门最后一位破天武圣之后,我精武门为什么再也出不来一位武圣?为什么?”陈震此时更多的是像在问自己,在抱怨。

    “万年来无数武者打探着我精武门关于武圣的秘密,但秘密却一直被我精武门紧紧地掌握在手中,甚至精武门中的人知道的也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只有掌门人才知晓。呵呵,”陈震又有些惨淡的笑了起来,“也许是老天的报应吧,我精武门对成就武圣的秘密敝扫自珍,报应我精武门万年来再未出现一个武圣。”说到这儿,陈震看了在场的众人一眼,他抬头看向了夜空中的满天星辰,好似突然明悟什么似的,慨然道:“也罢,今天我就将这个秘密公布出来,也希望将来你们能够传出去,让所有的武者都知道吧,再看看这阴阳大世界是否能在先武圣的光辉!老夫也算是不枉来这世间一趟了。”

    易天行,西陵雪,成吉,李继,就连曾经听陈震讲过这个秘密的陈青云都不禁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陈震,等着他吐露这个困扰众多武者多少年的秘密。

    陈震双眼中闪动着一种莫名的神色,似乎仍在思考,“这个秘密我守了几十年,却依旧没有参透,现在想来仍旧难以理解。我精武门先祖秘典上说,武圣之秘,在于八个字‘打破虚空,可以见神’!”

    “打破虚空?可以见神?”在场的几个人不禁在心中不断地重复这几个字,想弄明白其中是什么意思。但陈震思考了几十年都没有渗透的秘密,现在不过刚说了一句总决买他们即使再天资绝代,一时之间已不可能渗透其中的秘密。不得其解的几人只好眼巴巴的看着陈震,希望他多说点儿。

    陈震此时似乎仍旧现在这个秘密的沉思之中,自顾自的说道,“见神?见什么神?秘典上说,人体之内有三百六十五尊正神,只有见到神才算到达了武圣初期,而当周身三百六十五尊正神全部显现时,就是武圣后期,最后在贯穿周生浩如繁星的无数小神,就是武圣大圆满,得以成就金刚不坏之身,是为真神!”

    “体内之神?三百六十五尊正神?无数小神?”

    几人不听还好,一听之后更加迷惑不解,心中充满了疑问。人体之内居然有神?这听起来实在是太骇人了。若是人体内有神,他们吃什么喝什么?为什么又躲在人体内一直不出来呢?最后一个疑问是,这个老头是不是在瞎说,根本是在忽悠他们?

    不过不管怎样,这个问题算是埋在了在场的几人心中,只是易天行想到那天在祭坛上重伤之后,疗伤时自己所见到的体内的那一幕,心中不禁认真的沉思起来。那日他见到了自己体内的五府六脏,无数的皮肉筋骨,还有涌动不休的气血与伸缩旋转不定的金丹。这说明人的确是可以见到自己体内的事物的,但是却没与见到陈震所说的神。最重要的是从没有见过体内的神,见到时又如何知道自己见到了呢?

    这其中种种迷惑,易天行实在是想不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陈震应该没有瞎说,起码他所言应该有一部分是真的。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想不通易天行也就不再多想了,想多了反而心烦,从而影响了心境,相信只要机缘到了自己自然会明悟的。易天行进境一直很快而且马上就要进入到大宗师巅峰境界,并不急着去思考这个疑问。西陵雪与成吉,陈青云就更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他们现在脸大宗师后期都没到,想这个问题实在是早了些。

    几个年轻人对这问题好像很快就抛之脑后了,但陈震却好像更加的迷茫一样,坐在那里看着远方的星空眼睛一眨不眨,里面全是茫然的神色,只是偶尔闪过一丝明悟却又迷惑的光芒。陈青云一看立即担心起来,连忙去拍拍陈震的肩膀,担心的问道:“爷爷?爷爷?你没事吧?”

    “啊?”被陈青云一拍,陈震好像突然间从那种茫然中醒过来似的,看着陈青云好像不知道他为什么叫自己似的,但紧接着他就像突然间想到什么似的,对陈青云道:“云儿,我累了,你扶我到马车里歇息。”陈青云担心的看着陈震想问些什么,却没有开口,还是将陈震扶上了马车。

    看着陈震在马车上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陈青云不想打扰陈震休息就想走时,陈震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叫住了陈青云,道:“云儿,你先别走,我有话和你说,你靠近点儿。”陈青云依言坐到了陈震的旁边,想听他说些什么。

    “云儿,等会儿你出去找个机会和周立单独谈一谈。将精武门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他,令牌的事也告诉他,令牌我们不要了。到了天津寻找令牌埋葬的地点时,你也可以见机行事。这一路上他知道了令牌的事,必然会露出诸多心思,你可以借机观察他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会不会对你不利。不管怎么说这一路还需要他的护持要是让他先动手和我们闹僵了就不好了。明白吗?快去吧。”说完这些陈震就好像很累了似的,摆了摆手让陈青云出去,眼中闪过一丝解脱却又有些担心的光芒,静静地闭眼睛睡下了。

    陈青云此时被陈震的决定所困扰,心中满是对易天行这个人人品的思考,一时之间也没有觉察到陈震的异样,就这样茫茫然的下了马车,有些失神的走到火堆旁坐下了。见陈青云在马车里耽搁了一会儿才出来,现在低着头不说话,易天行还以为他是在为陈震的伤势担心,不禁安慰道:“陈兄,别担心,陈老前辈会好起来的,明天即使进不了城,我也会单独进城去找大夫来。”

    听了易天行这句话,陈青云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易天行的眼睛,迷惑的问道:“周兄,你说我该不该相信你。你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易天行听他这么一问,明显一愣,接着看着陈青云道:“陈兄这是什么意思?至于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陈兄看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是什么样的人。”

    “是吗?”陈青云听了易天行的回答,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下了什么决定似的,对着易天行道:“周兄,你过来,我有些事想和你谈谈。”说完就当先站起来朝远处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