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一百零二章 大刀诛天阴阳血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段春虽然心中惊疑不定,但是心里却没有什么害怕的。看起来易天行眼中闪着绿芒,浑身黑气缭绕血色弥漫,但段春想眼前这小子恐怕已经收了重伤。想到断腿之仇即将得报,而如此一个年轻的大宗师后期的武者将要死在自己手里,段春阴沉的脸色好了些,。

    冷笑一声“虚张声势!”,段春浑身旋风一转,朝易天行袭去。但是身后却劲风来袭,段春不禁下意识的回头,但经验告诉他应该加速向前,可就在这一愣间,他已经被一个人影撞上,正是西陵雪见易天行有危险,立即使尽全力合身朝段春扑了上来。

    段春浑身青黑色的护体阴阳二气缭绕,不仅可以陆地飞腾更重要的是随之防止袭击,要知道即使是大宗师以万斤之力,拿着普通兵器,砍在同等的玄级阴阳师身上,也不过是将之砸飞受些震伤而已,而不能破开护体元气,更何况是地级阴阳师的护体元气呢。所以段春只不过是被西陵雪撞得向前一个凛冽而已,可就是这一个凛冽他措不及防之下离他眼中重伤的易天行进近了许多,瞬间,易天行就抓住了这个机会,一剑挥起!

    易天行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凄惨无比,事实也确实如此,无数的黑色

    阴气在他的身体里乱窜,好像万蚁噬骨般的痛苦,痛的他眼睛直冒绿火。刚才陷在那鬼头之中时,他放出护体罡罩抵抗,还惨叫出声来迷惑段春,可是那鬼头限制了他的行动等于叫他在那里等死,情急之中他不得不将护体罡罩瞬间撑爆,连带着那那鬼头一起爆掉了,但护体罡罩破掉的瞬间他还是被很多阴气窜入体中,一时间皮开肉绽,体内更是阴气肆掠,固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即使靠着他的身体强大的自我恢复能力之后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恢复。

    但是此时此刻情况实在是万分危急,性命都即将不保,所以任何难

    以忍受的痛苦和可怕的后果都让他暂时忍下,看准这个西陵雪舍命搏来的机会一剑挥出,精白的剑光瞬间闪现,只有双拳大小,却速度极快的冲着凛冽着向前的段春,流光般飞去,在段春来不及反应刹那透胸而过!噗的一声鲜血如泉水般四溅,体内金丹震颤欲裂的易天行立即兴奋地直颤。

    但是让他诧异的是,被剑光透胸而过的段春并没有立即倒下,而是一脸愤怒的抬起了疯狂扭曲的脸。一股浓郁之极的纯黑色的光芒,从他的膻中穴绽放开来,有如实质般将那被剑光透过的胸口全部笼罩住了,刚刚还有如泉涌的鲜血瞬间就止住了。同时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扩散开来,他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凉意从尾骨一直蹿向后脑勺,全身很冰凉的瞬间,所有的毛孔一下子炸开!

    这种感觉他之前有过,在云梦泽那地级阴阳师的青衣人的最后一击,护体罡罩在那种攻击满前犹如空虚,所有的一切都灰飞烟灭,那种无可抵挡的感觉至今犹在心中。果然纯黑色的光芒在段春身上慢慢的弥散开来后,脸色苍白阴沉似水的他立即用以一种极度怨恨的阴毒目光盯死了易天行。

    此刻段春真的已经快被怒火淹没了理智,他堂堂一个日阶的地级阴阳师,离天级阴阳师也不过一两步之遥的高贵存在,居然两次被同一个武者突袭成重伤,怎能不怒?于是这一怒之下,深藏于膻中穴的本命元气就被他运转出来。他是接近天级阴阳师的存在,体内本命阴元已经凝集的犹如液体,光华流转间不仅封住了偌大的伤口,还弥漫到全身。这可比护体元气强上百倍!

    不过即使全身防护的犹如金刚,段春还是难以忍住心中颤抖的愤怒

    !这一调出本命元气可是大伤根本的,若说断腿让他身痛,那么调出本

    命元气疗伤就让他心痛了。本命元气倾巢而出意味着他离天级阴阳师的

    距离更加遥远了,所以这是他真的向生吃了易天行,不!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段春抬手一指易天行,就要说什么,突然,他与易天行之间的地方砰然亮起了大片的红芒,直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来,随即一股强烈凶猛的震动播散开来,还有一股浓浓凶煞与血腥味,一时间竟然将之前段春放出本命元气的那种威压冲的杳无痕迹。

    这边段春只是看到刺眼的红光,与感到猛烈地震动,那边易天行也同样是如此,不过相比身前的震动而言他心中的震动更大!他清楚地知道那发出红光与震动的地方是什么东西,那是···那是他之前没有拔出来的大关刀!

    “嗡——!”

    “昂——!”

    强烈的嗡鸣声与昂然的金铁呛然声响彻整个大坑山洞,红芒淹没了祭坛的上三层!震撼的场景一时间惊呆了段春,易天行,西陵雪还有成吉。所有人无不目瞪口呆,就连那通天魔猿,也不禁弓腰崇拜!

    “诛天出!必饮阴阳之血!”

    朦胧间似乎有一个模糊而清晰的傲然的声音在易天行的耳边响起,一下子将他惊醒过来。惊醒后他马上发现先那柄插在黑色祭坛内的大关刀颤抖着冲了出来,带出了大片的红光与血腥煞气!红光之中易天行只看见那一人多高的黑褐色刀柄下,是红光笼罩的暗红色的同样有一人高的却有双掌并排之宽的刀刃,杀气朦胧!

    眼中的绿光猛然一滞,易天行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放了巨剑,一跃而起,在半空中双手紧握住了拿大刀的刀柄,横空一扬,对着下面刚反应过来的段春一刀斩下!

    “呀——!”

    “啊?!”

    刀光闪过,段春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易天行手中的大关刀。究竟是什么样的神兵,竟然可以视他凝如液体的本命元气为无物,本以为本命元气笼罩了全身,再也不怕眼前这个卑鄙武者任何突袭,可是从现在为何大刀带着红光斩下的时候,本命元气没有阻挡一毫?段春死不瞑目!他不知道,他的死,他自己也有一般的功劳。

    易天行紧盯着段春,看着他头上的一条红线慢慢扩大,噗的一声,大片的鲜血喷了易天行满身都是,段春的尸体仰面倒了下去,他没有被易天行一刀两半,不过被开膛破肚了。见此,易天行终于不再强自支持,一屁股坐了下来,捏紧了手中的大关刀!大刀似乎感觉得到易天

    行内心激动地情绪,发出一阵嗡嗡的颤鸣!

    易天行真的想倒下就这样沉沉的睡去,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看了一眼第六层,直见之前凶猛狂烈的那个魔猿,此时恹恹的坐在第六层,连跳上第七层的能力都没有了。他身前的不远处,西陵雪苍白的脸上笼着一层黑气,嘴角流着鲜血,却看着他和段春的尸体呵呵的凝噎着笑着,至于成吉,他在哪里呢?

    “成吉?你死了没有?”易天行提起声音有气无力的喊道,他知道,只要成吉好友一口气就一定会回应的。

    “咱没死!不过只剩下一口气了。”大概是第五层传来成吉仍旧嗡嗡的却很虚弱的声音。果然这家伙没死,就说他那么皮糙肉厚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这下易天行放心了,但仍旧不敢睡去,他怕这一睡就再也醒不来了,现在振作精神,好好调戏一下,才不会在大战之后对身体留下太大的伤害。盘膝做好,擦了下嘴角的鲜血,易天行拿着大刀的刀身摆在膝上仔细的观看着,时不时的还抚摸之下。可是看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发下刀身上有向吹血,偃月那样的鸟文;长长地刀柄上也是黑褐色的一片,没什么痕迹,那这把神兵大关刀叫什么名字呢?

    易天行不禁又想起了大刀自动从祭坛冲出时耳边的那个好似虚幻的声音。

    “诛天出!必饮阴阳之血!”

    如此,我便叫你诛天吧!

    诛天!诛天!诛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