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八十四章 西狂之难(上)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

    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易天行真的没有想到,西狂会爽约。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西狂另外找到了更加可靠地帮手,所以先行去寻找神兵宝藏了。这种情况最糟糕,意味着他暂时是没有取得神兵的机会了。像神兵这种能够快速增加武者实力的宝物,易天行是非常眼馋的,那日若不是真的没什么把握,说不定他就真的强抢西陵雪手中的巨剑了。

    不过易天行还另有打算,如果真的想自己想的那样,西陵雪撇下自己寻回了神兵。如果他的实力没有大的增加的话,那么,他手中的神兵易天行要定了。易天行早已经不是那个在威远镖局做镖师的老成而好人的青年了,为了增加实力,他可以做很多以前不愿意去做的事。

    想到了这些,易天行和成吉经常骑着鳞脚马在赤车城附近乱逛起来。如果寻到了西陵雪的蛛丝马迹。那么就顺藤摸瓜,抢夺神兵!

    然而,就在易天行心中将西陵雪视为猎取目标时,西陵雪本人已经处在一种很危急的情况之中了。很不幸的,他在赤车城没有等到易天行却等到了来自阴间的仇人——天阴宗的阴阳师!

    西陵雪现在正在一个山洞中的,就着火堆烤火,冰冷的脸上阴沉沉的。他的面色有些苍白,巨剑也躺在一旁,突然他就咳嗽起来,胸膛一阵起伏,他不禁用手捂住了嘴,接着咳嗽一停,他将手拿了下来一看,果然,掌心上有了血迹。西陵雪心想,看来这次受的内伤有些严重。

    上次他与易天行比试打斗虽然也受了些伤,但是并不严重,回到赤车城调息修养个七八天就好的差不多了。可就在那几天,他感觉到了一些窥视,还一些很熟悉的阴寒的感觉。第一次明确的有这种感觉时,正睡在床上的西陵雪几乎想立即跳了起来,立即远遁。但是眉头一跳,他又强忍了下来。八年的亡命生涯使他的意志变得不是一般的坚韧,警觉更是高的可怕,心中一动就想到了这种不寻常的监视中所代表的信息。

    如果真的是天阴宗的人找来了,为什么不直接将他拿下,而是要躲着藏着监视他呢?是因为他们没有必定的把握将自己拿下。为什么会这样,想一想,自己来到了阳间,阴间的天阴宗也追过来追杀他,当年就是由一个地级阴阳师领头的。自己一个小小的武者,被阴阳师视为蝼蚁,肯出动一个地级阴阳师来抓他,那已经是非常看的起他了。虽然后来自己几次死里逃生终于逃出追捕来到了西北,可是肯定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如果那些天阴宗的人死了心的要除掉他,循着那些蛛丝马迹,这几年也能找到他了。但是他们要寻找他,人手肯定要分散。西陵雪记得当年追杀自己的就是一个地级阴阳师和九个星阶·月阶的玄级阴阳师,那么现在正在窥探自己的肯定是其中的一个玄级阴阳师,这人肯定是没有将自己除去的把握,又怕打草惊蛇,所以才一直监视自己,等待后援。

    是了,就是这样了。睡在床上的西陵雪眼中寒光一闪而过,瞬间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了个清楚。同时,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确定的打算。

    深夜,睡在床上的西陵雪轻轻地翻身而起,迅速的穿好了衣服,提上巨剑,来到院中打开院门,拍醒酣睡的火龙兽,解开绳索越到它的背上,立即就朝城外冲了过去。由于上次易天行走时塌陷的城门楼还没有有修好,所以西陵雪不一会儿几个呼吸间就出了城。

    出了城他立即放马疾奔起来,火龙兽与主人心意相通,感到了西陵雪心中的急迫,将

    速度提到了极致。白色的狂风朝着西方狂袭而去。可是坐在火龙兽上,本来一脸冰冷的西陵雪脸色却是蓦然一变。骑在火龙兽上西陵雪双手握住巨剑,手上青筋条条隆起,不停地跳动着。阴寒的感觉越来越近了,西陵雪丹田中的金丹猛然一炸,体内气血疯狂涌动,脸色刹那间血红,一扭身,巨剑对着身后猛然斜劈而出!

    豁然之间,剑身上亮起一片半寸来长的银白色的精光,接着西陵雪又闷哼一声,脸上的血红之色全部退去,变成一片苍白,一股肉眼可见的血光立即从全身游向拿剑的双手,红色的血光往剑上一激,瞬间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一道半寸长的精光,瞬间从巨剑之上飞遁而出,流光般的向后面飞逝而去。那里一团肉眼隐约可见的青黑色的旋风正对着火龙兽狂袭而来,旋风之中黑色的人影隐隐可见。这人正是在赤车城找到西陵雪的一名天阴宗的月阶玄级阴阳师。

    他已经监视了易天行两天,只要过了今晚,最近的一个人同伴就应该能来了,可是没想到就是今晚,他居然让西陵雪偷偷跑了,好在他及时发现,追了过来。要不然以天阴宗的森严法度,在西陵雪这件事上功过相抵,他也绝对逃不了处罚。西陵雪绝对不可以在他的手上逃掉,所以一发现西陵雪逃出后,他就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来。

    可是追上之后却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一抹银白的精光!这人开始以为是西陵雪放的暗器,可是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暗器,他活了三百多岁,也杀过不少武者,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暗器,本能的他感觉到了不安,出于谨慎,眼见精光飞逝而来,他在身前连加了好几层防护。但精光穿进无声无息的穿透他的护体阴气的时候,他眼中终于露出了一股骇然之色。好在他的身手还不错,危急关头来不起释放什么阴阳**,只能将身体微微错过。

    这个人明显还是低估了神兵所放出的精光的厉害。只是刹那间,这人就感觉到手臂一凉,接着一股不可忍受的巨疼瞬间就袭上了他的大脑。右手臂被割掉了,右手臂居然被割掉了!黑衣人心中惨嚎。可是这人也算是狠极,在断臂处飚出血液的同时,他口中吐出一小团褐色气体裹住了一团血液瞬间变成了蒙蒙的黑色,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尖啸声朝西陵雪的方向飞了过去。而他自己,则是一咬舌尖,挥手一丝褐色气体融入周身的旋风,看也不看西陵雪的方向朝着东方逃遁而去了。

    这招飞逝的精光才是西陵雪真正的保命绝招,西陵雪给他取名叫“白虹贯日”。但是此时他显然已经伤了元气,动了根本,这就是施展这招白虹贯日的代价。当日即使是和易天行争夺龙猫那般的宝物,西陵雪也没有使出这招“白虹贯日”,可是今天它却拼着损耗元气,使出了这一招要将身后之人斩杀,可见西陵雪对这些天阴宗的人有多么大的怨气与恨意。

    可是那追来的人却只是被斩掉一臂,逃脱而走,还放出了反击!那诡异的尖啸声西陵雪当然听得一清二楚,当下又提起力气双手挥起巨剑朝那尖啸而来的黑色液体拍去,可正当巨剑要拍上时,那一团忽然啪的一下炸了开来。鲜血朝西陵雪和他身下的火龙兽四溅而出,西陵雪看了吓一跳,想要躲避,却又躲无可躲。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却是,这些黑血见到身上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西陵雪惊魂未定的将溅到脸上的黑血抹了一下,望着黑衣人逃走的方向,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寒光像剑一般乱闪,可是终究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无奈的驾着火龙兽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走。此地不宜久留,谁知道天阴宗的其他人什么时候到呢?然而疾驰中的西陵雪并没有发现,他说脸上残留的黑色血迹正一点点的侵入他的皮肤里,最终,在风中渐渐地消失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