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七十四章 西狂的邀请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灰尘之中,白衣人住剑而立紧盯着灰尘的另一面,果然一道人影犹如脱兔般飞跃而来,直撞他的胸口,就犹如一发人形炮弹,瞬间破开了周围的灰尘与空气,眼见躲避不已,白衣人毫不犹豫的将双手握住的巨剑往上一提,双臂一震迎上了撞来的人影。

    “嗡——!”

    “砰!”巨大的撞击声中易天行被颤的一晃往斜侧退去,而白衣人则连人带剑被一下子撞退了七八步。原地只留下一捧捧竹影似的划痕,还有一条小沟直抵巨剑之下,那是被巨剑摩擦而成的。

    “这人的的修为不过是大宗师初期顶峰接近大宗师中期而已,但是有这古怪的巨剑在他的手上,他的战力可以和一般的大宗师后期一较高下了,实在是不好对付。”易天行望着那白衣人手中的巨剑心道。

    虽然心中想着事,易天行的注意力却从未降低过,只见在白衣人凝重的神色下,他全身似乎都颤抖了起来,比之之前的那一次全身性的振动都强烈的多,易天行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周身左右的空气涟漪,巨剑颤抖不已,似乎是想挣脱什么束缚一般,接着在易天行诧异的目光中那巨剑的身上渐渐的亮起了一层半寸长的银白色精光!

    瞬间,巨剑周围的气场一变,杀气凛然!

    “这人难道还是个**师?”见了白衣人巨剑之上笼罩的那层异常的精白光芒,易天行首先想到的就是当初被黑衣人围攻时,欧阳玉婷给自己的宝刀上所施的一种术法,因为欧阳玉婷当时是**师,所以易天行才猜测这白衣人也是个**师。至于阴阳师,他实在是不敢想,因为他连武法双休的人都没听到过,更别说是达到达到很高成就的了。但此时事实摆在面前,他却很容易想到那上面去了。

    白衣人紧绷的脸上异样的潮红一闪而过,拽着巨剑一个箭步冲上来,巨剑挥起好似白虹惯过长天,霍霍的剑光在易天行的眼中迅速的放大开来。这横掠的一剑竟然没有带起太多明显的空气波纹,诡异非常。要知道,即使是总是高手全力攻击时都会带出空气波纹,更别提凝结了金丹,浑身气血澎湃不休,浑然一体的大宗师了,即使是寻常的挥拳,在劲爆的气血作用下也会带起明显的空气涟漪的。但是这一剑却没有,有的只是无比强烈的危险与威压!

    “嗯——哈!”

    易天行不闪不避,上前半步吐气开声,由丹田处聚起一拳有如蛟龙出海嗡然而出,丹田内的金丹瞬间胀缩了十数次,澎湃的气血立即沿着宽大而坚韧的经脉向那轰出的一拳冲击而去。易天行的拳头瞬间变成了青黑之色,周围的所有气体包括阴阳二气同一时间都猛然的爆炸开来。

    “昂!——硿···!”

    大宗师中期极限的抱丹一击,这是易天行踏出云梦泽以来的第一次施展!每个大宗师的抱丹一击都是不同的,那是一个大宗师聚集了毕生武学修为与全身气血的劲力的最朴实也是最实在的一击!

    剑光与拳头的劲力各自在空中挥洒,犹如两条异兽在水中翻腾绞杀。易天行骇然的发现,那精白的剑光竟然在与拳头上的罡气相互攻伐之中将那罡气满满的破开,但好似易天行的罡气连绵不断,澎湃不已,生生不息,一道被破开,另一道又迅速的顶上。而那巨剑上的精光却似乎只有半寸之长,还有些后力不济的样子。

    易天行没有想到打斗居然会出现僵持,但是他并没有撤开自己的拳头,他想知道,自己的罡气与这诡异的剑光究竟谁强谁若。而那边白衣人或许也有同样的心思,又或许对现下的僵持有胜利的把握,也没有撤开巨剑。一时间半空中剑光,与罡气交相辉映,争奇斗艳,纠缠不休!

    罡气的出现并不是没有代价的,易天行感到自己体内澎湃汹涌的气血正以一种可观的速度虚弱萎靡下来,若过这样持续的时间过长,或许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甚至是伤及根本。但是易天行依然没有放弃,他看得出来,对面的白衣人早已是强弩之末了

    果然,那边白衣人脸上血红之色一闪而后迅速变得苍白,只见他右脚后退了一步,双目圆睁,脸上青筋密布又迅速的用处一阵潮红,双臂上隆起的筋肉在白色的衣服下肉眼可见的一缩,接着手臂往上一抖。

    “呀!——”

    一声大喝,巨剑一下子被高高的扬起,带着他好像与巨剑连在一起的人一起朝后面翻飞而去,这一下竟然翻越出了**丈的距离。巨剑就好象从天倒立而降的一座小山,裂开大片尘土一下子前倾着插入了地下。不见白衣人的身影,只见一双青筋缭绕的手紧紧握着巨剑的剑柄。

    易天行收拳而立,脸上迅速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脸色也有些苍白起来,不过是二三息的功夫,他感觉到罡气对气血的负担竟然比之前在赤车城和数百人大战来的还重,身为大宗师中期顶峰高手的他都不禁有了一种疲惫感。心中暗道这巨剑实在是凶猛,不过这白衣人的实力中就是差了一筹。要是他到了大宗师中期,今天恐怕胜负难料。

    “好,···我输了,你们走吧。”巨剑后传来了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接着,白衣人脸色苍白的出来了,嘴角留有一丝血迹。

    易天行凝神望了望他,也不多在言语,转身朝后方的马车走去。那边成吉与李继在那里观战,见易天行胜出都是双眼放光,李继还好点,成吉却好似狼一般盯向那白衣人手中的巨剑,见易天行来到车旁,一脸兴奋的道:“咱们抢了那厮的剑吧?”

    易天行听了头也不回的钻进了马车里,之后才传来他淡淡的声音,“要去你自己去吧,抢到了是你的。李继,继续赶路!”

    李继听了叫了一声“好咧!”扬起马鞭就就驾着朝前去了,只留下成吉骑在鳞脚马对他视而不见的样子,还是不甘心的驾马跟着马车走了。

    易天行在马车里透过车窗看向白衣人与巨剑,心中默默按下贪欲。他又何尝不想抢了白衣人的巨剑,只是现在他已力乏,纵然白衣人有伤在身,但拼起命来说不得他自己要受伤,安平,李继也要丢掉性命。即使心中不甘,现在只有罢了。

    “慢!”马车走过白衣人不远却突然被他叫住,“我有话要说!”白衣人清冷的话声传来,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傲气,但还有一些深藏的冷意。

    车中易天行听了不禁皱眉,难道这人还想打龙猫的注意,想不理他,但心中还是好去他要说些什么,于是示意李继停了车子。

    “在下西陵雪,西北人称巨剑西狂。敢问车中人姓名?”

    易天行沉默了一阵,还是到:“我名周立。”刚说完那只后面追上来的成吉紧接着叫道:“我家主人人称乌车客,不仅西北的人知道,草原上更是大名鼎鼎!”

    西陵雪听了没什么表示,只是道:“我想邀请周兄与我一起去做一件事?”

    “没时间。”易天行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现下为安平找药才是当务之急。

    “周兄难道不想知道我手中的神兵巨剑是哪里来的吗?”被拒绝西陵雪并不在意,很是淡定的说了一句让在场的几人神色猛变的话。

    “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