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五十六章 风起云梦泽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易天行便与高通他们起来梳洗吃饭后出发了。安平被易天行托与一位舟局的老妈子照顾,还嘱咐安平千万不要走出舟局,除非见到他。就这样,虽然仍有些担心,但易天行还是骑上炎龙角马,在一片扬起的灰尘中远去了,身后追随有安平不舍得目光。

    海州城不止天津舟局这一处,许多地方都大清早的亮起了灯光。如果站在海州城门口,这一早上会看到许多平时罕见的坐骑,或双乘或三乘,各种嘶鸣声中纷纷扬尘远去。城内如此,城外亦如是。总之这一天好些人都想那云梦泽赶去了,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宗师级武者。

    云梦泽百药收获虽是在这一段时间内,但昨夜确实天清气朗,群星高照,这意味着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大晴之日,云梦泽的大雾定会比平时散去许多。许多人都希望看到这样的天气,这意味着收获更多。

    “前面一大片雾气朦胧之地便是云梦泽了。”高通骑在马上,手指着远方纷纷扬扬的雾气道。易天行往那边看去,只见白蒙蒙的一片,连天接地,低处有青黑的色泽隐约闪现,好似雾中的勾魂使者,叫人望而生畏。他视力超群,微眯双眼可以看得见无数细小的水珠浮浮沉沉,不断破灭,又不断凝聚,无数的光线折射反射,散乱无比,却又化作一股朦胧的白色。这白色乍一看好似一成不变,细细观察却看出了隐隐的上扬之势。

    “这雾气好像越来越稀薄了。”易天行打马靠前了些,好似自言自语道。

    旁边的樊纲听了接话到:“周兄观察的好细心,这雾气的确是在稀薄下去,还有一两个时辰就到正午了,到了正午就是这雾气最薄之时。也是周兄好运气,今日是大晴之日,要是遇上阴雨天,少不得多等几日再来了。”

    “我们就这么进去吗?”易天行问道,这些事他的确一点不熟,虽然恨高通欺他年少,但此时却还要借他的经验。

    “不能往前了,前面已经开始有沼泽地,陷进去就麻烦了。我们往左走,没猜错的话,那里会有一个客栈,我们将马寄存在那里。”高通说着当先驾马往左去了,易天行等咋唉后面一次跟上来。不过十几息的时间,前面果然出现了一家客栈。客栈是原木搭盖的房子,粗糙的很,却很大。此时已有好些人陆续过来歇息,喝酒吃肉,相互交谈。

    易天行,樊纲,郝成下了马坐在一张大桌子上歇息,八匹炎龙角马都由高通牵去交给客栈伙计寄存。高通办完手续过来,顺便还带了一些酒肉,坐下来道:“我们吃些酒肉,休息休息就赶快进去,接下来的四五个个时辰可是找东西最佳的时机,咱们多找找,说不定还能碰上什么好东西。”

    几人都点了点头,埋头吃喝起来。吃完后,高通又冲柜台那边大叫道:“掌柜的结帐,还有,给我们来四条最结实的小木船!”此时人还不算太多,那掌柜应声赶了过来,后面还跟了两个伙计,一人手里提了两个青黑色的似船似盾般的东西,还有两杆青黑的三丈长杆,有酒杯粗细。

    “一共是一百九十八两银子,客官还需要什么吗?”微胖的掌柜满脸笑容的道。虽是面对四位宗师武者却毫无惧色,还开口就是高价。不过几人都知道能在这里开店的自然是有实力的,也不在乎那几百两银子,,高通付了钱,结过那小船与长杆随手就分给了几人。

    见易天行提着两样东西若有所思,他便解释道:“周兄,这是进入云梦泽的必须之物,没有它,即使以周兄的本事恐怕也不定要陷在里面。”

    易天行闻言提起周中的小船看了看。木制的,青黑的颜色跟这云梦泽附近的泥土一个样子,立在地上刚刚到达易天行的肩膀,却有近两人宽,凹进去的那一面还有四根绳子。看到这里易天行向高通看去,只见高通笑了笑,将那小木船凹面靠背,四根绳子系在了胸前,木船被背在背后超出人头好一节,恰好露出下面双腿而不会影响走路。

    高通一边弄一边还说,“这东西遇到沼泽地才用的上,其他时间就自己背着,也就一百斤左右,对我们没什么影响,只不过在里面占了淤泥之后怕不要弄脏这一身衣裳。”说完他看着易天行等人也将木船背上,他才是了是手中撑杆的分量,道了一声“走吧!”朝那雾气迷蒙之处去了。易天行嘴角轻笑,将手中撑杆挽了个棍花才从后面跟上。

    进了云梦泽,开始高通等人还在前面做着示范,开着路。但当高通的撑杆戳到一只龙鳄,险些被咬断小腿,几人手忙脚乱才将那龙鳄乱刀戳死后,几人就开始慢慢的放慢脚步了,不知不觉中就让易天行顶在了前面。易天行心中暗骂,“几个老匹夫,果然贪生怕死。亏得几人都是宗师武者,竟被一只龙鳄高的手忙脚乱。看他们这本领,这次要没我来怕是只会在最外围打转。”

    易天行走在最前面,左手提着木船,右手拿着撑杆在地面探寻。地上都是青黑色的一片,有些地方长有不知名的草木,有些地方则光秃秃的一片,有些地方干的裂开来,有些地方水汪汪的一片。但这些都是表象,你永远也不知道真正的沼泽在哪里,如果不是用撑杆在前面仔细探寻,它也许就会出现在你的脚下。当然,最危险的还是那些隐藏在淤泥之中的杀手!

    易天行探在地面的撑杆一顿,就插了进去,瞬间旁边看似干裂开来的地面忽然溅起一人高的淤泥,一张脸盆大的巨口在其中如花朵般绽放,一股酸腐的气息喷涌而出,眼见那巨口当空布袋般罩下,易天行左臂微晃,木船就被当作了盾牌挡在了身侧。砰地一声易天行动也没动,那龙鳄却不知怎么的被震得冲天而起,但尚未等它全身脱离沼泽,一道寒光闪过,半空中的龙鳄就被从巨口出劈成两半!

    还刀入鞘,易天行朝后面的高通等人看了看,眼中寒光四射,回首擦掉额头上占的一点淤泥,道:“这龙鳄也不过如此,高兄,我们继续走吧!”

    后面刚刚回过神来的高通三人,相互望了望,都是感到脖子上一凉。又都摇了摇头,不出声的跟在后面走了。

    几人走后不久,一个青衫人来到了这里。这人什么也没带,浑身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淤泥,到好像刚从家里出来一样。这人望向那尚未完全沉入沼泽中的龙鳄尸体,眉头皱了一皱,自语道:“走的倒是挺快。”忽然几步外的的干木丛中窜出一道黑影,朝青衫人的脸上直射而去。

    ~~~~~~~~~~~~~~~~~~~~~~~~~~~~~~~

    ps:《武炼阴阳》急需推荐,点击,收藏!!!小鱼在云梦泽中诚心拜谢!!!多给些票票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