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十八章 大婚之日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两天的时间很短,转眼间就过去了,欧阳玉婷与张连的婚礼如约举行。这一天,平阳城比往常要繁华许多。城里城外的人都聚到一起,去观看平阳城最大的世家欧阳家嫁女所举行的盛宴。

    六阳山张家在平阳城也购置了房产。就在城西,与欧阳家相距不过几百米,是一座很大的豪宅,欧阳玉婷与张连的婚礼就在这座豪宅里举行,无须去六阳山了。若是按照习俗,即使找四个宗师级高手作轿夫,抬着去六阳山,那也要走个七日七夜,并且最终也不一定能够安全上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婚礼只能在平阳城中举行了。两家的无数客人也尽数到了城中。

    两家相隔的方圆几百米的地方都被包了下来,摆开了流水席。从欧阳家一直绵延到张家,共九百九十九桌。供前来观礼的客人享用,至于两家的贵客自然是被请到了张家的大宅中,那里也有三百三十三桌。这象征着天长地久,生生不息。

    张家大宅中,两个中年男人,不停的接受着别人的祝贺。

    “欧阳兄,恭喜恭喜啊,你可是我那个了个好女儿,哈哈哈···”一位络腮胡须的大汉,东方家主东方白,抱拳向一个威武儒雅的中年男人说。这人正是欧阳家现任家主,欧阳玉婷的父亲,欧阳炎。

    “呵呵,东方兄客气了,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入席。”欧阳炎一脸笑容。

    “哎,欧阳兄,这个不急,你不帮我引荐一下你那位六阳山的亲家上师吗?”东方白看似长的粗犷,其实是个机谋之辈,知道借此机会,与六阳山的上师打个招呼,拉拉关系。

    明白东方白意思的欧阳炎心中冷笑,但表面上仍含笑道:“哟,你看我都忙糊涂了,东方兄请跟我来。”说完带着东方白来到一个客人较少的地方,只有几十个客人,大多都是法师,其中还有三穿着朱红道袍,胸前绣着六个火阳的中年男子,在一旁的小亭子里旁若无人的聊天。东方白知道,这几个人看起来年龄和他差不多,但却可能比他爷爷年龄都大。

    “亲家,你在这里好生清净自在啊!”欧阳炎来到那三人身边,冲其中一个年龄看起来最大,眼中神光内敛,且面带微笑的人道。

    “哈哈,欧阳老弟呀,你别见怪,我们这些人不善与人打交道,只能躲在这儿了。”这人正是张连的父亲,张辉。他说话时,面容有些僵硬,似是皮笑肉不笑,有些难看。而且声音也清淡的不合语气。隐隐露出一种高人一等的傲气。

    “嗯,亲家说笑了,”欧阳炎打了个哈哈,其实他实在不爱和这些所谓的上师打交道,受不了那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心中觉得这些人也虚伪的狠。明明见他与另外两个六阳山的的人聊得很好,却说自己不善交际,“哼,是不屑于与我们这些普通人说话吧!”欧阳炎暗想。

    接着,欧阳炎对东方白说:“东方兄,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那亲家,一位六阳山的玄级上师,张辉上师。”接着又对张辉道:“亲家,这位是现任东方家的家主,东方白,一位大宗师级的武者啊。”欧阳炎自己也是一位大宗师级的武者。

    “啊,幸会幸会,居然是大宗师级的武者,几乎都能与我们玄级阴阳师比肩了呀。”这方惊叹的语言从张辉嘴里出来,不咸不淡,对是夸奖,却让欧阳炎与东方白有一种被轻视了的感觉,心里很不爽,只能尴尬地笑了笑,客气了几句走开了。

    欧阳炎与东方白刚走,三位阴阳师中最年轻的那一位就冷笑道:“哼,大宗师级就在我们面前炫耀,但这些练武的这一辈子也就这个程度就到顶了。”

    “就是,虽说能与我们玄机阴阳师比肩,可顶多就是欺负欺负那些刚晋级的辰阶罢了。而且都活不过200岁,连一个黄级阴阳师都不如···”另外一人接口道。

    “好了,不要多说了,让他人听到总不好。”张辉似乎不想在这上面多说,几人又聊起其他的事来。

    ······

    临近正午吉时时,客人大多已到齐,坐定,场面热闹非凡。大红灯笼处处高挂,艳红丝绸四下连绵,一派喜气洋洋的气象。

    喜乐声响起,却是迎亲的队伍从张府出来了。张连骑在一匹从六阳山带来的高大龙阳角马上,俊逸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抱拳四顾时,眼里有说不出的张狂。一马当先,四下炸起的鞭炮声毫无影响。几百米的距离,整个迎亲队伍占了一半,走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完。来到了欧阳家门前,放下了大红花轿,敲锣打鼓的等待。

    又过了近半个小时,终于见欧阳玉婷头戴凤冠,身穿霞帔,在喜婆的牵引下跨出了府门,踩着慢碎步进了花轿。喜乐与炮竹声不停,迎亲队伍掉转头开始往张府走。一路上又是一番敲锣打鼓,炮竹声声,红光满地。

    “着火了!~”

    嘹亮,清晰,略带惶急的喊叫声传来。声音极大,盖住了所有的鼓乐声和爆竹声,是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声音的来源——张府的后院望去。只见,那里十几道长烟袅袅升起,很快就带上了一丝火光,烟雾越来越大,火光也越来越亮。

    “哼,是哪里狂徒来捣乱?!~”张府大厅,张辉师兄弟三人与欧阳炎脸色都不好看。张府实在太大,居然有人在他们眼皮底下捣乱,而他们却不知道。

    “两位师弟,麻烦你们去后院查看一番,务必将纵火的小贼抓来!”张辉对另外两个阴阳师道。

    “师兄放心,看看有什么人如此大的胆子前来捣乱。”那两位阴阳师起身迅速向大厅中个人告辞,奔向后院,一路上阴阳二气扰动,气势逼人,直接将满院的宾客中破开一条通道。

    两人刚走不久,外面因着火而停下的爆竹声又突然响起,声音较原先更大更密集,但是只一下就停了,接着升起了一阵烟雾。从张府的大厅老远隔着高墙就能看到。

    “不好,是声东击西!”张辉与欧阳炎隔桌相望同时反应过来。下一瞬间,惊呼声与刀剑相击声也穿了进来,两人不再犹豫,瞬间向门外扑去。张辉月阶玄级阴阳师与欧阳炎大宗师武者的气势在这时都瞬间显现出来。

    欧阳炎须发直立,汗毛根根炸起,高高隆起的太阳穴嗡嗡直跳,双拳紧握,,上面绕满了青筋。他一跃丈许远,每踩下一步,挪起后,都在质地坚硬的青石地板上留下一个同脚一半大小的脚印,每一个脚印里都留下了一层细细的青石粉末,脚印周围有一圈密密的裂纹。从大厅到大门一百多米的距离,他一路横冲直撞,当路的桌椅纷纷碎裂开来,客人却被他以柔力推到了一旁,毫无损伤。不过几十步,他便冲出了大门。

    而张辉不仅比他先一步冲出大门,且气势更夸张。站起来后他身边丈许范围内的阴阳二气都迅速滚动起来,形成一股罡风,挟裹着他的身体,如离弦之箭,向外射去,一路上当道的客人桌椅都尽数被吹开,冲出大门后,内院只留下一条无人大道。

    一冲出张府大门,张辉便瞧见了外面的情况。几十米外烟雾腾腾,里面不断传来刀剑相击声与不时的惨呼声。他一声冷哼,伸开双臂如大鹏展翅,一股精纯的元气从他的膻中穴发起,一直绵延到指端,散发了出去。

    嗡——!

    周围的阴阳二气平衡立即被打破,变得十分狂暴,瞬间形成了一股飓风向浓雾狂卷而去。方圆几十米的烟雾顿时被一吹而净。烟消云散后,张辉也看清了里面的情形,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只见此刻花轿旁,一灰衣蒙面人,一手拉着身穿嫁衣的欧阳玉婷,一手舞着一把宝刀,如螳螂击蝉,又如猛虎剪尾,刀光霍霍,威猛无比。联手攻击他的张连与两个宗师级武者都嘴角流有血迹,看起来已经受了内伤,勉强抵抗而已。外围的五六个武师在掠阵帮忙,却不能对黑衣人的攻势造成一丝影响。地上躺了十几具尸体,鲜血染红了花轿一圈的土地。灰衣人愈打愈猛,马上就要突围而出了。

    “哼!”

    ps:朋友们我回来继续写了,还是一,三,五,七,每星期四章,真没办法,上大学也很忙的,只能慢慢更新了,请多多包涵。会努力的。

    谢谢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