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十一章 离恨,归愁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易天行与欧阳玉婷带着安平,暂且在傅家下院住下来了,他们在等来人接应他们出去。至于为什么不跟弗雷他们一起走,那是因为,那四人三个阴阳师,一个大宗师,赶着路,他们是追不上的。所以,傅雷夫妇走前说过路上会通知万通或威武的人来接应他们。

    接下来的几天里,易天行仍旧以练武为主,不敢有一丝懈怠。不过没有傅雷的指导,他的进度也慢了下来。但是将七星螳螂拳吃透也只是时间问题,他感觉,最多不超过两个月,便能进阶宗师级。所以,也抽出了一些空余时间,陪着欧阳玉停安慰小安平。

    “欧阳姐姐,你说我爹娘什么时候能回来?”傅雷家后山的小山顶上,安平一位在欧阳玉婷的怀里,眼神撒向远方的天空。与父母几天不见,她却感觉好似过了好几年。

    “嗯···安平不会等多久的,你长成大姑娘时,你爹娘一定会回来看你的。”欧阳玉婷怀抱着安平,也望向远方的天空,眼神变得悠远深长。

    “真的吗,那安平要快快长大。”安平精神略微活跃了些,可随即又沮丧下来,“可是,欧阳姐姐,我好怕自己活不到那一天。”

    苍白的小脸上,充满脆弱的神情,叫人看了就心疼。前天,易天行与欧阳玉婷也见过一次安平发病时的情况,小脸冻得煞白,裹在厚厚的被子里却不停的发抖,牙齿可得不停的响。当时欧阳玉婷将她抱在怀里,却暖也暖不热,可怜极了。此时易天行见她又开始伤心,赶紧安慰道:“安平,你不会有事的,我和欧阳姐姐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嗯。”安平不在意的回答了一声,或许她在意的仅仅是见到她爹娘吧······

    上午,易天行正在小院中练武,忽然耳朵一动,听见了有几十个人走近了小院,他忙停下来伫立在门边,一小会后,果然传来了敲门声,“开门,我们是万通商行的,找人。”

    易天行开了门,瞧见了外面的人,有二十几个,他都不认识,看服饰,倒像是万通商行的护卫打扮。为首的一个锦衣中年人一副高傲的样子,易天行一眼便看出了他是个宗师级高手,后面的户外中也貌似有八个人是和他一般的武师级。这些人貌似都是欧阳家的护卫。着欧阳家的势力真强大,易天行暗自咂舌。

    “我们是欧阳家的人,受家主命令来接欧阳大小姐会家族,你是谁,还不让我们进去!”见易天行开门后挡在了门中,那为首的宗师级中年人皱着眉说了话,语气里充满了蔑视与冷淡。

    “有什么凭证吗?”易天行还是问道,他不让道,也不为他们的气势所动,他自己都快到宗师级了,当然不怕。

    为首之人见此,脸色马上沉了下来,冷哼道:“你算什么东西,快让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这人早看出易天行不过是一个武师而已,尽然敢顶撞他,眼中寒芒一闪就想动手。易天行见了,浑身也马上绷紧,一时间,小院门口气氛十分尽张。

    “天行,”正在这时,欧阳玉婷从屋里听到动静出来了,亲呢的喊了一声易天行的名字,走到他身边,见了门外的人,同时外面的人也见到了她。为首之人马上带着外面那些护卫弯腰抱拳行礼,“见过大小姐!”一群人的声音很是洪亮。

    “你们是家族里的护卫?”欧阳玉婷不确定的问道。

    为首之人抬起头来恭敬的说:“大小姐,我是族中的护法方领,奉家主令来接小姐回去的。”说着拿出了一面非金非玉的令牌递给了欧阳玉婷,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走狗!”易天行想到了一个词语来形容眼前这名宗师。狗眼看人地,仗势欺人,易天行心里很不快,但没有表漏出来。

    而欧阳玉婷见了那令牌便点点头,用一种命令的语气道:“嗯,是我父亲的令牌你们在这里等着吧,我进去收拾一下。”说完就不管这群人,拉住易天行的手进了客厅关了门。

    那一群护卫见此倒没说什么,只是为首的方领盯着易天行与欧阳玉婷牵着的手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直到两人关了门,他才冷笑一声,让手下的护卫们进院休息等待。

    这一等,便是两三个小时,太阳都过了头顶,见欧阳玉婷这么久都不出来,方领早就急了,怕出什么变故,想冲进客厅,却又不敢,逼近他是欧阳家的下人,欧阳玉婷是他半个主子。

    就在方领等不及要去敲门的时候,门被打开了,易天行,欧阳玉婷和小安平提着包袱出来了,欧阳玉婷和安平的眼圈还红红的。

    “我们走吧。”欧阳玉婷对那方领说了一声,就与易天行,安平一起走出了小院。方领随心里不快,可还是赶紧代人追了上去。欧阳玉婷与安平坐在易天行的那匹马上,易天行牵着马,方领带人护在两边,一路上很是沉默。小半日,他们就出了山到了官道上。一辆马车和十几个护卫老早在哪儿等着。方领请欧阳玉婷下马上马车。这条管道上,欧阳家与威武镖局方向相反。一个在西边的平阳,一个在东边的伏阳。

    在这里就要分手了,欧阳玉婷心想。她拉着安平走到易天行身边,轻声说:“我走了,你要保重。”说完沉默了一小会儿,扭头拉着安平登上了马车。隐隐听到马车里传来的哭泣声,易天行牙齿紧咬,拳头上青筋缭绕。他真的很想出手,带走欧阳玉婷。可是中午的时候,他和欧阳玉婷已经商量了一个还算可行的计划,可以让欧阳家老祖宗救治安平,并且阻止欧阳玉婷嫁人。但是这个计划的那一丝可行性建立在易天行是宗师级高手的基础上。而现在,他还不是。所以他必须忍···

    易天行骑在马上,望着欧阳玉婷所坐的马车往西慢慢远去,又与那天傅雷夫妇走时一样,淹没在夕阳的余辉里。他脑子里不断的回放着与欧阳玉婷在一起的那几天的情景,最后定格在方领走时在他身边轻蔑的说的那一句话上。

    “小子,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死了这条心吧!我家小姐三个月后就要嫁人了,六阳山的上师,你能比吗?”

    夕阳下,易天行放松了一直紧绷的身体,松开了牙关,调转马头,大叫一声“驾!”一夹马腹,顺着管道朝东绝尘而去。

    马狂奔,易天行的思绪也狂奔。

    三个月欧阳玉婷就要嫁人了,我必须去阻止。但是欧阳家随便出来一个护法都是宗师级高手;还有那个六阳山的黄级阴阳师,还有他背后的六阳山长老,这股力量太强大了。三个月,只有三个月,我必须提到宗师级以上,才能拼一把!

    还有安平,不知道欧阳家的那位老祖宗能不能救她,自己到时候去破坏了欧阳家的喜事,不知道他会不会牵连安平。既然他很宠爱婷儿,那么能不能帮忙推掉这场婚姻呢?易天行放弃了这个可笑的念头,欧阳怎么会和整个六阳山对抗呢。

    六阳山,那六阳山的乔姓阴阳师为何对我的态度如此怪异,看当时的情形,他似乎认识我的生身父母,其可能是我生父的旧识。也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关系。义父临去世前也没告诉我的身世,不知道那人是否知道。

    听刘三叔说,义父是十八年前带着我加入了威武镖局的。以他宗师级高手的身份,却甘心做一个小小的镖师,要知道,在镖局里,宗师级大高手是可以成为大镖师,行镖于阴阳两界的。义父将自己隐藏在威武镖局,难道有什么秘密?

    一路上易天行想了许多问题,个个都是一团迷糊。而欧阳玉婷的事他又实在是挂心,暂时却不能解决。周围的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控之中,让他感到很大的压力。他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尽量提升自己的武功。

    等到欧阳玉婷家人的那一天,也许他并不用完全露面,只需捣乱就行了,只要他们的婚介不成,那就行。拖上一段时间,几年,甚至更长,易天行就能将自己提高到武学的巅峰,到时候,便可以带着欧阳玉婷躲起来,就像傅雷夫妇那样。

    这是易天行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可即使是这样,他又有多少把握能做到呢?

    愁绪满怀的易天行,驾马狂奔了一整夜,天亮不久后,终于赶到了伏阳城——威武镖局的总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