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武炼阴阳 第十章 又见阴阳师

时间:2018-10-12作者:弱水游鱼

    因为今天要赶路,天刚蒙蒙亮,傅雷夫妇就起来了。收拾行李,做早饭,弄了好一会儿。等到早饭做好后,才叫易天行与欧阳玉婷还有小安平一起吃早饭。

    吃过早饭后,太阳才刚刚升起,几个人都已经收拾好了,拿着行李就要出去。却诡异的响起了敲门声。几人面面相觑,都想不到谁会在这时候来。水云迟疑着走到门旁开了门。

    门开了后,里面的人都瞧清了门外是谁。是两个身着奇怪道袍的中年男子。易天行与欧阳玉婷都不认识,但易天行却看见了身旁傅雷骤变的神情,炸起的汗毛,以及爆出的青筋。这说明了门外的人是敌非友。是让傅雷这个大宗师都紧张的大敌。

    “二叔!”过了好一小会儿,才听到水云带着颤音的一句话。

    这两个男子从开门后一直都是一副毫不着急,且从容不迫的子,直到听到水云这一声二叔,其中一个肤色较白,面带和气的男子才笑着说:“云儿,也不轻二叔和这位六阳山的前辈进屋里坐一坐吗?”

    水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先前变得惨白的脸也恢复了一丝血色,略显磨蹭的让在一边,不太情愿地说道:“二叔,还有,这位六阳山的前辈,里面请。”

    水云的二叔听了呵呵地笑了,一伸手对旁边的身着青色道袍,胸前有六个火阳,下巴蓄着胡须,且一脸平淡的人说:“乔兄,里面请!”

    乔姓的六阳山阴阳师也笑了笑说:“水兄先请吧。”水云的二叔也不客气了,当先迈步进入院中,乔姓阴阳师也从后跟了进去。进去后,两人一眼就瞧见了院中的几人。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很不同,都很精彩。

    那水云的二叔,瞧到傅雷时,本来和气的脸上突然有一道寒气一闪而过。带瞧见安平那张与水云相似,但却更加可爱美丽的小脸时,先是一阵恍然,接着又是一副果然如此与可惜了的表情。至于易天行与欧阳玉婷只是被一眼扫过罢了。

    而那乔姓阴阳师的表现则更加奇怪,他先也是随意扫了一眼小院之中的几人。可看到易天行时却突然停住,露出一副奇怪至极的表情,又惊讶,有疑惑,有喜悦,有痛苦,还有一丝长辈看到晚辈时的那种温情。

    易天行自然也发现了这人对他明显异样的眼神,但却不知道这人为什么会如此。而且对方是身份尊贵的阴阳师,他也不好当时就出口问。

    就在易天行疑惑不解时,那乔姓阴阳师却忍不住先开口问他了,声音很是有些激动:“你父亲是谁?”他的眼神直射易天行,虽然没有放出什么气势,但他眼神之中的锐利,却让易天行不敢有其他的念头。

    “不知道,我是从小被义父捡回来养大的。”易天行老实的回答。

    “哦,”乔姓阴阳师听后露出一脸恍然的样子,神色也渐渐平淡了下来,之后,见众人都望着自己,便有些尴尬的对水云二叔说:“我们快进屋吧。”说完也不等,便进了客厅。水云二叔略含深意的看了易天行一眼,也进去了。剩下了易天行几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进去吧,我二叔是地级阴阳师,我们跑不掉的,而且以前也很疼我,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这话是水云对傅雷说的,傅雷松了一口气,抱着安平与水云一起进了客厅。易天行也和欧阳玉婷跟在后面进去了。

    众人都坐定后,水云的二叔慢慢地说:“云儿啊,你二叔我可是十二年都没见到你了呀,险些认不出来了。这些年过得还好吧?”

    “多谢二叔挂念,”水云似乎已经平静下来,“我爹和娘这些年过得还好么?”

    “阴阳师能有什么好不好的,只是他们很挂念你啊。”

    “是云儿不孝,让爹娘挂心了···”水云流泪了,她离开父母后也甚是想念,只是迫于无奈,苦不能相见。

    水云的二叔见此忍不住训到:“你这孩子,你说你当年怎么就一声不吭的跟这阳间的臭小子跑了呢?你知道宗门执法队去抓捕你的时候,你爹娘有多担心吗?生怕你因拒捕而丧命呀!”

    水云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傅雷连忙抱住水云不停地安慰,安平也在旁边劝道:“娘,你别哭了,你在哭安平也哭了。呜呜···”说着真的也哭起来。水云听到安平的哭声,搂住了安平却哭得更大了。见母女两哭成一团,傅雷眼圈也泛红。

    水云的二叔见这一幕,也不忍心看,转头望向门外。乔姓阴阳师总若有若无的看向易天行,易天行也还在皱眉思考着什么,满屋的人,也就欧阳玉婷还算正常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见水云母女哭声渐停,那二叔又道:“云儿啊,二叔这次到六阳山办点事,却没想能有你的消息,也算是缘分啊,你还是跟二叔回宗门吧。”

    “二叔!”水云声音嘶哑,抬起头来用哭红的眼睛看着他,“你难道忍心让侄女家破人亡吗?!”

    水云的二叔听见这话先愣了一下,接着马上怒了,“你懂得很么,正是不忍心见你家破人亡,才让你跟我走,你夫妻二人的踪迹,早已让线人汇报会宗门了。等到宗门执法队来找到你们,还会有我这么好说话吗?”

    “可是我现在回宗门,不是自投罗网吗。宗规如此森严,哪能容得下我们一家子。”水云反问。

    “云儿,你要相信二叔。现在你,还有那小子”他用手指着傅雷,“跟我回去主动承认错误,再让这小子为宗门效力,又有你爹娘和几位叔叔的求情,宗主顶多发你闭关一段时间而已,顶多一百年啊。”说到这里,他话音一转,“但是,宗门若知道你女儿的存在,那就决然不同啊。他父女二人必死无疑,你最多保住性命而已!”

    “你与那小子随我回宗门后,固然宗主会逼你改嫁,但只要你顶住压力,一家人将来未必没有再见之日啊!”水云的二叔也算是苦口婆心了。

    “可是安平,我的安平,她活不过三十岁啊。”水云呢喃了一句,又低低地哭起来。

    ·········

    等到下午,太阳快落山时,一群人又从傅雷家出来,只是场面十分凄离。小安平抓住水云的手不放,哭个不停,“娘,你别走,别丢下安平呀,安平再也不喊冷了···呜呜···”水运都哭得出不了声了。

    “爹,你也要丢下安平吗,爹······”傅雷这个顶天立地的大宗师也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欧阳玉婷见到这种场面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易天行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只是勉强不看他们。只是安慰欧阳玉婷。水云的二叔一直都看着远方,不敢回头。而乔姓阴阳师看着这一切,似乎猜到了易天行与欧阳玉婷的关系,忍不住低叹:“孽缘呀,都是孽缘。”

    傅雷拿出一个包裹交给易天行,“天行兄弟,这里面是我一生的武学精华《虎鹤双形》。你替我好好照顾安平,要是将来她能练武,你就替我将这门功夫传给她。拜托了。”

    易天行拿着手中的包裹,知道自己没办法推脱,就答应了下来。这是,那乔姓阴阳师走了过来。

    “易天行,你跟我来,我有话问你。”他的语气不容人抗拒,易天行只好走了过去。

    “前辈上师有什么话请问。”易天行很恭敬的说。

    “你今年多大了?”

    “十九。”

    “恩,我看你有武师级的修为,身体以前没什么不适吗?”他问得很奇怪。

    “一直很好。”易天行很疑惑,但还是老实回答。

    “这样啊,”乔姓阴阳师有些疑惑,这少年到底是不是那个人呢?为何他现在和正常人一般。难道···忽然回头见易天行还看着他,忙道::“那就好···你走吧。”

    易天行转身就要走,却又被那乔姓阴阳师叫住了。

    “年轻人,我劝你还是里那个欧阳大小姐远点,你们,是不可能的。”说完也不看易天行的反应,转身随已经出发的水云二叔等人一起走了。

    远山边,残阳如血。火黄的光芒将水云几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似乎一直留在易天行几人的脚下,不肯离开。安静的黄昏里,尽是安平的哭喊声,只是这声音终于越来越小,渐渐地淹没在这短暂的黄昏里了。

    不好意思啊,是在实际不出时间来更新。可能以后周二,周四都不会更新了。希望关注我的朋友们多多包涵。我一定会努力的。加倍的努力!一起加油!
小说推荐